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澳洲總理特恩布爾訪美 朝鮮與中國議題主導首腦會談

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在日本東京以東的船橋市舉行的一次軍事演習期間視察一輛軍車。(2018年1月28日)

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率領陣容龐大的經濟代表團於星期三開始對美國進行正式訪問。除了經貿問題以外,如何對付朝鮮的核危機以及一個日益強勢的中國預計將主導美澳兩國領導人的會談。

特恩布爾訪美行程

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星期三到星期六對美國進行正式訪問。抵達華盛頓後,他首先會與美國財政部長努欽舉行會晤,隨後與國土安全部部長尼爾森會談。他也將與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科茨共進午餐,並與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鄧福德將軍會面。星期五,川普總統與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將在白宮舉行歡迎儀式,歡迎特恩布爾與夫人。兩位領導人隨後會在橢圓形辦公室舉行私下的會談。特恩布爾也會與美國副總統彭斯舉行會晤。

星期六,隨同特恩布爾訪美的澳大利亞工商界代表、澳大利亞六個州中的四個州長與兩個領地的行政領導人將與特恩布爾一起參加美國全國州長協會的冬季會議,參加這個會議的包括美國商界領袖以及40位州長。

尋求拓展美澳經貿關係

特恩布爾這次率領包括20多位企業高管和多位州長在內的龐大陣容的經濟代表團訪問美國表明,澳大利亞謀求進一步拓展與美國的經貿關係。美澳之間有自由貿易協定,但中國目前是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夥伴。

特恩布爾很可能會再次勸說川普總統重新考慮加入目前有11個成員國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很多專家認為,川普總統退出這一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多邊貿易協定的決定損害了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川普總統日漸軟化了他對這個協議的反對態度,最近甚至表示美國有可能重新加入該協議。這被認為給特恩布爾重提這個問題提供了契機。澳大利亞是這個協議的成員國。

強調美澳“百年友誼”

今年是美澳兩國軍隊1918年在法國的哈默爾戰役中在澳大利亞將軍默納什的指揮下並肩作戰一百周年。

川普政府的一位高級官員在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訪美前對澳媒體表示,美澳友誼經受了百年考驗,美國希望看到這種關係在今後一百年繼續發展,因為這事關我們的主權、價值觀、共同繁榮與安全。

朝鮮、中國主導安全會談

在安全議題上,如何解決朝鮮的核危機以及對付日益強勢的中國將主導美澳兩國領導人的會談。

朝鮮在冬奧會期間發起的魅力攻勢提高了人們對在朝鮮問題上取得外交進展的希望,美國也對與朝鮮非正式會談持開放態度,但強調美國會繼續加大對朝鮮的制裁,直到平壤同意就放棄其核武器。預計川普與特恩布爾星期五在白宮會談時會討論如何對朝鮮採取進一步的制裁。澳大利亞積極支持國際社會對朝鮮進行的制裁,而且也實施了它自己的針對外國企業的所謂“二級”制裁。

澳大利亞的分析人士表示,特恩布爾也希望能清楚的知道川普如何看待朝鮮危機的發展方向。

商討如何對付日益強勢的中國

在美澳兩國領導人的公開談話要點集中在兩國“百年友誼”上的同時,他們在私下的討論中無疑會重點討論中國的日益強勢以及對現有國際秩序構成的挑戰。

預計川普與特恩布爾會討論如何進一步加強美澳同盟關係以及如何落實川普政府以美國、澳大利亞、日本和印度為主導的印太策略。

川普政府的一位高級官員表示,美國致力於捍衛一個自由與開放的秩序,川普總統正在採取一個非常大膽而又深思熟慮的政策,該政策尋求儘可能的維持與中國的穩定與合作,但在必要時必須與之競爭。

川普提名出任美國駐澳大利亞大使的美軍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將上個星期在國會作證時表示,中國快速的軍事擴張將很快在各個領域挑戰美國。他建議,美國在能夠合作的地方儘可能的與中國合作,但必要時也必須與之對抗。

澳大利亞的外交政策白皮書和美國國家安全戰略都把中國與俄羅斯視為全球安全的潛在威脅。美國的國安戰略還把中俄視為修正主義大國以及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

在奧巴馬政府任內出任助理國務卿的坎貝爾以及副總統拜登的副國安顧問熱特納最近撰文說,中國是華盛頓現在所面臨的現代歷史上最有活力和最強大的對手。

在特恩布爾訪美前夕,美國情報機構在一份報告中警告說,中國在東南亞的政治高壓和干預已經變得無處不在,直接威脅到澳大利亞等地區鄰國的主權。

預計美國國家情報總監科茨在會晤特恩布爾時會討論這份評估報告以及如何共同應對中國在海外進行滲透、擴展政治影響力的努力。

此前,中國在澳大利亞擴大影響力引起了澳政府的高度關注。澳大利亞重新修訂了情報和間諜法律,並宣布收緊對電網和農業用地領域的外國投資的管控,並表示此舉有助於保衛國家安全。

商討應對“一帶一路”的替代方案

美澳兩位領導人還會討論如何成立一個針對中國“一帶一路”的替代方案,來抗衡中國不斷擴大的影響力。

《澳大利亞金融評論》這些星期報道說,這個替代項目涉及讓美國、澳大利亞、日本和印度這四個區域夥伴的開發貸款方利用私人資本,為商業上可行的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去年10月在提出川普政府的印太策略的時候暗示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是一種經濟掠奪行為。他在這個演講中表示,一些國家,尤其是中國,在印度-太平洋地區一些國家所採取的經濟活動,包括對基礎設施項目提供的融資機制,使這些國家陷入大量的債務,而且也沒有給當地經濟創造多少就業。蒂勒森表示,美國與有關的盟友就如何給印太國家提供另一種選擇進行了討論。

討論話題廣泛

美國是澳大利亞最重要的安全夥伴,而澳大利亞是美國在亞太地區最重要的盟友之一。分析人士認為,除了討論朝鮮與中國這些重點議題以外,美澳兩國領導人的會談還會涉及一系列其他方面的問題。

曾擔任過澳大利亞國防部長和駐美大使的比茲利在接受澳大利亞廣播公司採訪時表示:“總體上講,當澳大利亞總理會見美國總統,全世界都被涵蓋了,各種各樣的事情,我們共有的承諾,我們在伊拉克何去何從等所有其他的問題。”

川普與特恩布爾曾有過不愉快的電話交談

特恩布爾與川普總統曾經在紐約舉行過會面,但這是他首次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在川普執政初期,兩人在電話交談中曾有過不愉快。

根據透露出來的文字記錄,川普去年1月28日在電話上沖特恩布爾大發脾氣,當時二人正在討論美國前總統奧巴馬與澳大利亞制定的一項接收1250位難民進入美國的協議。

川普對特恩布爾說:“這是要我的命。我是這個世界上不允許人們進入這個國家的最偉大的人,可現在我正同意接收兩千人。”

川普在突然中斷與這位澳大利亞領導人的電話交談前說,他已經打了一天的電話了,而這一通電話是最令他不爽的。

不過,川普和特恩布爾事後都否認兩人相處得不好。

特恩布爾:我與川普處得很好

曾經是高盛投資銀行合伙人的特恩布爾訪美前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60分鐘”電視節目採訪時說,他與川普“相處得非常好”,說他們都有經商的背景。

這位63歲的澳大利亞領導人還表示,川普讓他想起已經去世的澳大利亞媒體大亨派克(Kerry Packer),“個大,帶有傳奇色彩,巨自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