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焦點對話:春晚愚民 官民反應大不同?

華盛頓—

每年一度的央視春晚,是中國人大年三十的傳統節目。多年來春晚因為內容造作和宣傳意味濃厚而飽受詬病,但觀看人數眾多也是不爭的事實。今年春晚又如同往年,官媒一片叫好之聲,網友和朋友圈中卻是罵聲不絕。與此同時,對許多海外觀察人士來說,大家最關注的是央視早先的一篇報道,提到春晚的山東泰山分會場將重現秦漢等五朝帝王的封禪盛況。許多分析人士將其解讀為讚美帝制之作,甚至體現中共領導人的“皇帝夢”。但最後的春晚直播僅僅將封禪大典舞台作為表演的背景,亮相時間很短。每年春晚,官民反應的反差為何如此之大?央視有關重現“封禪大典”的報道,為何引起爭議?這個節目掐頭去尾低調現身,是本來就外界反應過度,還是央視做了最後的改動?

嘉賓: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先生;獨立評論人士高新先生;網上雜誌“縱覽中國”總編陳奎德先生。

高新說,對於今年的春晚,正如網友調侃的,它歌舞昇平、歌功頌德、粉飾太平,一年比一年更爛,沒有最爛只有更爛。相對去年和以前的鄧時代甚至包括江時代,本次春晚的政治風向是它圖解政治更直接,宣教氣氛更濃烈,感謝黨國、歌頌領袖思想的毫不避諱,主持人直接宣講十九大精神和習近平思想則是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火候。

具體來說,春晚有四個分會場,貴州、三亞、珠海和山東泰安。分會場的事先設計各有特色,貴州是強調少數民族風情,海南天涯海角面向世界旅遊,泰安毫無疑問原來是為了封禪大典。封禪大典原是山東商人的文化旅遊項目,被某些人看中後被選為借古捧今的工具,不想後來受到輿論的強烈反彈,很可能是王滬寧等智囊不得不叫停。

夏明說,社會是分層的,從小眾社會到大眾社會各有不同的審美。這樣的春晚不是我們這些“小眾社會”的興趣點,也不符合我們的美學價值觀。在中國這個大賣場的拼盤中,一部分人仍然非常熱衷看央視的文化產品。我注意到今年春晚有四個特徵,第一色調太紅,無論從布景、主題、服裝,讓我覺得是我跟時代完全格格不入了?還是這個表演跟時代完全格格不入了?第二內容太貧,基本上是從習近平思想里尋找整個主題,無論是用古詩、古語把習近平的名字嵌進去,還是一帶一路、中國走向世界等等,基本上都是跟著習近平的思想在轉。第三我覺得是非常荒謬、陳腐的世界觀,包括對西方的解讀,在國外打工怎麼辛苦、受苦等等,還有對一帶一路的伊斯蘭國家、非洲的解讀,具有非常滑稽、簡單甚至有種族歧視、文化歧視的解讀。最後一個,你看整個主題是“新時代”,很不幸80後、90後這些年輕人完全沒有辦法扛起來跟習近平共建新時代的重任,為什麼呢?因為80年代、90年代的軟風、軟語、軟環境創造出來的年輕人就不是能跟習近平一起扛大包走100里不換肩的,所以我覺得非常滑稽。

原來計劃推出的重現封禪大典最終被淡化和低調處理,是否與外界的批評有關?夏明說,我認為,習近平帝王思想已經清晰可見,同時對西方主流文明又知之甚少;顯然中國的封建思潮更加親近習的人生經歷;加上山東是夫人彭麗媛的家鄉;封禪大典突出的君權神授天命主題是政治上的方便。我們記得,袁世凱登基不被接受,習近平要登基和被接受恐怕更加困難。

陳奎德說,這樣的晚會我看不下去,直接產生生理厭惡,簡直無法忍受。它的高度庸俗,弄虛作假和越來越政治化的手法讓人備受折磨。春晚剛剛開始的80年代,春晚還有百姓關心的內容;今年的這場,開篇就是軍隊,暴露出窮兵黷武的軍事化傾向。過去,各地方還能搞自己的春晚,體現一些獨立性和某種競爭,以及民間的活力,頗有接地氣的感覺。現在則是不允許地方搞,以避免和央視競爭。

陳奎德說,我看到的是,習近平以自己的教育背景和成長經歷,對毛推崇的法家思想和絕對君權主義絕對跟隨。配合當下的中共背景,他只能把眼光放在自己的統治位置上,陷入政權合法性的焦慮中。眼看蘇東波已經玩完,中共又不願意讓權,只能尋求包括封禪大典在內的陳腐工具來為合法性背書;原本依靠經濟發展勉強讓人忘記政治合法性,現在經濟前景也不妙,於是通過君權神授來維持統治,讓人認為他的統治不可更改,是天命所歸。殊不知,解決合法性的焦慮,只有民主手段可以做到。總之,春晚也淋漓盡致反應了習的焦慮,暴露了他的“領袖”心理:比肩毛澤東、壓倒江和胡,甚至超越鄧小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