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張扣扣案曝出司法造假細節 習近平未禁報道要借力?

漢中男子張扣扣為母報仇殺人案近日一直在網路很活躍,尚未得到中共當局的封殺,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評論員“在水一方”表示,可能是習近平要為整肅司法系統鋪路。按政法系統的大白新聞的報道,張扣扣的姐姐說是老二最後殺死張母,如果此事屬實,老二還活著,需要追究老二的殺人罪責。張扣扣父親和姐姐曝出政法系統偽造張母死亡時間,還有大量偽證。此外,很多網友都認為應追究當年與張扣扣母親一案相關的公檢法。

圖為張扣扣(家屬供圖)

中宣部為何一反常態未下報道禁令?

近日,網友們關於陝西省漢中張扣扣一案在網路上議論紛紛,並沒有像從前一些案子一樣被噤聲。

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評論員“在水一方”表示,如今劉雲山下台,習近平的人馬主管宣傳口。尤其習近平要整治司法系統,需要輿論的鋪墊,這個案子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公檢法在江澤民時代成為一個獨立王國,形成了政法系這麼個第二中央。在江澤民的高壓和收買下,中共政法系統殘酷迫害法輪功的招數,最後都擴展到其它團體和個人身上。政法系統的黑暗達到了中共建政後的頂峰。

政法系統貪贓枉法偽造案情

據云影傳媒報道,判決書上提到了媽媽被打以後,晚上七點多出的事,死亡的時間是晚上十點多,間隔幾個小時。為什麼沒有去醫院搶救?

張扣扣姐姐張麗波說:當時打的時候,滿頭是血,頭骨裂縫了,沒幾分鐘就死了,根本來不及搶救。

張扣扣父親張福如:這時間不對,我今天又看了...

張麗波還說:王家老大當年是兩河鄉鄉長,上下買通,讓村民出庭作證,說是我媽不對。難道我媽把天下人都得罪完了嗎?我個個都跟你有仇。誰做證給誰錢。我爸爸他窮,他連狀紙都寫不起。

我弟弟12歲,親眼看到別人把娘一棒子打死了。當時我弟就抱著我媽哭喊:媽媽!媽,我要給你報仇。媽,我要給你報仇。一個12歲的孩子都知道仇和恨了。

那時候我16歲。我記得王家老三判了七年。他坐了三年零六個月。那時候我弟弟也小,他也說不上一句話。就是隨著年齡的增長,仇恨在心中越積越多,積了22年。

我媽已經死這麼多年了,我回來聽我爸說,王家老頭說:“噢,老子把你女人打死了,你也沒把老子咬一口。”我爸聽了這話,眼淚嘩嘩嘩往下流,最後把我弟弟氣得咬牙切齒把他瞪了兩眼,也沒吭氣。

美國媒體人、阿波羅網評論員“在水一方”分析,按政法系統的大白新聞的報道,張扣扣的姐姐說是老二最後殺死張母,如果此事屬實,老二還活著,需要追究老二的殺人罪責。

民間呼聲要求究責政法系

另外,網友這兩天披露出當年關於王家打死張扣扣母親一案的宣判書。

陝西省南鄭縣人民法院,當年對張扣扣母親汪秀萍死亡一案的判決書,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五日。

網友要求,法院的這些官老爺,現在都還活著吧,升官發財了吧,出來走一個!

審判長:劉永生

審判員:王漢娉

代審判員:王志鋼

書記員:袁小麗

網友郭海燕說:張扣扣的悲劇並不在於以暴易暴,以血止血。而是他需要法律的時候,法律沒有出現。等到他報完仇,已經不需要法律的時候,法律出現了。一個正常的人只能把實現公平正義的希望寄託於魚死網破的掙扎,這種絕望的世界,不該是現代人類的世界。但它可以是中國人的世界。

有法律學者提出本案疑點,建議調查當年凶器是否有王氏父子其他人的指紋,便可知殺人者不止一人。

另有網友說:殺母之仇豈可不報!快意恩仇,真英雄也!義釋婦孺,令人敬佩。中國更需要幾個爺們...

還有網友給張扣扣封為“扣扣俠”!說:“可惜沒把當年受賄的法官和警察殺掉!”

不是所有殺人都是犯罪

陸媒時局文摘近日一篇署名沉雁,題為《滿屏力挺復仇犯,打了誰的臉?》文章說,連國際政法研究院陳中華院長都呼籲“儘快釋放張扣扣”。

文章說,堂堂政法研究專家也跟人民群眾一樣的“低俗”?我終於發現了“大道至簡”的丰姿綽約,越是真理越是簡單到經學大儒與村野匹夫沒有差別的共識,誰也擋不住自然法則的神光,這應該就是某些人最避諱的普世常識吧。

如果人人都用自然法則維護自然正義,但由於人的理性有限,實施自然正義時就不可能精確計算,要麼實施過度要麼實施不足,無論過度還是不足,都會毫釐不差轉化為高昂的社會成本。張扣扣就沒有精心計算,仇家只殺了他媽一人,他卻一氣之下宰了父子三,這就叫自然正義實施過度的巨大社會成本。但這能怪張扣扣嗎?不能,因為有限理性也是人性,其本身也是自然正義的組成部分。正因為如此,為了降低自然正義的社會成本,就需要一個能夠精確計算正義的公共法官,這個公共法官就叫國家。如果國家這個公共法官從不缺席,張扣扣還會過度釀造手刃父子三的社會成本嗎?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令人震驚的是,殺紅了眼的張扣扣並沒有殺黑了心,他對不相干的仇人妻兒子女毫髮未損,因此,有人稱之為“滅門案”是嚴重不對的。準確說法應該是:冤有頭債有主,好男兒不傷無辜。儘管對父子三下手狠了一點,但張扣扣是一個有尊嚴的漢子,復仇的熊熊烈火併沒有焚燒他的自然人性,所以,他毫不猶豫地放過了仇家毫不相干的弱勢群體,這就叫人性尊嚴。嫉惡如仇又護弱愛幼,比武二郎混得有檔次。古往今來沒有誰對武松有半句微詞,讓我又能對張扣扣說什麼呢?

有人說,張扣扣報一己私仇不算英雄,英雄應該是為公義而戰。我就特么奇怪了,我看很多人經常熱轉胡適的“爭取自己的自由就是爭取國家的自由”,怎麼到了張扣扣這裡就成了“報的一己私仇”?只有黑社會內部成員才有私仇之說,那是因為分贓不均但又不可見光的個人恩怨,所有能見光的仇恨都不是私仇,都是國家這個公共法官瀆職而遺留的公共仇恨。為金錢犯罪是個人有罪,為麵包犯罪是國家有罪,為尊嚴犯罪是我們人人有罪,他人的不幸就是自己的不幸。試問你我,還怎麼有臉說張扣扣是報的一己私仇?

張扣扣是不是英雄不重要,但他讓我覺得很解氣特別重要,這就夠了,他就是為我而戰。我看滿屏都在力挺張扣扣,說明大家都很解氣,他當然就是為公義而戰。母親是所有男人心中的至愛,為愛而戰就是為尊嚴為幸福而戰,大家一起力挺張扣扣,不但打了國家這個公共法官的臉,也打了一心沉迷老婆孩子熱炕頭者的臉,他讓所有喪失愛心為欲而戰的苟且偷生者無地自容。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圖為張扣扣(家屬供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