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狗年春晚:不許百姓吐槽 但可種族歧視?

春晚節目《同喜同樂》

一邊看春晚,一邊搶紅包、吐槽,似乎已成過年必備節目,但是今年吐槽春晚的聲音變少了,以至於有網友懷疑:“春晚已經難看到連吐槽的人都沒有了嗎”,這個問題的答案可不簡單。

2017年春晚總導演楊東升的新春願望是“春晚做得好看,不被大家吐槽”。時隔一年,其願望的後半句算是基本實現了,但是實現的原因似乎和前半句無關。

根據中國國家版權局12日發布的通知,“未經授權禁止通過網路傳播中央電視台2018年過年聯歡晚會相關節目”。通知指出:“中央電視台過年聯歡晚會節目是社會各界高度關注、深受人民群眾喜愛、傳播影響範圍廣泛的重要文化產品,已被國家版權局納入重點作品版權保護預警名單。”

“經中央電視台授權,央視國際網路有限公司獨家享有通過網路向公眾傳播央視2018春晚的權利。同時,騰訊、愛奇藝、優酷、新浪微博已獲央視國際網路有限公司授權”,通知還強調,除上述網路公司外,其他任何機構和個人未經權利人許可,不得通過互聯網、IPTV、OTT平台提供直播、點播、下載等服務傳播央視2018春晚相關節目的視頻、音頻、圖片等作品。

集體吐槽成過往?

近年來,截圖吐槽、編段子、做動圖早已成為不少網民打開春晚的正確方式,甚至是觀看春晚的唯一動力。往年,一些門戶網站如搜狐、新浪等甚至會推出“春晚吐槽大合集”。對於2014年的春晚,官媒中新網也發表過“網友吐槽馮氏春晚:春晚負責歌舞語言類交給微博”這樣的文章。而現在連一些吐槽舊文也只能在谷歌搜索里看到標題,文章本身已被刪除。

版權局通知里提到的幾個獲得授權的網站,可以形成集體吐槽歡樂氣氛的本非新浪微博莫數。新浪微博和央視紛紛鼓勵網民@春晚,加上關鍵詞#春晚#、#春晚中國贊#。但是,在微博上輸入“春晚吐槽”四個字,得到的結果卻是:“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搜索結果未予顯示”,不論具體的帖子是否涉及盜用春晚圖像。搜尋“春晚爛”“春晚垃圾”看到的也是相同結果。

弔詭的是,輸入“吐槽春晚”尚能看到少數博文,例如:“居然沒有看到大家吐槽春晚也是十分可惜了,還是說大家已經不看春晚了”;“今年跟往年最大的區別是,連吐槽春晚的慾望都沒有了”,“真是春晚年年有,一年比一年渣”;“大過年的,看著春晚有感發了條微博,結果被渣浪刪了貼。以後一定要謹言慎行,傳播正能量,讓我沉迷娛樂之中不可自拔吧”。

刪你沒商量

看來不是大家沒有吐槽,而是不少吐槽的博文遭遇刪除或屏蔽。截至發稿,專門搜集遭屏蔽和刪除的微博的網站“自由微博”的熱搜第一名就是“春晚”。很多被刪除的博文內容其實無關痛癢,例如有人提議:“大家一起來猜猜今晚春晚的高頻辭彙,我先猜一個:新時代…”,還有人問:“吐槽春晚節目,會不會被禁言?”,但這樣的微博也沒有逃脫被屏蔽的厄運。

牆內不許牆外吐

推特上看春晚的也不少,不同的是用戶可以各抒己見。其中一檔名為《同喜同樂》的節目尤受關注。讓一名中國女演員塗成黑皮膚、墊上假屁股扮演“非洲媽媽”,大呼“我愛中國”,同時讓一個真正的非洲人扮演猴子,這個原本可能是想宣傳中非友好關係的小品由此引起中英文的廣泛吐槽。大多數觀點是認為“中國官媒公然種族歧視”。

向外國人報道中國的英文網站《上海人》(Shanghaiist)直言不諱地寫道:“許多人認為春晚一年不如一年,但是這次在官方批准的小品中塗黑臉扮黑人(blackface)可能使得春晚再創新低點。”

香港《南華早報》也注意到了網民有關種族歧視的批評,但是在文章最後一部分例舉了兩個為小品辯解的網民的評論,大意是:本意是好的,可能表現方式有些問題。文章還總結稱,塗黑臉扮黑人在西方很多國家是一個敏感的話題。

中文世界也對此有迅速回應。微信公眾號“土逗公社”發表文章“中國大媽與非洲猴子:國產精英的種族主義登堂入室了”,評論道:“當今中國瀰漫著一股不應存在的暴發戶氣質,隨著國民經濟日漸增長,一小部分人也按照改革開放的計劃富有起來,另外一大部分在等待富起來的路上。'富'起來的人們都認為自己應該和白人國家一樣受到應有的尊重--或者說像白人國家裡的大資本家一樣受到仰視。而在對待還沒有富起來的黑人,他們是歧視的。”當然“土逗公社”發貼及時,微信審查刪帖也同樣神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