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北京禁互助獻血 市委書記蔡奇又上頭條了

近日有多家媒體發布消息,稱北京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和北京市紅十字會下發通知,叫停互助獻血。有北京市民表示,衛計委沒有考慮到真正需要輸血的患者,最終出現病人沒血可用,只能等死。還有網友分析,停止互助獻血至少帶來四個方面的問題。有網友表示,衛計委要求3月停止互助獻血,而北京是在2月10日停止的,市委書記蔡奇又上頭條了。

農曆新年前夕,北京市衛計委出台“親人停止互助獻血”紅頭文件。文件令不少正要做手術的患者因醫院血庫無血無法做手術。有患者近日發帖指,她在北京一家醫院進行骨髓移植,北京官方一紙文件令其他病患者徘徊在死亡線上。

北京衛計委周四發布消息稱,已緊急從外地調動血液來京,目前血小板庫存327袋,節日期間每日用量約100袋,紅細胞和血漿供應充足,能夠適應臨床用血需求。

美國之音致電北京市衛計委,接聽電話的值班人員表示目前血庫里的血液供應充足。當記者追問衛計委是不是沒有停止互助獻血時,該名值班人員用“嗯”、“啊”之類的語氣詞回應,沒有明確承認,也沒有否認。

但一位醫療界人士明確表示,全國大都存在血荒,用量最高的北京經過調劑後,也只有300多袋的庫存,非常脆弱。過年大假一過,這點儲備基本屬杯水車薪。

自由亞洲電台2月15日報道稱,在中國大陸,一位署名“蒲保珍”的患者就北京衛計委取消親人互助獻血的文件在網上發文批評當局,引起熱議。她寫道:自己是一名再生障礙性貧血患者,現在北京大學人民醫院進行骨髓移植。2月5號已經進入無菌室,6號開始化療,剛上化療10分鐘左右,醫院接到北京市衛計委出台的取消親人互助獻血紅頭文件。醫院考慮到血源不夠,被迫停止對她的治療。她還寫道:回家後就流鼻血,打過化療的人,血項會一直往下降。

蒲保珍稱,已有很多人到北京市衛計委上訪,該部門承認對血液病人的治療和用血量欠考慮,稱出台此文件是為了打擊血販子,沒考慮到血液病人;但表示,“因這份文件是很多領導一起決定的,現要修改會很困難”。

北京居民劉女士本周四對自由亞洲電台記者說,北京衛計委出台此政策,原本為打擊血販子,卻沒有考慮到真正需要輸血的患者,最終出現病人沒血可用,只能等死:

“什麼獻血、賣血,都是政府搞出來的。白內障手術根本不需要血,還要家屬獻血。這些血哪裡去了?還不是在他們醫院的血庫里,這個血就能賣錢了。如果自己去買血,要花1200元到1500元才可買到400毫升血。醫院現在就是敲詐勒索。”

蒲保珍說,連日來,其家人和病友四處奔走。國家衛計委說文件不是他們出的,讓我們找醫院。醫院說血庫回復就兩個字“沒血”。她無數次的撥打北京市市長熱線得到的回復是問題已反映。

北京維權人士胡佳表示,獻血法中鼓勵互助獻血,確實涉及到獻血過程中可能出現的某種交易,這對無償獻血造成衝擊;但是對急需用血的患者,卻是一種可以救命的變通方式。

所謂「互助獻血」,是當局鼓勵擇期手術的患者自身儲血,以及動員家庭、親友、所在單位以及社會互助獻血,實際運行卻淪為血液買賣生意,「血販子」大行其道,多年來為人垢病。

有作者名字為“我不是謙哥兒”的網路文章分析,從目前看來,這個文件,至少有以下幾個問題:

1.在新年寒假血液供應不足時停止互助獻血,加劇血庫緊張。

2.停止能夠直接供應血液的互助獻血的同時,提出的補償措施,如宣傳和鼓勵義務獻血、加強采血等措施,並不能在短期內補充血源。

3.在不對現行采獻血制度、血液管理制度等進行改革,提高血液供應的情況下,突然停止互助獻血,無法解決血源供應不足的問題,只會重蹈覆轍,引發血荒。

4.一刀切的制度安排,未能考慮危重病人和血液病患者群體的實際需求。

文章說,蔡奇又幹了件上頭條的好事。北京這次之所以又上頭條,是因為計衛委要求3月停止互助獻血,而北京是在2月10日停止的,這時候北京都快過節停擺了。病人叫天天不應。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