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國全面建成農奴制:姑娘裸胸勞動、查例假、摸月經

58年11月6日,東安大隊全體社員大兵團作戰,搞農田基本建設。工地上,男女青壯社員千餘人,今天格外不一般。男人們一色的赤膊、一雙赤腳;現場538名婦女中,有300多人在大隊幹部的淫威下,被迫脫去衣服打赤膊。一些姑娘不願脫衣,各連隊幹部和積極分子一擁而上,硬是把她們上身的衣服脫過精光。一些姑娘被脫光上衣後,轉過臉去放聲大哭。

在大躍進年代忍飢挨餓的幼童與老人。(網路圖片)

祭壇上的犧牲

大躍進年代,一個響亮的口號響徹神州大地:“把婦女從幾千年來受家務奴役的地位解放出來!”

那麼,平江縣是怎樣“解放婦女”的呢?

共產主義新創舉婦女赤膊衝上陣

中共中央強調:解放婦女,就是解放生產力。而平江縣的幹部,則把這句話解釋得更加直白一點:解放婦女,就是解放勞動力。

從灶台和家務中解放出來的婦女,被投入到人民公社這部最大限度地榨取農民血汗的絞肉機中,她們遭受奴役,要比男勞力深重得多;她們身受的苦難,要比男勞力悲慘得多。

人民公社實行“三化”,女性按照年齡,被編入不同名稱的連隊:年輕的姑娘小媳婦,被編入“佘賽花”連、“楊排風”連;年輕婦女被編入“穆桂英”連、“樊梨花”連;中年婦女被編入“賽金花”連、“娘子軍”連;老太太被編入“佘太君”連……

宣傳人民公社化的優越性時,平江幹部天天把毛澤東的一句名言掛在嘴上:“時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樣,男同志能夠辦到的事,女同志也能辦得到。”

在大躍進“鼓足幹勁、力爭上遊”的歲月里,平江縣的婦女們,每天和男人一樣搞“大兵團作戰”,

“苦幹死干拚命干”,“流血流汗,改造河山”。但是,平江縣的幹部們,還要挖空心思出奇招,在婦女身上玩出大躍進的新奇招!

當時,各地都流傳這樣一句口號:“鼓足幹勁,赤膊上陣!”平江縣的幹部們很快創造出一個新口號:“干群鼓足幹勁,男女赤膊上陣!”並雷厲風行地在全縣推行開來。

這個“共產主義新生事物”,並不是平江縣幹部們的獨創。在湖南、河南、山東、湖北、河北、甘肅、浙江等地的一些檔案館,我們還能夠找到這方面的原始材料。但是,象平江縣的幹部們那樣大張旗鼓地召開現場會、後來上報中共中央而受到批評者,平江縣是獨此一家。

據當時縣委的材料稱:當時一些公社都搞起了婦女赤膊上陣。但是,正式提出“大搞婦女赤膊運動”的首創權,是東方紅人民公社東安大隊;而據我對當事人的的調查,都說東安大隊黨總支副書記王XX,是這個“共產主義新生事物”在平江縣的發明人。我查閱到了當年縣委的一份材料,這樣述說了這段歷史:

全縣當時流行生產勞動時打赤膊,比幹勁,各工地進行“大兵團作戰”,尤其是各兵團開展勞動競賽時,男勞力必須打赤膊。

東安大隊黨總支副書記王XX動起了歪心思(原件無名字),他在全大隊社員大會上提出:“比政治聽山歌,比勁頭看赤膊!”他進一步闡述:“政治工作活不活躍,就看你們的山歌唱得好不好。‘人有多大膽,地有多高產’,一聽就知道我們解放了思想,敢想敢說敢幹。山歌是人人要唱的,白天唱,晚上唱,幹活的時候唱,開會前後要唱,年輕人唱,老年人也要唱。幹活的時候要幹勁沖天。幹勁大怎麼才能看出來呢?出了白天黑夜干以外,就是要打赤膊。男人打,女人也要打;媳婦要打,姑娘也要打!怕什麼丟人呀,表現幹勁大嘛!不僅不丟人,還光榮得很呢!”

東安大隊黨總支書記張焰山聞訊,感到“這個新生事物硬是要得。別的地方只是搞出來,我們把它搞成運動,這是個創舉!”

東安大隊黨總支開會討論後,決定召開現場會,大張旗鼓地宣傳推廣。

1958年11月6日,東安大隊全體社員大兵團作戰,搞農田基本建設。工地上,男女青壯社員千餘人,今天格外不一般。男人們一色的赤膊、一雙赤腳;現場538名婦女中,有300多人在大隊幹部的淫威下,被迫脫去衣服打赤膊。一些姑娘不願脫衣,各連隊幹部和積極分子一擁而上,硬是把她們上身的衣服脫過精光。一些姑娘被脫光上衣後,轉過臉去放聲大哭。

張炎山大怒,罵這些女人們是“給臉不要臉!這是共產主義勞動的新生事物,你們再哭喪,就是破壞共產主義!”

各隊幹部奉命制止那些哭泣不止的女人。副書記王XX罵道:“臭婊子!好事讓你們哭壞了!打個赤膊有么子了不起的嘛!不就是露兩坨肉嗎?哪個還敢不拿工具搞勞動的,小心請她吃傢伙!”

張焰山拿著喇叭筒,站在地頭上大談“共產主義新生事物”的“偉大意義”,連隊幹部手持棍棒和繩索,圍著赤膊的婦女們督戰,眼睛刀子似的挖向女人們的胸脯上,嘴裡還用勁吆喝這個出力,那個使勁。

那些姑娘媳婦的父兄丈夫們,只是在一邊低著頭默默地使勁幹活。現場有幾個姑娘媳婦想反抗,連聲大喊自己的父親或丈夫,要他們快來“救命啦!”但是,當時沒有一個人上前抗爭。據事後調查,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心裡很難受。但是,幹部們用“共產主義”大帽子往下壓,誰都怕說得不好,惹出幹部的傢伙上身。

男社員劉傅興實在看不下去了,站出來哀求道:“大姑娘就不要打赤膊了吧?”

X連謝指導員正在圍著一個哭泣不止的大姑娘訓斥,一聽這話,“股眼裡頭都冒出火來,”他趕上前大罵劉傅興“放你娘的狗臭屁!大姑娘不打哪個打?!”隨即喝令:“劉傅興,你反對大躍進,反黨反社會主義,反對三面紅旗!快快跟老子跪下!”

一群幹部和積極分子一擁而上,把劉傅興按倒在地。劉傅興從上午一直跪到天黑。當天罰他餓飯。

東安大隊“婦女赤膊上陣”不僅沒有達到制止,反而成為“先進經驗”,在全縣自發地推廣開來。各地在學習推廣中,“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創造出許多稀奇古怪的新花樣”。

三陽公社石坪大隊總支委員唐緒普,規定婦女來了月經要掛牌,並要脫褲子,經他動手摸過檢查才准假。他所在的長嶺生產隊麻嶺作業組,有11個適齡婦女,個個被他“檢查”。他對長得漂亮點的,經常是一摸上手就沒個完,也不管手上有血沒有血。對於他看不上的婦女,他經常一聽請假,掉頭就走,既不檢查,也不準假。這個“制度”一直堅持到1960年“三反”運動才停止。

1959年冬季,石坪大隊勞動力調上高沖水庫工地,貧農婦女洪笑英來了例假,幾次請假不答應,月經流到腳背上,洪笑英實在扛不住,再次找他去請假。唐緒普不斷不批准,還說她是要偷懶,當場使勁抽了她兩個耳光。

1960年11月29日,平江縣委派駐三陽公社整風整社工作組向縣委發出《關於三陽公社“五風”情況的初步綜合》。該報告說:“由於唐這樣,全隊11個婦女,犯月經病的4人,子宮下垂的2人,其他五個身體都不夠好。”

東方紅公社8個管理區(大隊)大力推行“赤膊化”,尤其強調“婦女赤膊上陣”。

該公社托田大隊更上一層樓,竟然把“婦女赤膊上陣”,畫成婦女赤身裸體上陣大躍進的宣傳畫。大隊還用黑板報、廣播筒、大標語等式,大力推廣“婦女赤膊上陣”,進行“婦女赤膊上陣”的“共產主義大競賽”。

大隊書記提出:“共產主義大競賽”,就看婦女打赤膊!要進行“插紅旗,拔白旗”的評比競賽。哪個小隊婦女赤膊率高,那個小隊就是“共產主義大競賽”的紅旗單位;哪個小隊婦女赤膊率低,就要插白旗,就要追查小隊幹部的原因。

一時間,在東方紅公社,形成了幹部大躍進比幹勁,專比婦女打赤膊有多少的“共產主義大競賽”高潮!不管天晴還是下雨,不管是天寒地凍還是颳風落雪,東方紅公社的“娘子軍”們,出工都是一色打赤膊!!!

東方紅公社推廣“婦女赤膊化會”後,婦女們私下說:“這個共產主義不得了,先打赤膊,後打赤腳,今後恐怕就會打條胯嘍!”也有婦女私下猜測:“共產黨,共產黨,只怕共產主義真的要搞共產共妻吧?”

由於當時人民公社實行“男營女營”,夫妻分居,人們越想越怕,生怕真的實行“共產共妻”。一時間謠言四起,人心惶惶,會道門徒也開始四處活動,傳播“三世末劫”等觀念。平江縣社會和人心大亂。

“婦女赤膊化”,激起民眾的極度憤怒。一些有良知者,紛紛上書中共中央、湖南省委和湘潭地委。

由於中共中央、湖南省委和湘潭地委關於糾正“婦女赤膊化”的指示,平江縣委開始把這個問題當作“認識問題”,提出停止。11月28日,曾經很欣賞“婦女赤膊化”、並親眼目睹過現場情況的平江縣委常委侯印,在“平江縣人民公社社隊幹部會議”上,開始對“婦女赤膊化”提出批評。他說:“東安大隊的婦女赤膊運動,黨委書記張焰山不但不加制止,反而召開現場會推廣,這就是對什麼是正確的什麼是錯誤的,什麼是反對的,什麼是提倡的不明確,是非不清。”

直到1959年3月,在整風運動中,平江縣委才正式認識到問題的錯誤性質,予以正式煞車。縣委書記朱文軒,在“湘潭地委王書記、樊部長、張副部長”坐鎮的平江縣委擴干會議上做《關於一九五八年工作總結的報告》中,把它作為“嚴重的強迫命令”、“民主作風差”的問題,提出批評:“東安大隊還強迫婦女赤膊化,提出:‘幹勁沖天看赤膊,政治空氣看山歌’。”

至此,“婦女赤膊化”被正式制止。

3.2查例假,摸月經!

在“跑步進入共產主義”的歲月里,東方紅公社的“共產主義新生事物”,竟然煽起了更多幹部大搞“共產主義偉大創舉”的新激情。一時間,“婦女赤膊賽詩會”、“婦女赤膊演講賽”、“佘賽花赤膊鍊鋼爐”、“樊梨花赤膊挑炭隊”……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東方紅公社的幹部們搞出“偉大創舉”,燈塔公社的幹部更是挖空心思,花樣翻新,竟然“發明”出“檢查月經”的“共產主義勞動制度”!

女人從少女時代來月經,一直到更年期止。因其月月經血定期來潮,其間不得從事重體力勞動和房事,故亦稱之為“例假”。平江縣各人民公社條例中,也明確了婦女“例假”休息的原則。

大躍進聲稱“解放了婦女勞動力”,“男女都一樣”。但是,大躍進不能不讓婦女來月經,來了月經還是得休息。而每個女人的月經期不一樣,就是同一個女人,其月經期也不一定穩定。

人民公社的幹部們,開始為婦女月經期的問題而煩惱。大躍進任務重,婦女今天你請假,明天她休息。當時,好些公社規定:“裝病偷懶的一律不得請假”,大多數幹部對於病患社員就是一句話:“裝病偷懶,明天出工”。但女人月經例假還是得讓她們休息吧?一個連隊婦女上百號,指導員、連長哪裡搞得清哪個婦女哪天是她的例假期?有沒有藉著例假裝病偷懶的?

平江縣幾個公社的幹部,都曾為這個問題向上請示,而不得要領。

燈塔公社三和大隊的幹部想出了絕招:在全縣率先建立起月經登記薄!到期按規定休假三天。

燈塔公社一營二連連長和指導員還是不爽。一些婦女聲稱:“月經期不穩”,經常和幹部們吵吵鬧鬧要求請假。連長和指導員專門咂摸了好多天,終於開了竅:來沒來月經,一查就知道嘛!這兩個傢伙,為找到“加強共產主義勞動制度的新創舉而興高采烈。當晚,二人在連部幹部小灶炒菜加餐,飲酒慶賀。

於是,燈塔公社一營二連發布新規定:建立婦女月經登記薄,“對期的准假三天,不對期的進行檢查。”檢查的執行人,為該連主要負責人。

這一天,女社員李月蓮的經期對不上,比上個月提前了好幾天。李玉良連長和指導員按照規定開始詢問:“李月蓮你是真的還是假哦?”李月蓮一臉通紅小聲說:“這個事還有得假嗎?”

“那不行,你說來了月經,哪個曉得嘛。這樣吧,按照新規定,你就脫了褲子,讓我檢查檢查吧!”

李月蓮一直是隊上的積極分子,思想覺悟一直很高,平時口口聲聲聽共產黨的話。但是,共產主義覺悟再高,她也不願意脫了褲子,讓人家摸她這個大姑娘一把的程度。她臉紅脖子粗地表示堅決不行。

李玉良走上前來說:“這樣吧,照顧照顧積極分子,你不脫褲子,讓我摸一把。”他一手拉住李月蓮,一手伸進她的褲襠中。果然摸到一手血。李連長“哈哈”一笑,批准了她三天假。

李玉良連長和指導員“摸一把”的“先進經驗”,在幹部們吃夜餐的時候,你一口酒,我一塊肉,淫聲浪語中傳播開來。很快,一些大隊幹部開始了“摸一把,查月經”。繼燈塔公社之後,紅旗公社、擁江公社、紅色公社、東風公社的一些地方,凡婦女月經不對,幹部必查!

對此,我詢問過當地的幾位過來人:為什麼婦女為了三天的例假期,竟然就肯讓幹部摸一把?人們告訴我:那年頭,社員被幹部們整的死去活來的,哪裡還有人格和羞恥啊?你是想不到的,在那種天天沒日沒夜地苦戰中,人們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夠找到休息的機會!不要說摸一把,歇三天了,好些年輕漂亮的大姑娘,為了安排個輕鬆點的活計,晚上還得陪著幹部睡一夜呢!

1958年11月28日,在“平江縣人民公社社隊幹部會議”上,燈塔公社營長、連長、工作幹部共166人與會。在討論發言時,《會議簡報》第4期刊登:《燈塔公社幹部作風排隊》中這樣寫道:

(7)摸月經。三和大隊建立了月經登記薄。四營二連婦女李月蓮,不久時間報了二次月經。連長李玉良說她是假貨,竟用手去摸。

(8)打赤膊。合勝大隊在修水利中,發動社員打赤膊競賽,男社員打了,就逼婦女打赤膊.他們說”誰不打赤膊,誰就生產沒勁頭.”參加修水利的2個婦女都打赤膊上陣了。

縣委書記朱文軒在平江縣委擴干會議上《關於一九五八年工作總結的報告》中,代表縣委檢討說,我們的幹部作風存在問題,“有的月經來了,不能出工,幹部惡劣地喊要他脫褲子檢查。

(作者原籍燕趙,長於湖湘,北京大學法學碩士,原中央黨校教師。自稱“當代中國有良知的共和國史學家”。調查地:湖南省平江縣,以平江起義聞名全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