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梁京:網路時代的革命與戰爭及其挑戰

專制政治的文化,本質上是一種自殺的政治文化。在網路時代,中俄這兩個大國的專制政治文化不僅有能力摧毀自己的國家,也能給自由和民主的國家帶來具有毀滅性的威脅。這是一個中俄政治和文化精英不得不面對的挑戰,也是美國和西方的政治和文化精英也不得不面對的挑戰。

最近發生的兩大新聞事件讓我們直接見證了網路時代的革命和戰爭的一些重要特徵。事件之一,就是郭媒體出師不利,春晚直播被中共的網路攻擊成功破壞。更重要的是,郭與海外中文自由媒體最重要的力量《明鏡》的合伙人陳軍之斗,已經壓倒了“爆料革命”的聲音。另一大新聞,就是美國司法部突然起訴13個俄國人,指控他們涉嫌非法干預美國大選。普通美國人因此看到了普京利用網路技術試圖影響美國大選的驚人細節,不得不面對兩國已處於“信息戰”狀態這個嚴峻的現實。

網路時代的革命和戰爭與過去的革命和戰爭最大不同,就是在這種“非常狀態”下,多數人的正常生活似乎並未受到影響,但這種一時感覺不到的革命或戰爭,則和傳統的革命與戰爭一樣,能對無數人的命運和後代,帶來巨大和深遠的後果。

從這兩個事件看,網路時代的革命與戰爭還有一個前所未有的特點,那就是主導全球秩序的美國,不可避免地成為與之爭鋒的大國,也就是中國和俄國內部政治革命的一個重要戰場,甚至是主戰場。也就是說,中國和俄國的內部革命,不可能不以網路戰的形式,把美國卷進來。

這當然和目前的網路技術有很大關係,專制的中國和俄國可以利用國家對網路技術的全面控制,有效阻止反對派在本土發聲。法治保護言論自由的美國,則不能阻止中俄兩國的反對派在美國利用網路平台來挑戰本國的統治者。郭媒體的一個主導思想,就是搭建一個全球挺郭“爆料革命”的平台,推動中國的政治革命。俄國競選下屆總統的反對派候選人之一,Ksenia Sobchak也跑到美國來對本國民眾發表競選演講,以繞開俄國官控媒體對她的封鎖。

在這個背景下,有人認為只要海外反對派的宣傳無法在本國落地,他們的努力都將是徒勞的,而現在似乎還看不到海外政治宣傳在中俄落地的前景。也就是說,傳播技術的障礙,將成為中國和俄國海外反對派的致命弱點。這些天獲得的各種信息,讓我得出了不同的結論。第一,海外反對派的信息在本土落地的技術障礙是否不能克服?還難下定論。天才的發明家Elon Musk正在非常認真地開發全球高速互聯網技術,這說明這個技術問題在不久的將來可能就有解。

第二,海外反對中共專制的華人缺乏理性的激烈內鬥,強化了我的一個判斷,那就是中國政治變革最大的挑戰,其實並非來自傳播和溝通的技術障礙,而是來自中國政治文化本身。

這一點,不僅清楚地展現在當權者方面,也越來越清楚地展現在反對派方面。溝通技術的變革,對改造中國非理性的政治文化已經帶來了不少的推動,在美國和西方的法治環境下展開的海外華人反抗政治,也有助於推動這種改造和進步。但是,與中國危機惡化相比,無論是國內還是海外,中國政治文化更新的速度都不足以應對越來越急迫的挑戰。

專制政治的文化,本質上是一種自殺的政治文化。在網路時代,中俄這兩個大國的專制政治文化不僅有能力摧毀自己的國家,也能給自由和民主的國家帶來具有毀滅性的威脅。這是一個中俄政治和文化精英不得不面對的挑戰,也是美國和西方的政治和文化精英也不得不面對的挑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