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上海黨媒暗諷蔡奇打習?中共惡法在中國史上絕無僅有

2月3日,上海黨媒澎湃新聞刊登了一篇文章《游食在明代京城》,明朝大太監劉瑾曾因驅逐流動人口激起民變,被指借古喻今,暗諷習近平這名親信。事實表明,中共自建政以來,一直在直接的和變相的在清理所謂的低端人口。而中國自周朝開始的漫長的二千多年皇權專制社會,平民都享有在本國自由的遷徙權利。

上海黨媒暗諷蔡奇

2月3日,上海黨媒澎湃新聞刊登了一篇文章《游食在明代京城》。

文章介紹,明清時期,北京的外來流動人口多為破產農民、手工藝人、服務業者,或依託僧、道謀食的人。這些人被稱為〝游食者〞、〝游食人〞,多半遊走於社會邊緣、被人看不起,且隨時面臨著被驅趕的命運。

文章隨後稱,明朝正德三年,大太監劉瑾發動了一次驅逐〝游食〞運動,鬧得沸反盈天,差點激起民變,最後以失敗告終。

該文作者是上海交通大學學者。而上海交大被江澤民認為〝母校〞,曾獲江大力扶持。

上文中所指,也多有借古諷今之意。

去年年底,北京幾乎同時開始了驅逐〝低端人口〞、清理〝天際線〞和煤改氣運動,鬧得民怨沸騰,最後不得不降溫收場。

中共一直在清理所謂的低端人口

上海數以萬計的地富反壞右及家屬被清理

中共建政以來,從來沒有停止過對社會階層的野蠻整治。1949年以來三番五次清理階級以及相關分子,比方三反五反,反右,文革,直到紅衛兵被利用參與文革後被下鄉以完成所謂得對城市的凈化,然後就是83年的嚴打,也是驅逐低端人口。

美國籍華人作家夫婦林達的文章說:1958年秋,為了建設“紅彤彤的大上海”,上海把數以萬計的地富反壞右及其家屬趕出上海,造成不少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慘劇。”

數以萬計的人都默默被驅離,消失在他們家鄉的街道上。我只讀到一篇在美華人的短短回憶,他當時還是個孩子,他的全家,就是被清出上海的“垃圾”。讀後印象很深的是,在車站,他們是在持槍排列成行的軍人監視下,上了貨車,行程幾天幾夜,被送往遙遠大西北,舉目無親。

上海並非偶發孤例。根據李若建老師研究:“1958年10月,汕頭市一批四類分子共1789人被遷居於粵北山區。遼寧省海島地區的長海縣1960年11月將表現不好的“五類分子”及其家屬、被判重刑的反革命分子家屬、有海外關係家屬和主要親屬、部分歸俘漁民和有現實危險的反社會主義分子,共有273戶,1541人,一律強行遷至遼寧省內陸的建平縣。被遷者到那以後,死亡、外流的不少。”

根據李若建老師研究:“文革期間,普遍發生將四類分子驅逐出城市,強迫遷往農村的情況。文革初期北京市有8.5萬多人被扣上‘地、富、反、壞、右’的帽子驅趕出北京。天津市1969年7月統計全市有4.2萬人被遣送農村,其中,各種‘分子’1.6萬人,隨遣家屬2.6萬人,估計當時全國被從城市裡驅逐的四類分子及其家屬超過百萬人。”那是歷史上的政治高低端概念。

中共戶籍制度最大的變相的清理、限制低端人口

1949至1958年期間,並沒有嚴格的戶籍管理制度,人們可以自由遷徙。1958年1月9日,中共頒布了第一部戶籍制度《中華人民共和國戶口登記條例》,確立了一套較完善的戶口管理制度,它包括常住、暫住、出生、死亡、遷出、遷入、變更等7項人口登記制度。這個條例以法律形式嚴格限制農民進入城市,限制城市間人口流動。

題為《違背人性和製造不公平的戶籍制度》的文章稱:在所謂改革開放時至今日30多年,在錯誤時期產生的錯誤制度依然沒有被糾正乃至廢除,依然發揮其魔力對國人製造種種不公平現象和造成許多人的心靈創傷,在制度上人為地製造不平等階層和身份標記以及由此產生階層矛盾,這是違反人性自由平等原則的。

文章還指出:我國自封建社會時期的周朝(我不認同周朝是奴隸制社會)到以秦始皇為肇始的漫長的二千多年皇權專制社會(我同樣不認同那是封建社會),平民都享有在本國自由的遷徙權利,自古皆然。如果當權者盲然剝奪了國民的遷徙權利,毫無疑問當權者已喪失了人的基本常識和正常邏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馬晏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