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螞蟻:告別一分為二 和辯證法說再見

平心而論,辯證法,一分為二,讓自己換個角度看待事物,特別是在困難時刻找找原因,或是作為心靈雞湯鼓勵一下大家,也無可非議,但應就此而止。得結論,擬方案和做決定只能用統籌學、概率論和統計學的原理和方法,只有這樣,才能避免那些似是而非的悖論,特別是受某種利益驅動而不顧一切的動機。

回顧人類的發展史和我們個人的成長史,再沒有“凡事一分為二”給我們帶來的誤導和危害更大,影響更深遠。同學和朋友相見,不論張三說點什麼,李四馬上振振有詞,反唇相譏,誰也說服不了誰,弄了個臉紅脖子粗。夫妻之間,蜜月剛過,談及生活瑣事,特別是有了孩子後涉及面更寬一點,更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讓夫妻的感情逐漸淡離,如果這時經濟不寬裕,或是加上其他方面的因素,最後只有各奔東西,拆散了多少本來應該溫馨和美滿的家庭。在國家政治層面,大躍進後一個和九個指頭之爭,引發了中華民族的浩劫—-文革十年動亂。

實際上,這種看法和認識上的差別是事物本身存在與生具有的。世界上使用最多的漢語稱物品為“東西”,學點英語的母語—德語才知道,物品為“對立物”(Gegenstand),每一個具體的觀察者,你是看到“東”還是“西”,得到的主觀印象是完全不同的,受個人的知識水平和經驗的限制,看法和解釋則大相徑庭,如果再加上一點個人偏好,或是受點利益驅使,你甚至對事物的某些方面可以做到視而不見。這種認識上的偏差帶來的誤導,有時真能象沙漠中出現的海市蜃樓,幻覺中的海子,讓人誤入歧途,最後葬身於大漠。

對“東”還是對“西”的取捨或是偏好造成的分歧,按經濟學原理被稱之為機會損失,就好比你中飯吃了米飯,你就損失了吃麵食和其他食物的機會,既無可厚非也理所當然。可就源於這小小的分歧,很多人可以小題大做,造成蝴蝶轟動效應。起初是意見相左,然後是爭爭吵吵,最後不歡而散。最要命的一點還在於世界的奇葩,任何看似規律的東西,總可以找到特例。比如說在西方,一般情況下孩子好好學習到大學畢業,然後找個相應的工作工作數年,你就可以貸款買房、娶妻生子、節假日出去旅遊度假,過上所謂的小資中產生活。可偏偏比爾·蓋茨和馬克·扎克伯格都是中途退學大學肄業,卻都還成就了大事做出了驚天偉業。多少人看不到他們倆能上哈佛這種名校本身起點之高,主動放棄學業已是事業初具迷端,可就這退學和肄業為多少人認為學習無用大學畢業與前途未來無關提供了口實,作為反例一再提及。一分為二已經到這個份上,實在不值。屈指算一算,按美國三億多人口計算,出現蓋茨和扎克伯格的概率當在億萬分之幾。如果你本人或是你的孩子有這個運氣,不如去玩強力球彩票中頭獎,其概率相當,每周還可以試兩次。

平心而論,辯證法,一分為二,讓自己換個角度看待事物,特別是在困難時刻找找原因,或是作為心靈雞湯鼓勵一下大家,也無可非議,但應就此而止。得結論,擬方案和做決定只能用統籌學、概率論和統計學的原理和方法,只有這樣,才能避免那些似是而非的悖論,特別是受某種利益驅動而不顧一切的動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華夏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