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共產主義黑皮書》:契卡鎮壓罷工及反對派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

1918年春強化專政造成的政治影響包括:完全關閉一切非布爾什維克報紙、強行解散一切非布爾什維克的蘇維埃、逮捕反對派領導人,以及殘酷鎮壓眾多罷工。1918年5月和6月,反對派社會主義者的報紙中有205家被最後關閉。在卡盧加、特維爾、雅羅斯拉夫爾、梁贊、科斯特羅馬、喀山、薩拉托夫、奔薩、坦波夫、沃羅涅日、奧廖爾和沃洛格達,孟什維克或社會革命黨人占多數的蘇維埃遭強制解散。每個地方的情景幾乎並無二致:在反對黨勝利及隨之產生新的蘇維埃幾天後,布爾什維克小分隊總是會召來一支武裝力量,通常是一個契卡小分隊。然後,由這個小分隊宣布戒嚴,並逮捕反對派領導人。

捷爾任斯基把其主要合作者們派往最初由反對黨贏得的城鎮。他毫不掩飾地主張使用武力。從1918年5月31日他向其駐特維爾全權代表艾杜克(A.V.Eiduk)發出的指示中,可以清楚地看到這一點:

〝工人在孟什維克、社會革命黨人和其他反革命混蛋的影響下,都進行了罷工,並舉行示威,支持由各個不同的社會主義政黨所組成的政府。整個鎮上都張貼著大幅海報,稱契卡將當場處決任何被發現密謀反對蘇維埃的土匪、小偷、投機者或反革命分子。要對鎮上所有的資產階級居民徵收特別稅,並列出一份包含他們的清單,因為在有事發生時,這將會非常有用。你問如何組建當地的契卡?答案是:只需把你能找到的最堅定的人都集合在一起。他們知道,要讓人們閉嘴,沒有什麼比子彈射入腦袋更有效了。經驗告訴我,你只需要少數這樣的人,就可以扭轉整個局面。〞

解散由反對派掌控的各蘇維埃,以及1918年6月14日將所有孟什維克和社會革命黨人逐出全俄蘇維埃中央執行委員會,在很多以工人階級為主的城鎮激起了抗議和罷工。在那裡,更糟糕的是,糧食問題仍在穩步惡化。在彼得格勒附近的科爾皮諾(Kolpino),一個契卡小分隊的領導人命令其部隊向反飢餓遊行隊伍開火。這次遊行由工人所組織,他們每月的麵包配給量下降到2磅。有10人在遊行中喪生。同一天,在葉卡捷琳堡(Ekaterinburg)附近的別列佐夫斯基(Berezovsky)工廠,有15人在一次會議上被赤衛軍小分隊殺害。召開這次會議是為了抗議布爾什維克人民委員。這些委員被控沒收鎮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財產,並將他們向資產階級徵收的150盧布的稅據為己有。次日,地方當局宣布進入戒嚴狀態,有14人立即被當地契卡處決。該機構避免向莫斯科的總部提及這一細節。

1918年5月下旬和6月,在索爾莫沃、雅羅斯拉夫爾、圖拉,以及烏拉爾斯克、下塔吉爾、別洛列茨克、茲拉托烏斯特、葉卡捷琳堡等工業城市,眾多的工人階級示威被血腥鎮壓下去。在工人階級的環境中,針對〝新奧克拉納〞(New Okhrana)(奧克拉納為沙皇秘密警察)的口號使用得日益頻繁,證明當地的契卡越來越多地參與到這些鎮壓當中。〝新奧克拉納〞為他們所謂的〝人民委員體制〞(commissarocracy)工作。

1918年6月8日至11日,捷爾任斯基主持了第一屆全俄契卡大會,來自43個地方部門的100名代表與會。這些部門已僱用超過12,000名男子。該數字到1918年底升至4萬,到1921年初則突破28萬。契卡聲稱自己凌駕於蘇維埃之上,且根據某些布爾什維克黨人的說法,甚至凌駕於該黨之上。會議宣布,〝作為蘇俄行政權最高執行者,它打算為整個共和國針對反革命的鬥爭負全部責任。〞契卡在這次會議結束時所自稱的角色,揭示了在巨大的〝反革命〞行動浪潮到來之前,政治警察已在運作的活動領域之廣。這波浪潮成為當年夏季的標誌。仿效盧比揚卡(Lubyanka)總部的組織架構,每個州的契卡後來都建立了以下部門和辦公室:

1.情報部門。各辦公室分管對象:紅軍、君主主義者、軍校學員、右翼社會革命黨人和孟什維克、無政府主義者、資產階級和教會人士、工會和工人委員會以及外國人。各相應辦公室將根據上述所有類別,擬定相應嫌疑人的名單。

2.與反革命作鬥爭部門。各辦公室分管對象:紅軍、君主主義者、軍校學員、右翼社會革命黨人和孟什維克、無政府主義者、工會會員、少數民族、外國人、酗酒、大屠殺和公共秩序以及新聞事務。

3.打擊投機和濫權部門。

4.運輸、通訊和港口部門。

5.運營部門,包括契卡特別分隊。

全俄契卡大會過後兩天,政府恢復了1917年2月革命後廢除的死刑。儘管1917年7月死刑被克倫斯基正式恢復,但僅應用于軍事控制區的前線。1917年10月26日(公曆11月8日),蘇維埃第二次代表大會採取的首批措施之一就是廢除死刑。這一決定引發列寧狂怒:〝這是一個錯誤,一個不可饒恕的弱點,和平主義的妄想!〞列寧和捷爾任斯基一直在不斷嘗試恢復死刑,同時也非常清楚,它在實踐中可被契卡這樣在法律外運作的組織用於任何需要的時候,而無須遵守任何〝吹毛求疵的守法主義〞。首例〝合法〞死刑於1918年6月21日由一個革命法庭宣判:海軍上將斯卡斯提依(A.Shchastnyi)成為首個被〝合法〞槍斃的〝反革命分子〞。

6月20日,彼得格勒一名布爾什維克領導人沃洛達爾斯基(V.Volodarsky),被一名激進的社會革命黨人擊斃。此事件發生在這箇舊首都局勢極度緊張的時刻。在前幾個星期,布爾什維克與工人們之間的關係每況愈下。5月和6月,彼得格勒的契卡記錄了70起主要由大工廠的金屬工人所領導的〝事件〞──罷工、反布爾什維克會議、示威。在1917年那些事件之前的一段時期,這些金屬工人一直是布爾什維克最熱情的支持者。當局以大型國有工廠停工來回應罷工。這種做法在其後的幾個月里越來越普遍,意在打破工人的抵抗。沃洛達爾斯基被暗殺後,隨之而來的是彼得格勒工人階級為主的地區前所未有的逮捕浪潮。工人代表大會遭到解散。這是一個主要由孟什維克組成的團體,負責組織工人階級反抗,事實上也是彼得格勒蘇維埃的一支真正的反對力量。解散後,兩天內就有800多名領導人被捕。對於這波巨大的逮捕浪潮,工人們的回應是,號召1918年7月21日總罷工。

列寧從莫斯科寄了一封信給布爾什維克黨彼得格勒委員會主席格里戈里.季諾維也夫(Grigori Zinoviev)。這份文件透露了大量內情,不僅揭示了列寧關於恐怖的概念,也揭示了他的一個離奇的政治妄想。列寧聲稱,工人們是在抗議沃洛達爾斯基之死。他實際上在犯一個巨大的政治錯誤。

〝季諾維也夫同志!我們剛剛得知,彼得格勒的工人希望以大規模恐怖,來回應沃洛達爾斯基被謀殺事件,而且你們(不是你本人,而是彼得格勒黨委成員)正試圖阻止他們:我想對此進行最激烈的抗議。我們在害自己;我們在蘇維埃通過的那些決議中,呼籲實行大規模恐怖,但當採取行動的時刻到來時,我們阻撓了群眾的自然反應。不可以這樣!這些恐怖分子會開始認為,我們是半心半意的。這是揭示真相的時刻:我們煽動和利用針對反革命分子,尤其是彼得格勒反革命分子大規模恐怖的能量,是極其重要的。彼得格勒的例子是決定性的。此致。列寧。〞#(待續)

──轉自《大紀元》譯者:言純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