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貞岩:鋼釘鋼板興奮劑下的中國體育黑幕

體育的初衷是建立在民間人們愛好的各項運動基礎上的一個為了健身發起的競技活動,可是在中國,在中共的治下一切都被扭曲了,就連體育界也不能倖免。剛剛在微博上看到一位曾蟬聯三屆世錦賽的冠軍嗮出她自己的一張雙腿布滿鋼板和22顆鋼釘透視圖片,同時配文稱「沒有誰能隨隨便便成功」。看後,人們很是震驚,這還是人的腿嗎?!腿都這樣了今後咋生活呀?​​​​有的不免興嘆:你是否也會為夢想不惜一切?其實,此冠軍的遭遇和爆料只是中國體育界悲劇冰山的一角。

原中共體委醫生薛蔭嫻,因曝光中共官員強逼運動員使用興奮劑黑幕,全家遭到當局報復。(自由亞洲電台)

體育的初衷是建立在民間人們愛好的各項運動基礎上的一個為了健身發起的競技活動,可是在中國,在中共的治下一切都被扭曲了,就連體育界也不能倖免。剛剛在微博上看到一位曾蟬聯三屆世錦賽的冠軍嗮出她自己的一張雙腿布滿鋼板和22顆鋼釘透視圖片,同時配文稱“沒有誰能隨隨便便成功”。看後,人們很是震驚,這還是人的腿嗎?!腿都這樣了今後咋生活呀?​​​​有的不免興嘆:你是否也會為夢想不惜一切?其實,此冠軍的遭遇和爆料只是中國體育界悲劇冰山的一角。

多年來,中國的很多在國際體育賽事奪得獎牌的健將們,很多在退出比賽後,不但身體沒健,卻幾乎都成了殘廢了,過早殞命的也不乏其人。為了拿成績,他們被教練野蠻的流氓式的超負荷的訓練,很多運動員身心俱傷。在2016年再版的《馬家軍調查》一書,披露了17年前馬家軍運動員使用興奮劑的內容。據報,當年薄熙來夫婦對馬家軍造假大力支持。而陸媒文章還特別點到江澤民曾接見馬家軍的一幕,頗為引人深思。

這兩個報導讓馬家軍背後的黑幕和黑手得以現形。有大陸媒體人分析認為,官方媒體讓事件“另類曝光”背後可能涉及政治原因:選擇在這個時機曝出馬家軍的醜聞,也是在揭露江澤民的醜事。大陸騰訊體育在當時也曝光說,1998年中國知名作家趙瑜撰寫的《馬家軍調查》一書,其中第14章《葯魔重創馬家軍》中,有3萬字關於馬家軍隊員控訴被逼迫服用興奮劑的內幕,由於當年出版時因話題過於敏感被拿掉。大陸荊楚網轉載“周說公眾號”的文章說,目前興奮劑部分內容得以曝光,是因為多名運動員和隊醫曝料印證了一點。那就是:自1991年開始,馬俊仁強迫選手們服用興奮劑,並親自上陣強行為運動員親自喂服或者注射針劑興奮劑,隨後這些女隊員身上出現的多種不正常變化,如聲音越來越粗、不來例假、肝病越來越多等。2009年,前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袁偉民推出專著《袁偉民與體壇風雲》,書中首次從官方角度證實馬家軍隊員因服用興奮劑,導致尿檢超標而無緣參加2000年悉尼奧運會的內情。

顯然,有薄熙來、江澤民在背後撐腰,在魔性操控下的馬俊仁對馬家軍隊員的蹂躪、摧殘有恃無恐。馬家軍知名隊員王軍霞在馬俊仁的手下遭受了很多驚人的苦難,後因王軍霞實在忍無可忍進行抗爭,遭到懸賞500萬買她的人頭,300萬買毛德鎮的人頭及其它死亡威脅。王軍霞披露,當時馬俊仁常說,“你們這些丫崽子,離開我什麼都不是。你們就是一群驢,就是畜生,就不是人”,“我讓你們做什麼,你們就做什麼”等。在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摧殘下,王軍霞患上了神經性嘔吐,後來不得不逃到了美國。

一名前中國體操隊醫生曾向澳大利亞媒體披露,上個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大陸運動員使用違禁藥物是中共官方的政策,所有運動員無一倖免地都要接受這種安排。

在長期服用興奮劑藥物的情況下,一些女運動員出現男性化特徵。曾拿過全國冠軍,打破過全國紀錄和世界紀錄、退役後一度在浴池當搓澡工的鄒春蘭回憶,小時候訓練的時候,她在教練的要求下吃了很多不明藥物,導致她向男性特徵轉化,最終她長出了鬍子。她告訴《時代》記者,(中共)國家體委“一切為了金牌”,致使她身體里有太多男性荷爾蒙,以至於失去了生育能力。她透露,從她剛滿16歲進入體工隊時,就開始服用“大力補”,每天1粒,直到1993年退役,達6年之久。當時,教練說這都是營養葯,補身體的。但鄒春蘭發現自己和女隊友均出現汗毛變長、嗓音變粗。教練說,長鬍子正是因為吃了“大力補”,這種葯屬於男性激素。筆者曾在大陸採訪過鄒春蘭本人,正如其所說。

類似現象還有披露出的山東一個訓練基地。一位名叫Hannah Beech的人走訪了山東省東部一個破舊的體育學校,那是一個小學改造過的健身房,是一個舉重訓練地。每次訓練後,孩子們走到一個桌子前,上面神秘的排著一些紙杯。孩子們用長著繭子、沾著粉筆灰的小手拿起紙杯里的幾個藥丸,就著溫水大口大口的吞咽下去。 Hannah Beech問了一個女孩這是什麼藥丸?女孩答:“這些藥丸讓我強壯。”這時,一個警惕的教練走過來干預,說這些藥丸都是“天然草藥”,並試圖把Beech從房間里推搡出去。這時Beech問能不能給她一個藥丸帶回家——她想看看這到底是不是中藥藥丸。教練拒絕了,理由是這些藥丸非常昂貴,不會浪費給一個中共體育制度之外的人。

畸形訓練後的運動員身體免疫力紊亂,夫妻運動員雙雙遭難。1990年打破亞洲舉重紀錄,被稱為亞洲第一大力士的才力,曾拿過60餘個冠軍,為保持運動員的競技狀態,造成過度肥胖身患重疾,退役僅5年,疾病接踵而至,因無錢治病而悲慘離世。據報導,他離世的當天,家中僅有300元人民幣,女兒只有3歲。才力的遺孀劉成菊,也曾是一名舉重運動員,靠著擺地攤、送奶養活自己和女兒。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在2012年,劉成菊被查出了乳腺癌,這個家庭徹底塌了。劉成菊說自己就算是去要飯,也不會再讓孩子搞體育這行了。

反對吃興奮劑就是“反對黨、反對政府”。據海外媒體報導,薛蔭嫻女士早在60年代就進入了中共國家體育委員會,在數十年間,曾擔任國家隊11個隊的醫務監督大組長,並擔任李寧、樓雲等奧運體操名將的指定運動醫生。上世紀70年代末,中共倡導使用興奮劑,薛蔭嫻成為體制內罕見的公開反對者,並拒絕給李寧等體育明星打興奮劑。據薛蔭嫻介紹,舉重、游泳、田徑和體操等金牌項目,都是使用興奮劑的重點領域。當局一方面強迫運動員系統的服用興奮劑,另一方面,研究怎樣能躲避藥物檢查的方法。薛蔭嫻在數十年間寫有68本工作日誌,大量記載了中共體育界使用興奮劑的證據。十年來,薛蔭嫻因反對、曝光中共體壇使用興奮劑,丈夫被打致死,自己患重病而北京數家醫院拒絕為她治療,兒子被迫失去工作。2016年,她做醫檢時被查出患有重病,北京幾家醫院都拒絕給她提供治療。無奈之下,在友人的幫助下,今年6月與兒子楊偉東、兒媳一起逃到德國,申請政治避難。

游泳健將面臨癱瘓,23歲被迫退役。據維基百科介紹,1987年亞洲十佳運動員,被譽為中國游泳界“五朵金花”之一黃曉敏1983年第五屆全運會上,年僅13歲就獲得200米蛙泳第三名。1985年黃曉敏接連打破了梁偉芬5年前創造的100米和200米蛙泳全國紀錄。1987年2月,黃曉敏參加阿雷納國際短池游泳邀請賽,奪得50米、100米、200米蛙泳三塊金牌,成為這次比賽獲得金牌最多的外國運動員。被評為全國十佳運動員,同年獲得“亞洲十佳運動員”稱號。1988年9月在韓國漢城(今首爾)舉行的第二十四屆夏季奧運會中,在女子200米蛙泳項目中獲得一枚銀牌,成績為2分27秒49,實現了中國隊在奧運游泳項目中獎牌零的突破。在她的運動員生涯中,又獲得過3枚亞運會金牌、11枚世界盃游泳系列賽金牌。1990年再獲北京亞運會蛙泳金牌。1994年黃曉敏稱因長期強化訓練出現風濕、心律不齊等病症,並面臨癱瘓的危險,結果在23歲便被迫退役。幸好1999年,黃曉敏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所有傷病都消失了。

此外,中共體壇貪腐、潛規則現象嚴重。中國體育界高層腐敗問題觸目驚心,日前由中共官方刊文踢爆體育界各類腐敗亂像,包括收受巨額賄賂、操縱比賽、運動員能否出場、裁判員用誰、比賽名次、金牌歸誰、假球、賭球等等都成了體壇官員“中飽私囊”的斂財手段。體育界的亂象也隨著江澤民倡導的“悶聲發大財”而“與時俱進”了。

讀了此文披露的體壇黑幕,人們不禁要問,中國的體育是健身還是摧殘人的健康?是正常的娛樂式的健身運動還是陰暗、恐怖的黑社會拼殺?鋼釘鋼板興奮劑下的中國體育黑幕,該下課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