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醫學界一大爭議終於有結果了!這葯有效

抗抑鬱葯究竟有沒有效?研究者說,一項最新研究的結果,平息了醫學界其中一個最大的爭議。

這項發表於醫學期刊《柳葉刀》的研究分析了522項臨床試驗的數據,涉及116,477人,證實21種抗常見抑鬱葯,在緩解抑鬱發作癥狀上較糖丸(dummy pill)更有效,但亦同時顯示出不同種類的藥物之間,藥效有極大差異。

2016年,全英共有6470萬次抗抑鬱葯處方,較2006年上升逾一倍,但坊間一直質疑抗抑鬱葯的效用,一些測試更稱它們不比安慰劑有效。

英國皇家精神科醫學院(The Royal College of Psychiatrists)指,這項研究“終於為圍繞抗抑鬱葯的爭論划上句號”。

是次研究為綜合分析(meta-analysis),使用一些非公開數據,以及522次針對成人抑鬱發作的臨床測試數據,證實這21種抗抑鬱葯全部比糖丸有效;不同抗抑鬱葯與糖丸相比有效的程度,由三成至超過兩倍不等。

領導是次研究的學者、牛津大學精神病學系副教授安德瑞·奇普里亞尼(Andrea Cipriani)向BBC表示:“究竟抗抑鬱葯對治療抑鬱是否有效,是長久以來的爭議,今次研究是最後答案。”

“研究發現,最常見的處方抗抑鬱葯,對輕微至嚴重的抑鬱癥狀有效,這對病患與醫生而言都是好消息。”

抗抑鬱葯是“不能說的秘密”?

英國著名脫口秀藝人基斯頓·塔爾博特(Christian Talbot)也有患上抑鬱症的經歷。三年半前,他發現言語治療不再有效,開始服用抗抑鬱藥物。

塔爾博特醫生告訴他,其抑鬱病因是血清素不足,影響了他的心情、情緒及睡眠

塔爾博特說自己一開始對服用抗抑鬱葯很抗拒,因為他害怕服用後會令自己變得神智不清、敏感度降低,但開始服用後,他很快就感受到其良性效用。

“不是說會感覺到極大的變化,但我確實覺得肩上有什麼重擔卸了下來。我沒那麼不安了,感覺更加平和。”

塔爾博特認為,服用抗抑鬱葯似乎是大家有意迴避的話題。

“我不知道大家是害怕談論,還是覺得羞恥,但抗抑鬱葯跟一般的藥物沒有什麼區別,只是它治的是心理疾病而非生理疾病。”

“有力證據”

是次研究的參與者指,這項研究成果有助於醫生選擇最適合的抗抑鬱葯,但不代表所有病患均要轉用其他藥物。他們強調,研究成果得出的,是不同藥物的平均藥效,而不是藥物對特定性別、年齡層、癥狀嚴重程度不同的病患的藥效如何。

研究者說,今次研究的數據大部份是用藥八星期的效果,因此這些數據未必適宜用作評估不同藥物長期服用的效果。

他們還補充指,這項研究的發現,不等於說抗抑鬱葯必然是治療抑鬱的第一選項:“除了藥物以外,醫生亦應同時考慮其他可行選項,如心理治療等。”奇普里亞尼解釋。

英國皇家精神科醫學院教授卡米尼··柏里安蒂(Carmine Pariante)則說:“是次綜合分析,清晰顯示這些抗抑鬱葯能有效改善心情、協助人們抵抗抑鬱,終於為圍繞抗抑鬱葯的爭論划上句號。”

“較為重要的是,這份報告分析了製藥企業的非公開數據,顯示這些企業對研究的資助,並不影響結果,證實抗抑鬱葯的臨床實效,並不受葯業資助的宣傳影響。”

然而柏里安蒂教授亦指出,這份研究對於如何治理難治性抑鬱症(Treatment-resistant depression),以及抑鬱病症無法以上述21種藥物治療的病患,沒有新的發現。

倫敦大學學院精神流行病學教授格林·劉易斯(Glyn Lewis)形容今次研究“非常好”,是抗抑鬱葯藥效的“有力證據”。

“抗抑鬱葯經常被傳媒質疑,但這項研究顯示,它們有助於控制抑鬱症患者的病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