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霍老爺:春晚里的中國 才是中國社會最真實的樣子

——春晚背後 一個日益割裂的中國社會

在中國,這些極端、保守、封建的奇葩才是中國社會的主流,而我們所習慣的尊重、開明才是瑟縮在北上廣深的少數派。這些人,最擅長的,就是歧視女性、歧視窮人、歧視殘疾、不尊重人權,不尊重隱私,而過年不過是這種觀點的集中釋放,他們創造的中國,其實一直如此。

每年春晚都是無力吐槽的,節目的質量還在其次,最難忍受的是其中的三觀。

在春晚的舞台上,歷來都是各種奇葩觀點的大展示,歧視殘疾人、嘲笑長相、嘲諷身材、隨意突破交往界限、不尊重人權,這些在很多年輕人看來是不可思議的禁忌,今年在春晚上又多了一個種族歧視。

不得不說的是,央視春晚已經是三觀比較正確的一個舞台,山東衛視春晚直接祭出了“老婆比保姆便宜”的生意經。

這種情況並不鮮見,去年春晚更是離譜,直接讓小品演員傳達出”女人必須生孩子,不生兒子不能要”這樣的價值觀,讓輿論一片嘩然,而在春晚上,奇葩的聲音和舉措一向不乏其人、其行,記得楊麗萍的侄女小彩旗嗎?在這個據說是各族人民齊歡慶,全球華人共聯歡的舞台,讓這個小女孩轉圈轉了四個多小時,而當年的東北小品王,小品的主要笑點就是殘疾人。

我相信,沒有一個文藝工作者和審查者試圖通過這個舞台激怒大眾,但是,一旦春晚進入公共視野,就總是出現這種奇葩。

為什麼?就是因為,在中國,這些極端、保守、封建的奇葩才是中國社會的主流,而我們所習慣的尊重、開明才是瑟縮在北上廣深的少數派。

02

北上廣

儘管你在朋友圈中看到的都是滿世界亂飛的朋友、獨立自信的女性、陽光健康的小伙,但是,一到過年,一切都會被打回原形,春晚中的中國或許是更真實的中國。

過年不光是過年回家,不光是來自京滬深的一到過年“Jame、Dave、Mary都變成了鐵蛋、狗剩、翠花”這麼簡單,春晚舞台上的那些你無法接受的言論,也有遠比你信奉自由、開放、尊重有更深厚的土壤。

在中國,北上廣才是異類,三線及以下城市和農村的價值觀才是主流,而春晚其實正是在迎合這樣的人群。

你覺得春晚小品沒有界限感,你在農村的老家裡正被七大姑八大姨盤問收入、婚姻;

你覺得春晚小品不尊重人權,你的屋子可以被任何人參觀,甚至大年初一到一個你多年不見的長輩家拜年還要行跪拜之禮;

你覺得春晚愚昧,你刷刷微博和朋友圈,你的朋友們正在轉發一張圖片,並告訴你,轉發就可以保證父母平安;

你覺得春晚小品喜歡歧視,你在同學會上正聽著當年的班長不動聲色地透露自己有錢,幾個土豪同學正在攀比;

你覺得春晚充斥空洞的說教和無聊的宣傳,你的父母、你的長輩、你的上司,甚至隨便一個路人,正試圖糾正你的觀點。

春晚里的中國,才是中國社會最真實的樣子,而大城市營造的價值觀錯覺只不過是這個龐大國家的一點小小的不同聲音。

中國是一個有著深遠的農村社會歷史的國家,我們這個國家的世界觀、價值觀,實際上是被農村塑造的,而不是城市。

當年的毛澤東研究中國社會後就天才地判斷出:農村才是中國社會的主流,從而提出“農村包圍城市”的天才戰略,2016年,中國的城市化率已經達到57.4%,從數字上看,城市人口已經佔了上風,但是文化和精神層面,要遠遠滯後於城市化進程。

一個人的三觀,不是像他的收入和戶籍一樣,戶口本加個字,就從農業人口變成了非農業人口,收入高一些,就可以在城市立足,人的觀念的轉變要慢得多,更多的人只是在延續自己出身的社會形態的觀念和處事原則。

而這些人,最擅長的,就是歧視女性、歧視窮人、歧視殘疾、不尊重人權,不尊重隱私,而過年不過是這種觀點的集中釋放,他們創造的中國,其實一直如此。

03

網路即現實

我有個朋友,是一個網紅,她每年都討厭回家過年,以前可以理解,回家半個月,基本等於斷網半月,除了電視剩下的娛樂就是打牌打麻將,但是現在,家裡照樣有Wi-Fi,她還是不願意回家。

為啥呢?因為她同樣要面對同鄉的親戚同學的三觀轟炸,在北上廣普遍都能接受的概念,在老家卻是大逆不道。老家人的觀念、審美、開明程度,都被甩開了幾條街。

我說這有什麼忍受不了的,你平時不上微博、不上知乎、不逛微信群嗎?但凡一個開放的網路平台,你都會碰到這樣的人啊!她說,那不一樣,那不是現實。

我告訴她,那就是現實,那是遠比你在真實社會中看到的現實遠遠真實的現實。在人的現實生活中,人們尚且還要帶上面具,偽裝一下自己,但在幾乎不受到懲罰的網路,人們釋放出了更真實的自我。

而隨著網路從PC端向智能手機端的轉換,中國網民的主流已經悄然發生變化,在互聯網進入中國之初,能夠上網並有時間在中文社區灌水的網民普遍是受過教育,有一定文化的人群,而在今天,任何一個人拿起智能手機,就可以上網。

也就是說,曾經中國的網路是一個烏托邦,但在今天,這種烏托邦屬性再也不存在了。

網路即現實,網路就是真實的中國。甚至說,網路是比現實更真實的中國,它比現實更能體現中國人的整體素質。

而無論是網路巨頭還是上層,中國社會的精英們,都選擇縱容和諂媚,他們很清楚地知道,誰能贏得這些網民,誰就能贏得中國的未來,於是,中國網路的趣味日趨屌絲化、噪音化、水化,這就是中國網路不可逆轉的現實。

04

主流

既然網路已經是現在最大的真實,那麼網路不可避免地影響到現實。我們已經看到,“唐山教科書式老賴”、“江歌案”、“紅黃藍幼兒園”,網路已經開始最大程度地影響甚至改變現實,無論向好還是向壞,誰已經無法忽視這股力量。

而大年初一的第一場網路事件,讓我們看到了網路時代中國社會的割裂,一個叫熱依扎因為在微博評論中說自己不過年,因為她是少數民族(哈薩克族),立刻引來網友的圍追堵截。

這正是中國社會割裂的一個極端體現,從反極端,最終變成了極端反,沒有人在乎真實,沒有人在乎寬容,沒有人在乎理性,它向我們展示了中國社會中暴戾、瘋狂的一面,而一旦這種狂戾發展下去,反饋到現實中,又將是怎樣的局面呢?

中國社會一直存在兩個中國,一個是屬於文明進步開放的中國,一個是愚昧狂暴的中國,而我們一直追求的文明和開放,恐怕沒有那麼強大的力量。

05

保守

而中國社會向何處去,就取決於我們。前不久跟另一個作者談起網路社會的問題,他是一個堅定的民族主義者,他說,我不能理解,怎麼會有人反對我們的民族主義?

我告訴他,不是說中國搞民族主義就不行,而是中國的民族主義的力量根源,就來自於底層最保守最野蠻最愚昧的那股力量,而那種力量一旦釋放出來,是任何試圖控制它的人都無法控制的。

到時候,最民族主義的聲音一定是最極端,最暴戾的聲音,你喜歡民族主義只是葉公好龍罷了,你連春晚都忍受不了,怎麼喜歡?

我們在網路上爭辯,討論都是可以談的,而一旦釋放出那股力量,你只有被他們改變,不能談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大盜賊霍老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