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被曝掩蓋疫情 致民眾低估流感嚴重程度

正值大陸冬季流感爆發期,大陸媒體近日刊文披露,中共衛生部門存在著嚴重漏洞,衛生部門掩蓋流感死亡案例,導致醫療機構和民眾低估了流感奪命的嚴重程度。

近日,一篇自媒體文章《流感下的北京中年》被刷屏,作者(財新記者)記錄了岳父在北京家裡染上流感,從開始當成“感冒”來治療,到肺部感染進入ICU,最終不幸病故的全過程。其岳父從“感冒”到與家人天人永隔只經過了29天。

2月20日,大陸財新網刊發特稿題為“‘感冒’啟示錄:復盤《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疾控漏洞”,文章以上述作者撰寫的《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的事件經過展開。

《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的作者的岳父素來身體健康,但被一種“未知病毒”感染後,從12月28日發現患病到去世僅僅只有29天,過程中“輾轉了5家醫院,經歷輸血、進ICU、上人工肺、插管”,用盡了各種複雜的救治手段,並且費用極高,至少近30萬。

財新文章稱,該患者初次就診後第五天才用上了流感對症藥物,到就診第九天(1月8日)後才確診為流感。

有醫師專門總結該患者病例時表示,如果“盡量早識別流感,早使用抗病毒治療”,可以避免讓病人發展成重症。也就是早醫治該患者可能不會死。

統計流感死亡案例隱患

財新文章表示,疾控中心副主任馮子健曾說,“今年感染流感的患者人數眾多,嚴重病例、死亡病例的絕對數值有所提高。”

以香港為例,1月1日至9日,“九天之內共出現成人嚴重流感24宗個案,其中10人死亡,多為65歲以上老人。 大陸1日至7日流感暴發疫情起數顯著高於往年同期,未見報告死亡病例。”

財新文章以去年夏季流感期為例,5月至8月左右,香港與廣東同處甲型H3N2流感高發期。“其中香港確診流感患者近1.5萬例,死亡人數超過300人,而廣東省截至8月6日報告流感病例超過7.4萬例遠超香港,死亡病例卻只有3例。”

財新文章揭露:“在中國 大陸,衛生部門通常只把其死亡原因歸因於心血管疾病,而不報告為流感死亡病例。”並強調:“中國大陸的流感死亡率登記數據相當低,這或許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公眾的認知。”

就在上周,香港政府網站曾通報,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2月14日接獲中共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下稱衛計委)通報,在2月10日至14日期間確診居於江蘇溧陽市的一名68歲女子,感染甲型禽流感(H7N4),此病例成為全球首宗。

但是,大紀元記者查詢,在中共衛計委官方網站上,除了禽流感H7N9的相關訊息外,沒有出現上述相關消息。而且中共官媒對此疫情沒有報導,只有一些大陸網民轉載了香港方面的相關消息。這意味著,中共官方並未對 大陸普通民眾通報此次疫情。

分析:中共掩蓋疫情

上述文章《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在社交媒體上引起輿論廣泛關注後,澎湃新聞網於2月12日發表社論文章,文章表示,今年1月初衛計委稱今冬流感樣病例就診百分比和流感病毒檢測陽性率均顯著高於過去三年同期水平,並承認一度個別醫院的兒科處於癱瘓的境地。

文章提到,上個月衛計委發行了《流行性感冒診療方案(2018年版)》,而上一版本還是七年前的2011年版。

社論還強調,“流感不是普通感冒,不能夠再輕視它了,從公民個體到職能部門都應有這個意識。”

北京時局觀察員華頗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流感曾幾次造成世界性傳播,包括1958年貴州流感大流行造成的大量人員死亡。

“政府本應該承擔的公共責任推給民眾,這是很無恥的。”他說,“現在民眾的生活壓力如此之大,中共又把老百姓的醫療衛生問題推給市場,造成老百姓小病扛、大病等死的現象,這是政府應該進行檢討的。所以現在社會輿論一直在呼籲要給老百姓免費醫療,但是政府卻恬不知恥地說‘中國國情不適合’。這些制定醫療政策的官員,都有免費醫療保障,而普通民眾卻沒有得到相應的醫療保障。”

華頗認為,中共隱瞞疫情是一貫做法,也是問題的根源。他回憶,“當年薩斯爆發時期,當時中共頭子江澤民為了‘維穩’大肆隱瞞嚴重疫情,導致很多無辜民眾因此死亡。”

“所以後來人們一直在呼籲疫情信息要公開,但是中共官僚系統往往不能及時公布疫情,並採取有效措施,所以產生了嚴重後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