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幫中共官員「考察」歐洲紅燈區的爆笑經歷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聞趣事 > 正文

一幫中共官員「考察」歐洲紅燈區的爆笑經歷

不少中共官員在國內嫖娼、包二奶、潛規則女下屬,已經成為習慣,到國外,仍然到處找〝紅燈區〞想泡泡洋妞。近日,一名歐洲導遊兼司機講述一幫中共官員到歐洲公幹期間,在盧森堡找紅燈區的爆笑經歷。

據這名歐洲導遊兼司機講述,他在瑞士當導遊兼司機已有多年,帶團在全歐洲跑,對這一帶相當熟了。他說,在歐洲當中文導遊,幾乎沒有任何正規培訓,哪怕是第一次上路、到從來沒去過的城市,也是地圖、旅行書一拿就領著一隊人馬出發了。

他說,中國國內出來的大多是公務團。一般兩周的行程中,半天或一天是真正的公務,其餘則是純粹的旅遊。十來天的行程往往要走十來個國家,每天兩三個城市,十多個景點。

當時他帶的一個中國團也是如此,計劃從法國巴黎出發,要把布魯塞爾和盧森堡都看完。這次旅行團由西北一個省外經貿系統的一些單位組成,一行6人,來歐洲考察金屬加工技術。公務活動在瑞士已經結束,然後是義大利、法國的長途跋涉。

為節約開支,旅行社照例將旅館訂在郊外,這對想多看看西方夜生活的中國團來說,無疑是唱反調。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不受鄉村風光的吸引,有的只是對留宿那裡的抱怨。

進入盧森堡的國土後,還得再走十來公里,才是它的首都盧森堡。當晚的旅館也在盧森堡市郊區,要沿環城高速路繞過大半個市區。到達一個村落。旅館叫〝農村旅館〞,坐落在一片小樹林中間。於是薛總(焦炭進出口公司)開腔了:〝黃導啊,這是來插隊落戶了。〞

大家一陣嬉笑,擁進旅館。這是個三星級旅館,全是當地土色土香裝飾,乾淨而又溫馨。在旅館吃了頓西餐。飯後李主任(稀有金屬公司辦公室)提出去市中心看看。儘管去市裡來回得走40來公里,導遊還是答應了。

劉秘書(外經貿主任辦公室)是這次旅行的具體組織者,知道大家的心思,便問導遊:〝這盧森堡有沒有紅燈區?〞導遊回答沒有。

薛總說:〝那看什麼啊?〞導遊說:〝看夜景也行。〞大家都不吭聲。馬處長(外經貿進口處)對導遊說:〝你再想想,附近還有什麼類似的地方……〞又轉向劉秘書:〝小劉,你去打聽打聽,你會英語嘛。〞劉秘書真的起身走向前台,與招待員聊起來。

劉秘書會講簡單的英語,複雜的句子只能用單詞按中文語序排起來,雖說不成句,倒也經常管用。只見他與前台小姐連說帶比劃講了好一陣,看上去雙方在理解上還是有些問題。

突然前台小姐遠遠地嚮導游招手,意思是讓導遊過去一下。導遊走到他倆跟前,小姐問導遊:〝這位先生要找什麼‘red house’,不明白,你能解釋一下嗎?〞

導遊馬上反應過來:劉秘書的〝red house〞是指紅燈區,便笑著說:〝法語就是quartie chaud(‘熱區’,紅燈區之謂)〞小姐也笑了。她想了想,說:〝盧森堡太小,這方面沒什麼。這樣,你們有車,二十分鐘可到德國一個城市,叫TRIER,那裡有些名堂,如表演什麼的……〞

導遊把話翻給劉秘書聽,他馬上兩眼放光,向小姐道了謝,把導遊拉到一邊,說:〝黃導,你知道,他們都是頭,要玩要看,得盡量滿足他們,否則回去交不了差……〞

導遊打斷他:〝好,好,別說了,走就是了。但那個城市沒去過,路不熟。〞〝沒關係,沒關係,大家一起找。〞劉秘書說完便去通知大家,大家齊聲叫好。

沒幾分鐘後,旅行車便馬達轟響,在茫茫夜色中沿著山路,馳入高速,山谷中穿行的高速比平地上的高速要複雜得多,稍不留神便會錯過應該出的出口。

標有TRIER地名的方向牌同時出現了幾塊,指向市內不同的小區。導遊沒來過,不知哪個區是要找的地方,只能隨便選個出口,進入普通公路。

路上沒有路燈,一片漆黑,只有路邊的反光牌引路。〝是荒山野嶺啊,這方向對嗎?〞薛總發牢騷了。導遊專心找路,沒有回答。心想,要是不耐煩,那就打道回府。劉秘書看出導遊的心情,〝鼓勵〞說:〝再找找,再找找。〞

轉過一個山頭,眼前突然一亮,不遠處一片散落的燈光鋪開去,無疑就是那個城市了。

TRIER,TRIER。導遊琢磨著這城市的名字。這詞似乎意味著什麼,導遊試圖回憶出一些與之有關的東西,但沒有成功。終於看到〝TRIER CENTER〞的牌子。紅燈區一般設在市中心,朝那裡走應該沒錯。

導遊放慢車速,靠近一位路人,打開車窗,用法語打招呼。那人看著導遊,嘴唇囁嚅著,一臉疑惑。導遊直接問〝quartie chaud〞在哪裡。那人嘰嘰呱呱說了起來。導遊這才想起這兒已是德國境內,德語的天下。

但導遊不會講德語,只能聽懂幾個詞。那人也差不多,懂一點法語,但不會講,只能用德語回答,雙方都用自己的語言開口。導遊想進一步向那人把路打聽仔細,但後面響起一片喇叭聲,有幾輛車被導遊堵住了。只能打住話頭,繼續前行。

路上有幾個行人,但離得都比較遠。導遊不便離開車,怕有警察來干涉。

正在猶疑間,善解人意的劉秘書自告奮勇前去問路。只見他穿過馬路,接近一個步履蹣跚的老人,邊打手勢邊講起什麼來。好大一會兒,劉秘書才回來,大聲說:〝方向沒錯,前行第二個路口就是。〞

〝那是哪裡啊?〞導遊懷疑地問道,〝你問的又是什麼red house吧?〞〝對!〞劉說:〝一開始那老頭弄不懂,但後來馬上就明白了,問導遊是不是中國人,好像還問導遊是不是共產黨(Communist Party),然後就說前面不遠。〞

薛總在旁聽了哈哈大笑:〝怎麼?現在中國人找紅燈區的十有八九是共產黨(Communist Party)?都全世界出名了,這可不太像話。〞〝搞搞夜文化考察,有什麼不像話的?〞王總(輕金屬公司)說。

大家都笑了。車朝前開,到了第二條路口。這是一條老城的小街,照例是那樣的謐靜、整潔。沒看見紅燈區特有的、不停閃爍的霓虹燈。〝哪有什麼紅顏色的東西啊?〞薛總說。劉秘書指著拐角處第二幢樓房大聲說道:〝那倒是座紅色樓房。〞

大家應聲看去。這是座四層樓房,典型的巴洛克式建築,每層樓的窗戶在統一的風格下線條變化多樣,透出歐洲老式市民階級生活溫馨的一面。底樓至二樓的牆面刷成粉紅色。與周圍樓房不同,裡面燈火通明。難道真是什麼帶色場所?

薛總說:〝看看門上有什麼標誌沒有。〞有人隨即叫道:〝看那牆上的頭像,挺眼熟的。〞另一人應道:〝那是馬克思!〞可不是嗎?一個側面褐色頭像鑲嵌在牆上,毫無疑問是馬克思!

突然,一切似乎都在導遊腦子裡變得清晰起來:TRIER,那就是特里爾,馬克思的故鄉;那座樓房就是馬克思的故居了!怪不得那老人把紅房子理解成這幢樓房:這是紅色共產主義的發源地,怪不得他問劉秘書是不是共產黨……

當導遊把這一切迫不及待地說出時,大家像是都愣住了。沉默,沉默。

薛總開口說:〝找紅燈區,找到馬克思故居來了。好!好!〞

最後王總說話了:〝我看就別找什麼紅燈區了,今天咱們就看看這馬克思故居。即來之,則看之。這是天意!〞大家一致贊同。

……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聞趣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