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乾龍:預言 似乎指出了一種可能

——人類的出路(六)

預言指向人類歷史最後必然會發生:共黨滅亡、「大災難」、聖人出世,拯救世界。 有的預言甚至具體說出了大災難的發生與朝鮮製造生化武器傳染世界和核戰有關。

《推背圖》預言了從唐代以後的中國歷代興亡及變遷,奇准無比。(博大提供)

六、預言似乎指出了一種可能

人類到底有沒有好的出路?之所以把預言作為一個實證,是因為歷史上中外預言準確預言了人類的重大事件,回過頭去看,預言很隱晦,卻道出了事件內容、時間、結果及發展方向。預言,在古代被認為是人的宿命通功能看到的對未來的描述,修道的人能量大,看到的久遠、準確。當然,這不能用實證科學證明,這裡不談,但在考查中發現有一點是確實的,就是不少內容是在不同時代的預言里一致的。這些預言包括《諸世紀》、《聖經啟示錄》、《馬前課》、《梅花詩》、《推背圖》、《金陵塔碑文》等等。

比如法國預言家諾查丹瑪斯寫的《諸世紀》,在歷史上一些應驗事件包括:法國大革命的發生,法皇與皇后的被處死,拿破崙的興起,希特勒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廣島長崎遭兩顆原子彈襲擊和共產主義的衰敗等等。遠的不說,關於最近年代,他對1999年有件事件是這樣預言的:“1999年7月,為使安哥魯莫亞王復活,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這與唐朝初年袁天罡和李淳風寫的《推背圖》中描述的“手弄乾坤何日休,九十九年成大錯”是一致的,那1999年,全人類似乎沒有發生什麼大事,除了中共迫害法輪功這件事。

不同時代不同預言說准了相同的事,還有如,劉伯溫《金陵塔碑文》預言中共宿命和習近平強人新政:“民三民十民三七,錦繡河山換一色,馬不點頭石沉沈底,紅花開盡白花開”與諸葛亮《馬前課》不謀而合:“四門乍辟,突如其來,晨雞一聲,其道大衰。”《推背圖》也在這個問題上再與劉伯溫不謀而合,在《推背圖》第五十二圖中,有兩句頌詞:“門外客來終不久,乾坤再造在角亢”。

而在眾多著名中國歷史預言中,都描述了在人類的未來將有一場前所未有的“大災難”,世界充滿了戰亂、大旱、大水、天火以及大瘟疫等,對於人類生命的毀滅程度慘烈無比,最終達“十不剩一”。

這些相關歷史預言卻又都埋下了一個如何避免災難的重要伏筆:人唯有從善,無私,得到身心健康才是躲避辦法,屆時將有一位“聖人”出世──所有的信者和善良之人都將會得到拯救,從而進入歷史的嶄新紀元。

這在另一部著名預言《武侯百年乩》中描述“物歸原主非奇事,此時國恥一齊消”,可能也是指同一事件。

預言指向人類歷史最後必然會發生:共黨滅亡、“大災難”、聖人出世,拯救世界。

有的預言甚至具體說出了大災難的發生與朝鮮製造生化武器傳染世界和核戰有關。

但是,考查預言,發現2000年後的一些重大事件發生了變數。有的沒發生,有的發生的時間不對,如瑪雅預言里的2012年末日說法。在調查時,有位中國的修煉界人士說:“因為法輪功學員要救人,2000年後舊宇宙安排的被改變了,有些不準了。那為什麼可以改變呢?因為有相當一大人群在做好人,他們道德提升後在苦苦勸人升起善良、正義之心,災難是針對敗壞而來的,如果有更多人變好,災難還會發生嗎?這個氣場,這個天象不就是改變了嘛?”

《推背圖》的第四十四圖描述了中國中共統治期間及其滅亡、大災難中聖人救世時的景象,也預言了救世後的情況。

丁未坎下離上未濟

讖曰:日月麗天/群陰懾服/百靈來朝/雙羽四足

頌曰:

而今中國有聖人

雖非豪傑也周成

四夷重譯稱天子

否極泰來九國春

《推背圖》的此象,連同的李淳風的《藏頭詩》和劉伯溫的《燒餅歌》中相關段落對聖人救世描述較多,宇宙邪惡勢力利用共產黨及其文化,將人類和世界帶入毀滅性大災難,屆時有聖人救世。聖人(明王)“麗天”,顯現於天空,光耀天宇,威服掃除了所有造成人類和世界毀滅性巨大災難的邪惡勢力。這兩句所描述的景象相似於《聖經.啟示錄》第十九章中的描述:“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出世,顯現於天空,“眼睛如火焰”,威服掃除邪惡勢力。另外,《五公經》中描述聖人出世“五龍托起上天台”,高靜涵《步虛大師預言》描述“相將玉兔漸東升(升於空中)”等,也是描述類似事件。

“百靈來朝”喻指世界在歷經巨大災難後,各國、各民族的百姓從各地前來朝拜。這一景象相似於《聖經.啟示錄》第七章中的描述:一位天使從“日出之地”出現,之後,從大災難中被拯救的世界各國、各民族的百姓從各地來到寶座上的主神面前朝拜。

“而今中國有聖人雖非豪傑也周成”,聖人在救世之後,身處中國,雖然不用政治或武力,卻以傳統道德教化人心,“治理”全天下。使得天下安定,百姓和睦。“否極泰來九國春”,在經歷了巨大災難之後,被聖人拯救的世人得以幸福安寧,全天下進入了太平盛世。

《馬前課》中“陽復而治,晦極生明”,“賢不遺野,天下一家”;

《武侯百年乩》中“執中守一定乾坤,巍巍蕩蕩希堯舜”;

《格庵遺錄》中“四夷屈服萬邦和”;

《步虛大師預言》中“南朝金粉太平春,萬里山河處處青”,“天地復明,處置萬物,四海謳歌,蔭受其福”,等等。

“四海無內外,享福得安寧”意同《推背圖》的第四十四圖,在經歷了巨大災難之後,被聖人拯救的世人得以幸福安寧,全天下進入了太平盛世。

劉伯溫的《燒餅歌》中描述了一場巨大的“天火之災”:

火德星君來下界

金殿樓台盡丙丁

《五公經》亦有“天使魔王把火燒,一切萬民遭辛苦”和“天差使者來放火,燒毀州縣及鄉村”等描述,《太上洞淵神咒經》也有“鬼長三尺六寸,常持天火,燒人宅舍”等描述,是那場毀滅性災難的表現之一。這些描述相似於《聖經.啟示錄》中神懲罰撒但的士兵而施以天火之災,以及懲罰那些不信的、邪惡的或拜獸像者,而施以火災或扔入“火湖”的描述。

在描述這場災難之後,《燒餅歌》描述聖人出世:

一個鬍子大將軍

按劍馳馬察情形

除暴去患人多愛

永享九州金滿籯

一個鬍子大將軍

按劍馳馬察情形

關於聖人出世的時間,在相關的中國預言中,這一時間所對應的干支紀年比較一致:劉伯溫《透天玄機》中有“寅卯起,辰巳行”的描述。“起”的字意是開始,“行”的字意是實際地做。這可能是指聖人從某個寅卯二年開始出世,至辰巳二年完成拯救世界。《五公經》中也有聖人“定在寅卯辰巳年”(出世拯救世界)和“但逢寅卯明王出”等類似說法。《推背圖》第四十八圖的讖文說到:“卯午之間,厥象維離”,是指聖人於辰巳二年(卯午之間)拯救世界的情形。

《五公經》中還有“辰年辰月聖人出,五龍托起上天台”的描述,是描述聖人拯救世界時顯現於天空的神跡,也就是人們通常認為的“聖人出世”。

瑪雅預言認為1992年至2012年是這期人類文明的最後二十年,這期人類文明將終結於2012年12月21日冬至,而後地球將完全達到凈化,進入一個全新的文明。瑪雅預言隱含了聖人於2012年(壬辰年,即辰龍年)前後出世拯救世界。當然,這一預言也同時隱含了的大災難於2012年之前已經開始發生。這可能曾經是歷史上的一種安排。

在現實情況下,歷史上的另外一種安排可能是聖人於“大災難時期”剩下的兩個辰龍年前後出世拯救世界:即最早於2024年(甲辰)前後,或最晚於2036年(丙辰)前後。

《五公經》中說到:“世上寅卯辰巳年,天差魔王在前,立不待死時將一延,早時得病暮時亡”,似乎指大瘟疫的高峰期將出現於“大災難時期”的兩個“寅、卯、辰、巳”年之前後,即壬寅(2022)年至乙巳(2025)年前後,以及甲寅(2034)年至丁巳(2037)年前後。

《太上洞淵神咒經》對於大瘟疫的描述最為詳細。其中關於大瘟疫發生時間的描述包括:

“甲辰(2024)、甲寅(2034)年,有三十六萬疫鬼,來殺惡人,惡人多故。”

“甲午旬年(2014年-2023年),有三十六萬氏羌胡撩之鬼,來殺人民。……”

“甲辰之旬年(2024年-2033年),天下九十種病。人多暴死,六畜災癘,為人不信大道。……”

“甲寅旬年(2034年-2043年),有六十種病,死十分遺一也。”……等等。古文中“旬年”常指十年。

《五公經》還有版本說到:“壬子(2032)癸丑(2033)兩年,但八九月,朝病暮死,又遭兵火之災,十分死九分。”

在描述大災難的同時,《五公經》也有“得見卯年春,太平清凈好時光”等類似說法,似乎指大災難(包括大瘟疫)從一個卯年開始逐漸得以平息。

如果滿足以上《五公經》和《太上洞淵神咒經》中關於大瘟疫發生時間的各種說法,一個可能的推論是“大災難時期”的大瘟疫將持續十多年的時間,並出現兩次高峰期,其發生時間分別為甲辰(2024)旬年和甲寅(2034)旬年的交接之年:其中2022年(壬寅年)至2025年(乙巳年)前後──即甲辰旬年交接年,為第一次高峰期;2032年(壬子年)至2035年(乙卯年)前後──即甲寅旬年交接年,為第二次高峰期。第二次高峰時“十分死九分”。大瘟疫從2035年(乙卯年)開始逐漸消退《聖經.啟示錄》和《步虛大師預言》中關於“聖人出世”及其後續事件的描述:聖人一旦在人間展現顯現於天空的神跡,所有的生命將在隨後的“大審判”中按照其所行被最終定位,不會再有任何彌補的機會;而且天地即將完全更新,即大災難將進入尾聲。

《五公經》、《太上洞淵神咒經》,以及《聖經.啟示錄》三部也預言對於大災難之後情形的描述:這一期歷史之後,整個天宇將要完全更新,歷史將開啟嶄新篇章。

現代天文學家發現了,宇宙很遠處有巨多的星體爆炸,以致有些到地球上產生流星雨,同時,有大量新的星系誕生。科學家們又發現,銀河系正在遠去,成了宇宙中孤魂野鬼,周邊沒有星系可見。那天文學家所能夠觀測到的遙遠天體或星系的爆炸、重組及新生,是不是宇宙局部更新(新陳代謝)時的現象呢?是不是對應預言所說的一些情況呢?

如同任何生命的新陳代謝一樣,在整個宇宙的更新中,這一期歷史(即舊宇宙)中所有的生命會不會被自然淘汰呢?那這又是不是“大災難”發生的最本質的原因。

然而,這次宇宙更新似乎與以往完全不同:從所有相關中外預言來看,人類預言中的“聖人”,也就是《聖經.啟示錄》中的“創世主神”,賜予了這一期歷史(即舊宇宙)中的所有生命一個能夠進入嶄新歷史(即新宇宙)的機緣——如《聖經.啟示錄》所述,祂“用自己的血從各族、各方、各民、各國中買了人來,叫他們歸於神”,並且親自拯救了掌握住這個萬古不遇的機緣的世人。

這或許也就是在《聖經.啟示錄》第二十章中,為何以前那期歷史中“其餘的死人”能夠在“一千年”後的這一期歷史中“復活”的一個原因吧:以前那期歷史只是為這期歷史安排的一次預演,而這期歷史才是真正的大結局。在這期歷史中,所有的生命──包括以前那期歷史中“其餘的死人”,即不信者和惡人,都被主神用自己的血換來了他們能夠進入嶄新歷史的機緣。

劉伯溫在其後來被公佈於世的《燒餅歌》秘傳段中,對此萬古不遇的機緣作出了如下描述:

“上末後時年,萬祖下界,千佛臨凡。普天星斗,阿漢群真,滿天菩薩,難脫此劫。乃是未來佛,下方傳道。天上天下諸佛諸祖,不遇金線之路,難躲此劫,削了果位。末後敕封八十一劫。”

“未來佛”是佛教釋迦牟尼佛所說在末法時期下世傳法度人之佛,又稱“彌勒”。

當代中國語言學家季羨林與學者錢文忠在其發表的研究中表明:基督教的救世主“彌賽亞”(Messiah)與佛家的“彌勒”(梵文:Maitreya;巴厘文:Metteyya)是同一位神。

然而,令人悔憾的是,從多個中外預言來看,以《聖經.啟示錄》中“撒旦”為代表的舊宇宙中的邪惡勢力卻安排了一場所謂考驗,迷惑世人,使得人類失去道德信仰而作惡,致使那些不信“神之道”者和惡人失去了這一萬古不遇的機緣,在大災難中被淘汰殆盡。只有信者和善良之人在大災難中得到了聖人的拯救,從而進入了歷史的嶄新紀元。

北宋著名預言《梅花詩》作者邵雍在其第一首預言詩中為此凄慘的歷史結局發出了這樣的喟嘆:“蕩蕩天門萬古開,幾人歸去幾人來。”

《聖經.啟示錄》將在歷史前期堅持信仰耶穌的耶穌的弟子稱為“為耶穌作見證之人”或“持守對耶穌信仰的”,而將在歷史末期堅持信仰“神之道”的羔羊的弟子稱為“遵守神的命令”、“為神的道”或“聖徒”(這裡“神”指主神)。

然而,歷史末期堅持信仰“神之道”的羔羊的弟子,在生命的輪迴過程中,卻在歷史前期是堅持信仰耶穌的,甚至為此而被殺害過的耶穌真正的弟子——歷史上真正的基督徒,即如同第二十章所述的“給耶穌作見證,並為神之道被斬者”。

《聖經.啟示錄》第十七章有這樣的描述:“我看見那女人(大淫婦)喝醉了聖徒們的血,為耶穌殉道之人的血(或為耶穌做見證之人的血)”。很多版本在翻譯中加用了連詞:“(大淫婦)喝醉了聖徒們的血,和(或以及)為耶穌殉道之人的血”。其實,這裡“聖徒們的血”和“為耶穌殉道之人的血”是同位語,之間沒有連詞,即後者只是前者的補充說明——也就是說,大淫婦喝醉的是“聖徒們”的血,而這些“聖徒們”卻都是歷史前期的“為耶穌殉道之人”。

因此,《聖經.啟示錄》描述“聖徒”既遵守主神的命令,又堅持耶穌信仰——比如,第十四章描述:“遵守神的命令、持守對耶穌信仰的聖徒們的忍耐,就在這裡”(who keeps the commandments of God and their faith in Jesus)。其實,這是指聖徒們在歷史上不同時期的信仰——聖徒們在歷史的前期堅持信仰耶穌,而在歷史的末期遵守主神的命令,即堅持信仰羔羊——並不是指同時信仰。

那麼,《聖經》中的歷史“末期”所對應的時間是什麼呢?

在後代學者對於《聖經》的研究中,一個比較為人接受的說法是其中的“馬太福音24:32-34”揭示了《聖經》對於歷史“末期”所處時間的預言:

(耶穌說:)“你們可以從無花果樹學個比方:當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這樣,你們看見這一切的事,也該知道人子近了,正在門口了。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世代還沒有過去,這些事都要成就。”

《聖經》學者普遍認為“無花果樹”象徵以色列,“樹枝發嫩長葉”則象徵以色列復國。有學者認為,這段“馬太福音”預言了在以色列復國之後的一個“世代”之內,“人子”(羔羊)將會來到世間,而且大災難將要(開始)發生。

學者通過對於《聖經》及其相關著作的研究,一個比較為人認可的說法是一個“世代”指70年。因為以色列於1948年復國,之後的一個“世代”是到2018年。

考古學家在考查人類史前文明時,發現世界各地有許多山洞,有諸多的壁畫,如:拉斯考克斯洞穴、肖維特洞穴、馬古拉洞穴、科斯奎爾洞穴、芬德歌姆山口洞穴、阿爾泰咪拉山洞,這些壁畫有的表現了災難中善良人得以保護的歷史,有的表現了人類在等待未來一件大事,有的表現了對“自然之力”的歌頌。

其實,世界各地有不少古老的傳說,都說到了末法時期人類的現狀和等待神救。“等到石頭說話、沙漠開花、海水變甜的時候,神會再回來救世。”金字塔內的法老的木乃伊,就是相信有一天神會回來,會喚醒他們,他們可以重生。特別是佛教里提到優曇婆羅花開,聖人會來救世。佛教認為末法時期,佛教的法不靈了,眾神束手無策的時候,彌勒佛將救世。

釋迦牟尼佛預言過轉輪聖王渡人的事,在佛經《妙法蓮華經文句纂要卷二》四上記載:“優曇華者,此言靈瑞。三千年一現,現則金輪王出。”還有佛經《慧琳音義》卷八也明載:“優曇婆羅花為祥瑞靈異之所感,乃天花,為世間所無,若如來下生、金輪王出現世間,以大福德力故,感得此花出現。”“金輪王”就是“轉輪聖王”,又稱“轉輪法王”,也即佛經中預言的未來佛彌勒。從1997年媒體始傳韓國的佛寺金佛面上出現優曇婆羅花之後,全世界各地接續出現優曇婆羅花出現的消息,顯示金輪王即轉輪聖王已經下世開傳正法。

其實,不只是上述和各預言和佛教,幾大正教都有對末後神會再來的預言。基督教說神必再來,還有那個耶路撒冷,預言中明確提到的以色列復國,都發生了。預言里說過:經歷以色列復國的這一代人會看到神的再來。屆時會末日審判,瑪雅人講說13顆水晶頭骨聚齊的時候,是神再歸來的時候。世界上不同地區不同民族的人,在等待著同一個神的到來,有許多人在等待神的歸來,在守望著神的救度。

2000年前後,中國的東北和貴州平塘,出現了豬叫石和刻有2億年前的“中國共產黨亡”六大字;2017年百夏天,全世界最乾燥的地方——智利阿塔卡馬(Atacama)沙漠成了鮮艷的花海,這片沙漠開花由於全球氣溫變暖變得常態,而秘魯的一些沙漠地出現了開花現象。民間傳說的石頭說話和沙漠開花事件都發生了,就差海水變甜了。

那麼,神在哪裡?預言里的聖人又是誰?怎麼救世?佛教里提到的轉輪聖王又是誰?“轉輪”指什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