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人民幣強壓美元 即將帶來的寒冬

最近的人民幣走勢,讓很多人驚喜,一個月來,人民幣對美元升值在5%左右,人民幣空頭損失巨大,而美元指數則跌破重要的91關口,這個關口是要激烈爭奪一番的。

不過,在驚喜之餘,也要多一分戒備。因為,美元這次主動示弱,有可能是一個巨大的陷阱。

1,這次美元打法不同

美元走弱,讓很多人大呼,美帝藥丸。不過,如果真以此來制定對外戰略,或者投資策略,風險是很大的。

其實,美元當前的這種走法,與我在《2019,破局來臨》中的預測如出一轍,在這裡引用一段:

美國在加息縮表的同時,會控制美元指數的高度,不能讓其升得太快。也就是說,這回要比實體經濟,不是純粹的金融市場的那種短平快,打別人一個措手不及,擼一堆錢就跑。再說了,經過兩輪強勢美元周期的洗禮,各國防範華爾街資本,像防狼一樣。老套路,不好使。

2019年7月之前,將有可能出現這種情形:一方面是美元加息到3%左右,一方面是美元的反彈高度,卻受美國的部分調控,升幅緩慢,在103的下方,始終保持向上的趨勢。

調控手段,是激活部分沉睡的貨幣。老美可以慢慢放鬆金融監管,在國內進一步製造寬鬆的金融環境,資金成本雖然提升,但金融市場活躍。與此同時,壓低長期國債利率。這一點,也很有必要,它將保證美國在減稅的情況下,能夠支付得起國債的利息。

這就叫“比你有錢,比你漂亮,比你低調,還比你努力”。美帝這一回就是這個新套路,強大而雌伏,這是比較可怕的。

這樣做,與直接把美元拉到120或者更高的160,對全球資產瘋狂殺戮相比,雖然殘暴級別低很多,但時間卻會延續很長。它構造了一個長期的美國對世界資本、人才的吸血管。

如此,我們將有可能看到,“迷之利率”再現。

所謂利率之謎,也就是加息並不導致美元有多大漲幅,同時長期國債收益率保持相對低位。這種情況,在格林斯潘時代,曾經出現過。

2004年6月,美聯儲開始加息,1年後,聯邦基金利率從1%提高至3.25%,但同期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卻從4.7%左右降至4.0%左右,也就是說,美元沒怎麼漲,美債卻漲了。與一般的情形,也就是加息導致匯率走升,國債價格下跌的情況不同。

2,美帝的廣告

美元利率之謎,如果在當前重演,結果會怎麼樣?

利率之謎本身無好壞,其影響要與內外資產價格結合起來看。

如果美國的資產價格高於別人,這種利率之謎局面的結局將是泡沫的自爆,反之,美國將處於長期的全球資本低吸狀態。

2006年的時候,中國一線城市的房價大概是今天的10分之1,美國房價與今天差不多。那時候,美國資產價格,明顯高於中國等其他國家。在這種情況下,再通過加息,把外部的資金吸引到國內,那結局只有一個,泡沫頂到高點並爆掉。結果我們已經看到了,就是2008年的次貸危機爆發。

但是,這一次,利率之謎的其背景卻是美國的金融槓桿,在全球相對處於低位,尤其是非政府部門,意味著其資產價格相對低位(不是絕對)。而外部國家非政府槓桿相對比較高。比如中國一線的房價,已經差不多比肩美國。

那麼,這個時候的利率之謎局面,將構成美國對資產泡沫較高國家的長期吸血機制。如果說,這次還有危機的話,那麼,在美國之外發生的可能性就比內部大。

不同的是,次貸危機是信用周期高點之後再高點,最後吃爆的,未來其他國家若有危機,則是美國不斷的低位抽水,造成該國信用貨幣在周期頂部,過快的失去支撐,而坍塌所引爆(就是錢走了,債留下這種局面無法持續),這就是周行長所說的明斯基時刻。

這是華爾街最想看到的場景。所以,當前美元的主動示弱,政府關門之類的遊戲,也是調控美元指數的一個小小的插曲。

有人覺得美帝真是越混越沒出息,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反而是老美可怕與可學習的地方。國債上限問題,對美國來說不是大問題,德銀,標普等機構都認為,即使美國國債發到其GDP的120%,都不會妨礙美國主權信用的AAA評級,因為全球沒有替代美元的貨幣。

但縱使這麼好的信用,美帝發個債,都要爭吵得不可開交,鬧到政府關門。這真的是美國弱點的暴露無遺,可以嘲弄的么?

恰恰相反,對任何一個投資人而言,這恐怕正是美國政府在給美元信用做的最好的廣告。這是一次一次地告訴世界,美元的信用是多麼透明可靠。在資本世界裡,透明公開,是可靠的第一要素,因為不透明,看不清,是最大的風險,那種情況,你連定價都不知道怎麼定價。

3,熱戰後的寒冬

從這個角度來看,當前人民幣強壓美元,固然值得高興,但更需要警惕美元的主動示弱,背後所藏的長期陷阱。

我們需要正視的一個現實是,當前人民幣還沒有自由兌換,在自由兌換之前,走得越高,對將來的自由兌換後果就越不利。很簡單,任何一個在高位的資產,一旦能有別的選擇,大家的理性選擇就是賣出。

相信這點高層都很清楚,但眼下仍然允許人民幣對美元大幅度走升。這是保匯率重要性提升的一個體現。這點,在往期《一周政經趨勢解讀》中,我曾談到:

看來,貨幣當局選擇了如其被人慢慢圍困,不如主動出擊的打法。因為當前人民幣最大的空頭並不是別人,而是手握60萬億的人民幣存款的居民,對居民而言,人民幣匯率之戰最大的武器,只有一個就是信心。

沒有了對人民幣的信心,再多的外匯,也不夠這60萬億的存款兌換的。匯率已經佔到了當前所有金融貨幣政策目標的第一位,至少當前這個階段如此,順著這個定位推理下去的話,就可以更好的理解一些事情的必然發生。

也就是說,在美元主動示弱,暗藏陷阱的情形下,人民幣仍然匯率走強,這就意味著另外一個必然,那就是從國內消化匯率問題的隱患,壓制國內資產價格的政策,將會長期化,具體來說,房凍的政策,將延續至少3年以上。

為什麼說至少3年呢,因為去年年底,高層會議把防範金融風險,作為未來3年的三大任務之首上看出來。大家知道,我們一般是5年一規劃,因為5年是一屆政府的任期,3年是一屆政府任期的六成時間,這次把六成時間都分配給防範金融風險。可見高層對金融風險的認識是清醒的,拆彈決心是非常堅決的。

拆彈首當其衝就是壓信用貨幣增速,而信用貨幣增長最大的發動機就是兩個,一個是銀行,一個是地產,而銀行是核心的核心。

所以,1月份,銀監會是最惹人注目的角色,連發了5道公文,刀刀都是對著銀行而去。這5道公文,主要是限制銀行自有資金的信貸,這部分信貸此前通過同業,委貸等通道展開,大概有30多萬億,現在這部分錢要貸出去,管理更加嚴格,基本所有違規的通道都要逐漸被堵上。

接著在17日,銀監會主席郭樹清,在上發文,嚴厲批評”有的股東甚至把銀行當作自己的提款機,少數不法分子通過複雜架構,虛假出資、循環注資,違規構建龐大的金融集團”;

再接著1月19日,銀監會官網19日對外披露,四川銀監局查處了浦發銀行成都分行違規向1493個空殼企業授信775億元發放貸款案件,這是近些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虛假貸款大案。

監管層對銀行信用貨幣違規擴張,正式刺刀見紅。這個效應將是很有穿透力的,在信用貨幣中樞發動機亢奮不再的情形下,最依賴銀行信用貨幣擴張的房地產企業,將會遭遇一個漫長的煎熬季,它同樣至少在3年以上。

人民幣美元角力火熱,而當前的中國經濟已經不是十年前,一切資產都低估的純陽時代,而是陰陽兼有的成人時代,當一面火熱的時候,也就意味著另外一些地方,其柴火將被抽走。

對那些即將被抽走貨幣驅動的行業來說,真正的寒冬,就要到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財經頭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