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誠:梵蒂岡與魔鬼立約!定辱沒上帝之名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陳光誠:梵蒂岡與魔鬼立約!定辱沒上帝之名

難道教廷不知道在共產專制下的紅色中國,一切都必須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嗎?為什麼中共奪得政權後,1951年中梵斷交?就是因為黨要領導一切——包括神。與中共僵持67年後,梵蒂岡教廷若放棄原則,接受黨的領導,將成為天主教歷史上又一永遠無法洗去的恥辱。

我出生長大在被共產專制裹挾下的中國,親身體會了共產黨那群無神論者毫無敬畏之心、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為了維護他們的專權殺人如麻、草菅人命,對異議者沒有任何道德底線地進行殘暴酷刑迫害!

以暴力“計生”一項為例,中共在30多年裡就虐殺了3.6到4億胎兒。2005年半年間,僅僅山東省臨沂一個市就有超過100,000婦女被強制墮胎。他們的家人有60多萬遭株連被綁架、關押酷刑。

自中共奪得政權69年來,在各種運動中被中共整死的人不計其數。

我一直敬仰真正的天主教、基督教、佛教等信仰者。他們的生活和為人有原則,相信人所做的一切都逃不過上天的眼睛,善惡都會在自然法則——天道的約束中。

不過,最近羅馬教廷一直悄悄地忙著與中共合作的消息被“爆”了出來。據說雙方已就中國大陸大陸的主教任命達成協議,今年三月中共所謂的“兩會”後,北京就會派代表赴梵蒂岡簽署該協議,這實屬把上帝的家出賣給了魔鬼。

難道教廷不知道在共產專制下的紅色中國,一切都必須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嗎?為什麼中共奪得政權後,1951年中梵斷交?就是因為黨要領導一切——包括神。與中共僵持67年後,梵蒂岡教廷若放棄原則,接受黨的領導,將成為天主教歷史上又一永遠無法洗去的恥辱。

歷史上,天主教廷曾有過與法西斯或獨裁政權妥協的不良記錄。當年羅馬教皇庇護十二世因在二戰期間背叛歐洲的猶太人而遭到過批評:他堅持保持中立,從未公開譴責希特勒的最終解決方案。

1956年蘇聯軍隊暴力鎮壓匈牙利起義後,梵蒂岡將反對共產主義的大主教邊緣化,主張與新的傀儡政權達成妥協······。如果自我宣稱“正義”者在邪、正雙方博弈的時候,不堅持原則扶正祛邪,此時所謂的“保持中立”,實際就是脫離正義走向了邪惡,只是中途停下來,站在邪與正之間,與邪惡與正義的距離一樣遠,甚至更向邪惡一方傾斜。

特別是近日梵蒂岡高層主教索隆多的言論讓我非常不安,我不禁要問:他們是真糊塗還是裝糊塗!難道擁有10幾億信徒的天主教也墮落到要與敵視基督的魔鬼撒旦邪教中共立約的程度了嗎?

索隆多說:“中國沒有貧民區,沒有青年吸毒問題、中國的民族精神十分積極向上。······核心價值是工作工作工作。”

中國不是沒有貧民區,而是中共連貧民區也不允許有。或者說全國無處不是貧民區。很多弱勢群體······如殘疾人生活艱難,沒有醫療保險。河北的鄭艷良先生有病無力就醫,只好買一根鋸條在家裡自己把自己的病腿鋸掉。

中國人有時一覺醒來會發現大街上一下子多出來很多乞討者和殘疾人,後來得知不同的地方政府,為了避免影響市容,會用大車把當地的乞討者們集中起來送到外地。這些人被中共當作低端人口不斷驅趕。

中國的毒品實際已到了泛濫的程度,只是由於中共的媒體管控,沒有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此類事情很難在媒體看到。

我被中共構陷關在監獄時專門注意過,每月從不同地方的看守所送到監獄或異地監獄轉來的犯人中,販賣毒品者大約佔5%左右。吸毒者的比例則更高。很多年輕人經常出入各種會所。當時聽他們交流吸古(抽麻古),溜冰(吸食冰毒,學名叫甲基苯丙胺或甲基安非它命)的經驗時,讓我倍感意外。不僅因為很多暗語名詞我聽不懂其真正含義,還因為我自己孤陋寡聞,沒進監獄之前,幾乎完全不知道在我們的身邊毒品會已經泛濫到如此嚴重的程度。

至於工作,很多農民工為了那點可憐的薪水,拋家舍業,放棄尊嚴,接受盤剝,在沒有“三險”和休假的情況下,每天工作十餘小時,年底工資還經常被拖欠。可是,他們有選擇嗎?

去年八月份,索隆多到中國出席了人體器官捐獻與移植大會,當時他稱讚中國為全球建立了根除器官販賣的最佳實踐模式。還說,今天的中國不是約翰.保羅二世在1978至2005年擔任教皇時的中國,也不是冷戰時期的蘇聯。

索隆多這種奉承實在令人噁心。我要問他:“你知不知道去年武漢有32名大學生莫名的失蹤了?擁有‘天眼工程’(中共通過由幾億攝像頭形成的網格化管控社會的代稱)的中共卻無法提供線索,而為失去兒女的家長呼籲的記者卻被中共關押!

在中國,很多孩子在街上玩耍時被偷走或搶走,後來就被摘賣了器官。還有一些民工的無故消失等等······如此種種不斷在中共治下發生的駭人聽聞的事情,無一不在昭示著中國器官販賣的猖獗。

器官移植從驗血、配型、摘取,到儲存、運輸、移植,每一步都充滿著技術挑戰,絕非幾個小的黑社會團伙所能進行的。在中共壟斷一切的中國,沒有中共的直接參与,是無法運作的,因此我們認為,是中共政權壟斷了正在進行的器官生意。難道這就是你索隆多口中的‘根除器官販賣的最佳實踐模式?’”

中國不是冷戰時的蘇聯,但中共卻和那時的蘇維埃一脈相承。它對中國人民思想的控制,對要求民主自由法治的維權人士、維權律師、宗教自由的打壓迫害不斷升級。黑頭套,黑幫綁架,黑監獄酷刑折磨,株連家人等等,暴行比約翰.保羅二世時的中國有過之而無不及。其實不是中國比約翰.保羅二世作教皇時變好了,而是現在的教皇方濟各和約翰.保羅二世相比有太大的不同了。

西方有句話說“上帝要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由於共產主義無人相信,中共當局為了控制宗教信仰者的迅速增加,去年中共拆毀了很多教堂。中國也有句古話,叫物極必反。

在中國人民不斷覺醒、明白專制是社會不公之源而奮力反抗的時刻;在西方國家逐漸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看清中國處於即將發生變革的黎明時刻,梵蒂岡要與中共魔鬼立約,不僅自取其辱,甚至會辱沒上帝之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