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裴廣度:誰在製造分離

許多人也許還沒注意到,有一種最現實的分離正在越演越烈,前兩年已經有統計,中國大陸向外移民上升到世界第四,這兩年,你看看網上的言論就知道了,有一種說法很極端:快跑吧,再不跑,你不死於一場經濟危機,就是死於一場文革。

西藏,處處有著純凈的山和純凈的水。圖為納木措湖(維基百科)

分離原本是自然界一種常態,雄獅長大後一定會離群獨創領地,小麥、大米通過分櫱、分離產生更多穗粒,孩子成年後也都會分離出新的家庭,甚至地球,如果沒有分離出月亮,那黑夜真是永恆黑夜,你除了數星星,可還想吟詩作賦?但是族群、宗教、國家、政黨出現後,分離就變得複雜,甚至分離在很多人眼裡都成了負面概念,尤其在中國大陸,指責別人分離主義、分裂主義、獨立主義總是一副大義凜然、義正辭嚴的樣子。

族群和國家其實都是在野蠻中產生的,本質就是殺掠的邊界,如果世界沒有族群和國家,也就沒有高牆和各種各樣的壁壘,大家在地球上自由遷徙、自由選擇,自由詩朗誦,所有人的編號只有一個:地球人9966,而不是像現在:監獄編號9527。人類發展到今天仍然在上演一部大的《監獄風雲》。宗教起源於尋求庇護和靈魂安放,但是所有的神都應該是愛人的,否則又怎麼稱其為神?如果神之間真的有爭議,那也應該該是大神們坐上圓桌,對話協商解決。神不會讓你搞活人獻祭,也不會讓你消滅異教徒,更不會讓你消滅異端邪說,因為人在神的眼裡不過是幼稚園的孩子,任何匪夷所思,神只會笑的。

最讓人無語的是政黨,起源最晚,有著看似“偉大”的理念,但對人類的傷害最大最極端,納粹、布爾什維克、赤棉、朝鮮勞動黨……迫害人、殺人最多的依然在台上做夢。它們的出現只為告訴你:生命、人性、尊嚴絕不是人該擁有。今天吸引大眾眼球的埃塔、ISIS、塔利班……對它們來說,還沒上過學前班。

今天,人們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非自然狀態的分離,關注為什麼會分離,到底誰在製造分離尤為重要。文明社會,人不能欺負人,人也不能任意殺人。如果不歸信胡大、安拉就要被殺,手無寸鐵時,只好選擇離開。同樣,手裡有本主義更不能欺負人,主義不管是對是錯,都是為增進人類的福祉,絕不是揮舞著欺負人的權杖。

說某黨欺負人它肯定不樂意,雖說自它成立以來,欺負欺騙一直做出來,但你不能說,說了就是你的錯。你只能說:偉大的黨,請不要用錯誤的方法製造分離。說完還要雙手捂臉。說話恐懼,壯著膽說,隨時還會被封口,但你還不能說這叫欺負,要說是陽光雨露的關懷。

鑒於大陸上千家媒體,本質只有一個媒體,也就是黨控媒體,找不到問題坦露。談論問題也只能說自己的親身感受:

新疆去過幾十回了,跑過不少地方,各種奇美的風光已不好列舉,最喜歡夜市,喝啤酒,烤羊腸,陣陣香風飄過,維吾爾族姑娘長裙搖曳。近期又去趟烏魯木齊,感覺一個字:慘了。火車站層層安檢,路口到處是特警,大點超市、大點賓館到處特警,甚至火葬場都5,6個特警,隨時都是檢查。我在想,要是恐怖分子炸火葬場,把死人炸活,那可太喜慶了。沒有4G網路,手機總顯示“H”網,打開圖片、檔都很困難,被告知害怕暴恐分子傳遞有害資訊,必須這麼做。我想問,如果暴恐分子要往水裡投毒,是不是大家就不要喝水了?夜市沒了,維族人也沒見幾個,據說維族人在烏市租房,必須報批,否則誰出租收拾誰。有沒有搞錯?這是別人世代居住的地方,對主人還有沒有起碼的尊重?損害別人的自由你就安全了?對待嫌犯尚有‘疑罪從無’原則,怎能對普通人實行有罪推定。作家依漢曾說:“土耳其的影響能夠一直伸展到黃河。”要不要把黃河以北全部戒備森嚴?

新疆有著中國大陸六分之一國土面積,希不希望她自由繁榮、安居樂業?暴恐分子只是極個別人,7.5事件很慘烈,但比不上紐約9.11吧,別人是怎麼做的?人家只針對本拉登和基地組織下手,普通穆斯林該吃吃該喝喝,生活沒有受到任何影響,據紐約時報報導,9.11以後,穆斯林反而移民去美的更多了,是不是該問問吸引力是怎麼形成的?做生意的朋友已經有從新疆撤回大陸的,現在這狀態,我是再不想去新疆了。

去過幾回西藏,純凈的山純凈的水,到處都是純凈的大眼睛,皮膚黑,衣服也算不上乾淨,但那一雙雙眼睛清澈見底。苦修來世,一心向佛,不像我等俗人,物慾蒙眼。同樣,沉浸大美山水的心情,總是被一個又一個檢查站堵的破碎。一次在賓館前台,偶遇服務員在給公安彙報,住了幾個新疆人,住了幾個青海人,我才驚奇發現,原來青海藏族入藏也是受監控的。

藏族和伊斯蘭暴恐分子兩個概念,佛門弟子,極端抗議都用自焚。一雙純凈的眼睛被烈火燒焦,是人都該痛的。一定要問:為什麼?為什麼?當然,你可以列舉這些年的援助建,包括鐵路爬上世界屋脊。但修佛之人物慾低,這些是別人最想要的嗎?活佛轉世你們要管,沒有黨,佛都做不了月子。事佛供佛,結果你們把公僕老大頭像往別人家裡掛,而且都掛到了“5人時代”你們家保姆相片是不是掛客廳供著?

香港只去過一次,印象深刻是向一位女士問路,女士不光指路,怕我找不到,領著我穿過幾條街,快到目的地才離開,這素質還有啥說的,百年君憲浸泡真不是蓋的。謬論是說素質低不適合民主,素質高呢?是不是該幫助別人實現民主?別老想領導,侏儒能領導姚明打籃球嗎?再說,美國總統既不領導州長也不領導鎮長,聽誰說過美國的州鎮不屬於美國了?

沒去過台灣,只是看到馬英九動不動被罵的下跪,蔡英文為了辦公室空調溫度不停解釋,知道別人主僕關係是順的。大陸什麼都不高,只有公僕地位高,到現在還有侮辱公僕罪。既然別人跑在前面,要懇求別人等一等,不要沒事又亮刀又亮劍,既然說血濃於水,兄弟鬧分家,只能含淚挽留,難道要殺了兄弟,搶了財產?

許多人也許還沒注意到,有一種最現實的分離正在越演越烈,前兩年已經有統計,中國大陸向外移民上升到世界第四,這兩年,你看看網上的言論就知道了,有一種說法很極端:快跑吧,再不跑,你不死於一場經濟危機,就是死於一場文革。

暈,人心都不在故鄉在它鄉,蒼涼黃土還能承載夢想?分離只是告訴你,沒有底線,沒有規則,是人都不會陪你玩了。人間道,主線只有一條:對民是“法無禁止即可為”;而對政府政黨,則是“法無授權不可為”。動拳頭動槍只是加大分離的溝壑,但是這溝壑最後會埋了誰?#

--轉自北京之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