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方可成:馮小剛逼女演員跳舞事件:但求將心比心

如果你認為「中國人都是整天做數學題的書獃子、英語口音嚴重、性能力差」的刻板印象令人難以接受,那麼你也應該理解,「非洲人都好吃懶做、生活原始落後」的刻板印象也是令人難以接受的。

春晚小品《同喜同樂》

來聊聊最近的兩件事,一是春晚小品《同喜同樂》,二是馮小剛在家宴上讓《芳華》女主角苗苗跳舞。

春晚小品《同喜同樂》主打“中非友好”,但播出後遭到“種族歧視”的質疑,因為其中對非洲和非洲人的刻畫是非常刻板印象的,從女兒擇偶和工作選擇折射出的國家關係是不平等的,而其中非洲大媽是由中國人把臉塗黑扮演的,這更是犯了英文裡面所謂“blackface”的忌諱——19世紀和20世紀上半葉,美國流行由白人塗黑扮演黑人出演滑稽戲,成為醜化、歧視黑人的一種重要形式,直到民權運動興起才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從此,塗黑臉演黑人成為重要的禁忌。

白人塗黑扮演黑人(網路圖片)

為這個小品辯護的人,常常採用的說法是:那是美國人的事情,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呢?他們欺壓黑人數百年,難道要我們也負責?中國可沒有塗黑臉演滑稽戲的傳統,憑什麼blackface在中國也成為禁忌?

對於這種說法,有兩點可以回應。

其一,這並不是出現在普通人的私人娛樂中,甚至不是出現在某個地方台的日常節目中,而是CCTV春節聯歡晚會這個最重要的、據說全國人民都在觀看、全世界都發來賀電的晚會上。在對外展示中國形象上,春晚也具有重要意義。因此,製作者和節目審查者應該具備相應的背景知識,如果不具備的話可以外聘專家。以春晚的重要性來說,這種要求並不過分。

其二,小品的主創應該沒有刻意用這些元素來醜化黑人的動機,更多是不具備這方面的知識背景和敏感度。然而,判斷歧視並不只看動機,還要看造成的影響和後果,無心造成的歧視也是歧視。

有人說,把西方“政治正確”那一套搬到中國來,是不是過分了?其實,我們完全不需要用“政治正確”這個已經在中國被污名化的概念來分析這則小品。我們只需要回到中國人非常明白的四個字:將心比心。或者說,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比如,如何看待無心的歧視?

前幾天,NBA球星雷迪克在拜年視頻中使用了具有種族歧視意味的“chink”一詞,他很快解釋說自己“舌頭打結了”,“我愛並且尊重中國朋友”。林書豪也在微博上說,“我相信他並不是一個有種族歧視的人,他真的覺得自己沒有說這個字也沒有要詆毀中國人。”

看起來,這是一個意外,並非有意為之。那麼,你會如何看待此事呢?

如果你認為“無論如何,這個詞造成了實際的傷害,雷迪克需要道歉”,乃至認為雷迪克“辱華”了,那麼你也應該用同樣的原則來要求春晚小品。

比如,如何看待刻板印象?

過去一年中,發生了好幾起“眯眯眼辱華事件”。先是美國超模Gigi Hadid,然後是中超第一高薪、阿根廷球星拉維奇,最近又是亞馬遜和eBay上線的眯眯眼“中國男孩舞會服裝”。

“眯眯眼辱華事件”(網路圖片)

這個動作強調的是“亞裔人士眼睛小”這個刻板印象。也許你會說,沒辦法,亞洲人就是眼睛小啊,說出一個客觀事實有錯嗎?同樣,非洲大媽就是屁股大啊,非洲就是有很多猴子斑馬長頸鹿啊,這樣的刻畫有錯嗎?

錯的第一層在於:概括性的刻板印象抹掉了群體內部的差異和多樣性。中國人也有很多大眼睛,非洲大媽也有身材瘦削的,非洲大地也有發達的城市。羅素不是說過嗎,“參差多態乃是幸福本源”,那麼抹掉參差多態的刻板印象大概就是不幸的本源了。

更重要的原因在於:由強勢群體塑造的弱勢群體刻板印象,往往帶有貶低性的深層含義。例如,亞裔的小眼睛曾經被種族主義者論述為與“唐氏綜合症”相近的弱智特徵,而非洲人的身體特徵則往往被和生育能力掛上鉤,對非洲野生動物的描繪,暗含的是落後、未開化的意味。相應的,對強勢群體的刻板印象,也帶有盲目的美化,比如金髮碧眼高鼻樑就是美——須知,當古代的中國人第一次見到金髮碧眼的西方人時,嚇得認為他們是妖怪。可見,人們在描繪外貌和風景時,表達的往往不僅僅是外貌和風景那麼簡單。

如果你認為“中國人都是整天做數學題的書獃子、英語口音嚴重、性能力差”的刻板印象令人難以接受,那麼你也應該理解,“非洲人都好吃懶做、生活原始落後”的刻板印象也是令人難以接受的。

同樣,如果你認為“爭著把中國女孩嫁給美國人”讓人覺得不舒服,那麼你也應該理解,“爭著把非洲女兒嫁給中國人”也會讓人不舒服。

非洲大陸的經濟發展水平確實是比較落後的,但是想想我們自己,直到三四十年前,中國不也還是一個經濟非常落後的國家嗎?難道因為我們的父輩、祖輩此前生活的中國是貧窮的,他們就可以被暗示描繪為原始的、不開化的人種?

這些都不是什麼“政治正確”的洋道理,而是中國人早就爛熟於心的原則。

這種將心比心的原則,同樣適用於對馮小剛家宴的分析中。

有人說,苗苗在新年聚會中跳個舞,就跟小孩應家長要求表演個節目一樣,沒什麼大不了的。

馮小剛在私人聚會上(網路圖片)

但是,苗苗已經30歲左右了,馮小剛也不是她的家長,她被要求表演的節目也並不適合當時的場地和著裝。

所以,更恰當的類比應該是:30歲的時候,到領導家參加新年家宴,被領導要求在眾人面前表演個節目。比如,我被要求表演寫論文,但我表示沒有帶電腦,而且不在圖書館沒法查文獻,這時旁邊領導的朋友說:“沒關係!在紙上比劃比劃就行了!”

更何況,這個類比中還沒有包含一個關鍵因素:一群油膩中老年男人目光中的性別關係。

又有人說,讓跳舞是馮導提攜苗苗,是愛才心切,在一眾大佬面前使勁把她往外推。

往外推的方式有很多,這並不是最合適的一種,這看上去更像是展示自己的物品。將心比心,如果你是苗苗或者你的女兒是苗苗,你會覺得舒服嗎?

@不加V在微博上說得好:

“陳道明女兒,馮小剛女兒,還有他們的夫人,也多才多藝啊,這麼大型上流的過年聚會,怎麼不叫她們的女兒老婆給大家跳個舞露個大腿呢。”

“還是老上海講究,名媛有名媛的范兒,男的要讓女的跳,得自己陪跳,紳士地過去邀請,然後嘭嚓嚓。如果這視頻里,馮小剛或陳道明過去,陪苗苗跳個交際舞,或者激烈的弗朗明哥舞,就會很和諧歡樂。然後全場男女嘉賓跟著跳起來,就會很藝術,很上流。而這個視頻猥瑣,是裡面一幫老男人跟鄉下看艷舞的老頭兒似的,沒品。換黃渤就不一樣了,黃渤拉上何炅和蔡依林跳扭屁股涌動舞,就很有趣啊,也不覺得不尊重蔡依林。”

平等地看待彼此是尊重的前提。如果不願被人歧視,就不要歧視他人;如果不想被刻板印象描繪,就別用刻板印象形容他人;如果想讓自己舒服,就別為難他人;如果是自己覺得尷尬的事情,就彆強求別人去做;如果要求別人去做了,最好自己先來。將心比心,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新聞實驗室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