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胡平章立凡:黨政喉舌造勢「人民領袖」 習近平稱號定型?

中共黨政兩大喉舌人民日報和中央電視台於過年前夕聯合推出微視頻“人民領袖”,引發輿論震動。這是繼地方媒體喊出“偉大領袖”而遭中共高層封殺,對習近平的定位回歸到“核心”之後,權威媒體再次推出“領袖”的稱謂。觀察人士指出,此舉肯定有中共高層授意,官方或想通過媒體加強輿論的宣傳教育,最終為“領袖”形成思想共識。習近平為何要執意冠以“領袖”稱號?“人民領袖”能否得到人民的響應和愛戴?個人崇拜是一條不歸路,習近平在這條路上能走多遠?

參加節目的兩位嘉賓是:《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歷史學者、獨立時評人章立凡。

胡平:“領袖”一詞始於延安,歷史虛情掩蓋真相

胡平說,領袖這個詞在中共歷史上最早出現於延安時期。據說是陝北人民自發送牌匾給毛澤東,稱他為“人民領袖”。意思清楚,就是強調人民和領袖之間的水乳交融關係:陝北人民熱愛中共,中共熱愛陝北人民。其實,陝北與毛與領袖的真實關係根本不是這個版本。

毛在陝北生活了13年,後來入京統治中國27年卻沒有回過一次延安,其他領導人也沒有。只有周恩來1973年陪同越南總理范文同訪問了延安,並說延安人民哺育了我們,幫助我們獲得了勝利;延安農業還很落後,我們對不起延安人民。此話很有意思。既然延安對中共如此重要,哺育了中共,為什麼中共建政二十多年根本不理睬延安?既然那麼落後和貧窮,大權在握的中共為什麼不伸出援手幫助?很明白,其實陝北百姓與中共的關係當年很緊張。

陝北本來就窮,突然從天而降一個政府和軍隊,對當地是多大的壓力可想而知當年的中共對陝北百姓沒少欺壓,橫徵暴斂抓壯丁肯定都少不了。時間一長,兩邊互相怨恨,所以中共進京之後才根本不予理睬。所謂陝北人民愛中共的說法根本就是一個謊言。回到現在,習近平無非希望通過“領袖”這個稱號來增加自己的分量,希望籍此進一步推進個人集權,所以才急於推出“領袖”這個稱呼。

胡平:官媒熱炒,助“人民領袖”塵埃落定

胡平說,估計這次能坐實。即便還是坐不實,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很可能各方會讓步,乾脆就讓他戴上了這頂帽子。這畢竟與當年的核心,還有把思想寫進黨章都不一樣,不需要經過特別的程來確定。只要輿論工具經常使用這個頭銜,後面再跟上習近平的名字,久而久之就會習慣成自然了。

況且,這個人民領袖稱號比偉大領袖稱號顯得自然些,容易被接受些。當年毛逝世之後,華國鋒被歌頌為“英明領袖”。這也讓大家覺得說得過去,只要不使用“偉大領袖”。否則人們會提出疑問,他如何偉大了?他的文治武功哪兒能比得上毛呢?英明不過是明智的意思,沒什麼了不起的。

現在,習近平給自己的頭銜也不是偉大領袖,所以不至於讓人把他與當年的毛進行比較而陷他於不利。“英明領袖”也不合適,容易讓人聯想到半途下台的華國鋒而產生不吉利的感覺。人民領袖不僅有別於從前領導人,也能凸顯地位合法性的來源,換言之,任何人當了中共領袖都可以被稱為人民領袖。所以,相對而言,這個稱呼在理論上受到的阻力可能小一點,估計逐漸地就落定在他頭上了。

胡平:“人民”神聖又空洞,中共獨裁碾壓坐地吸權

習近平為何對“人民”二字情有獨鍾?胡平說,在中共的詞典里,人民這個詞是最神聖的、也是最空洞的。中共現在是現代政黨,也知道所謂君權神授的說法已經不合時宜,不能再說權力是上天賜予的,而必須說它來自人民,所以必須時刻把人民掛在嘴邊。

實際上,中共的權力當然不是來自人民,因為它完全省略了選舉投票這類人民決定權力的程序,所以人民已經成為謊言。這樣一來,中共才有必要把人民二字舉得更高,喊得更響。記得六四事件時,很多民眾走上街頭表示抗議,要求結束一黨專政。其中一條簡單的標語一語中的:“我們才是人民”。僅僅這句話就否定了中共統治的合法性。

說到頭,中共自稱得到人民的擁護,但是,誰是人民不由人民決定而由中共決定,而是否擁護中共成為它判定人民的標準,以便永遠獲得所謂“人民”的擁護。如果要破除這樣的謊言,中共必須承認,人民有自由表達自己意見的權利。而這樣一來,中共所宣稱的統治的合法性也自然會倒塌。

章立凡:“領袖”封號不吃素,老毛掙了幾十年

章立凡說,可以回顧一下,毛獲得領袖桂冠用了多少時間。中共傳統說法是“22年奮鬥奪取全國政權”,就是從1927-1949年。具體到毛的話,1921年創黨的說法是不對的,如果這麼算的話,從1921年到七大毛思想指導地位確立,用了24年;還有,從1921年到1949年,從建黨到建國是28年;常說毛與數字28有各種巧合,總之是這期間時間很長。我也專門因此查了“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對毛的歷史定位的表述。

決議首先說,毛把馬克思主義與中國革命具體實踐相結合,就是黨八股所常說的;其次,關於新民主主義革命的理論貢獻、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革命軍隊,關於政策和策略、思想工作和文化工作,關於黨的建設,等等。總之,毛的理論貢獻先無論對錯,的確是有目共睹的。

章立凡:仿毛追毛,習冊封戴帽爭分奪秒

章立凡說,毛被認可的所有貢獻領域,好像習先生也在追趕。他現在的造神過程也基本是沿著毛的歷史貢獻的套路來拷貝,或者說追攀吧。但是時間有點兒短,人們不禁要問,僅用五年便建立了如是之功勛?習近平強調的功勛,除了扶貧和反腐之外,還有他在國際舞台上主場外交中的作用,等等。

即便如此,如果要實至名歸的,我們還真的沒有辦法使用“領袖”的表述來說明習先生的貢獻。六分鐘的視頻只是突出了“人民領袖”這個題目,具體就是領袖這個頭銜,符合領導人的要求。可能他也很享受這個待遇吧。這個頭銜兒應該基本是為他量身定製了。

至於這頂帽子是否符合歷史,符合中共的實際,符合這位領導人對於中共、中國和全世界所做的貢獻,我倒是覺得現在加這個尊號為時過早。歷史上帝王上尊號都是在駕崩以後才為之。

章立凡:“領袖”橫空出台,智囊裁剪包裝不遺餘力

王滬寧、慎海雄等習的智囊人物在製造頭銜方面扮演了啥角色?章立凡說,再次回到1981年中共的“歷史問題決議”,其表述認為,“革命的勝利是無數先烈和全黨同志以及各族人民長期奮鬥犧牲的結果,不應該把勝利的一切功勞歸功於革命的領袖們,但也不能低估領袖們的重要作用;在黨的許多傑出領袖中,毛澤東同志處於首要地位”。總之,中共自己的決議說,毛並不是唯一的領袖。

現在,習給人的感覺是只有唯一的領袖,其他人都不是領袖。那個歷史決議還指出,“在共產主義運動中,領袖人物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史上由於沒有能夠正確解決領袖和黨的關係的問題,出現過一些嚴重偏差,對我們黨也產生了消極的影響”。

這裡說的是斯大林的個人崇拜。那時,毛時代剛結束,中共的腦子還算比較清楚,畢竟大家都深受其害過。現在是好了傷疤忘了疼。我們看到現在的這種宣傳,我們知道王滬寧一直是新權威主義的理論家,認為只有有權威的領袖人物出現才能主導政治變革,王並把這個作為其理論上的終身事業。這點我們有目共睹。

其實,對於王滬寧先生來說,無論哪位主子上台,他都能為之做最好的包裝。雖然不清楚王滬寧先生在這輪包裝中具體起到了什麼作用,但是,我們可以看到,領袖稱謂這個時刻出現,就是十九大結束、人大即將換屆之時,應該不同尋常。

章立凡:泰山封禪,習欲登峰造極超越九五?

章立凡說,記得紀念中共建軍90年閱兵期間,閱兵儀式的主持人、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說,“一定牢記領袖的囑託、統帥的號令”,這是更早的一次包裝,不過後來沒有延續。此外,我們談到慎海雄,他有著火箭式的提拔履歷。這與他緊跟中共的造神運動應該有很大關係。

但是,如胡平先生所說,造神從延安時代就開始了。最早以民歌出現,當然也是黨的宣傳內容用民歌來表達,把造神文藝化。現在,中共也在使用同樣的手法。看看東方紅這首歌吧。它以民歌的名義出現,然後進行宣傳,把陝北情歌“騎白馬”的白馬調改成“東方紅”來誦唱毛澤東。這是1942-1943年期間,作者是李有源。還有一首歌叫“咱們的領袖毛澤東”,1943年出現,作者孫萬福。這兩首歌,尤其第二首,把“領袖”毛澤東正式推出。

現在,這次造神運動還是用文藝形式。注意到央視在春晚上將有一個分會場,名為“中華泰山封禪大典”。“封禪”之事可是非同小可,從秦始皇以來的歷代君主都予以極高的重視,表示皇帝受命於天,向天昭告太平,答謝上天,以示君臨天下,證明皇帝的合法性和他的偉大。相傳,史前有72位帝王在泰山封禪。秦以後載入史冊的有12位封禪之帝。當時,泰山的地位崇高無比。其實江澤民也有前往泰山的類似舉動,不過在下野之後。而且,共產黨一直不好意思直接用“封禪”的名義。

不過,這次很有特色,把“封禪”以中華文化的名義正式展示出來。祭天祭地,也只有當今紅朝能夠辦成自秦始皇之後無人敢為的這麼一件盛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