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這位中國導演斬獲柏林電影節大獎 卻已上吊自殺

第68屆柏林國際電影節剛剛落下帷幕,一部中國電影《大象席地而坐》斬獲柏林電影節費比西國際影評人獎(論壇單元),而它的導演卻在四個月前,在樓道間里用一根繩子上吊自殺了……

導演名叫胡遷,又名胡波。他的悲劇命運似乎從一開始就已註定。心懷電影夢的他在學生時代屢次考學,卻屢屢失敗,不得不回到家鄉的專科學校過著混吃等死的日子。那段“齷齪”的生活,一定程度上塑造了後來的胡遷。

之後,命運還算垂青於他,他考進了北京電影學院。然而他的作品卻無人賞識,老師並不認可。失望的他轉向寫作,先後出版兩本書,《牛蛙》和《大裂》。

2016年,他的人生再次出現轉機。胡遷完成自己的電影處女作《金羊毛》(即後來《大象席地而坐》)的劇本,參加了FIRST青年影展的創投單元,簽約冬春影業(就是王小帥的公司)。

但電影拍成後,他的理念再次與製片方衝突,被剝奪了導演署名權,製片方甚至要他拿出350萬來買自己電影的版權。

窮、絕望、不得志,所有這些,都壓得胡遷喘不過氣來。

2017年10月12日凌晨,他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死亡是胡遷自己的選擇,我們無權做出評斷。有人說他“不懂得變通。龍門要跳,狗洞要鑽。先拍點爛片賺點錢,再追逐自己的夢想多好。是被自己的固執逼死的。”

可前蘇聯電影大師塔可夫斯基也曾說過:沒有任何曾經背叛自己原則的人,能夠與生命維持單純的關係。

所以有人說“真的拍了爛片賺了錢還會堅持自己嗎?我佩服這個導演的不妥協,正是他的堅持才有這樣一部完整的電影。雖然我沒看過,也許我不喜歡,但不能否認他的優秀。”

筆者不做評判,只想說,如何平衡現實與理想,是所有追夢人必須解決的課題。但若胡遷不死,得到世人認可,也許我們就能看到更多他的電影了。

外星喵susu點評>>

作為一個影視從業者,一方面能夠體會到胡遷導演被逼走向絕路時的絕望情緒,作為一個新人導演追尋電影夢想的艱難,影視從業環境的惡劣,一方面也感到非常可惜。

同時也深深體會到強大的內心信念,以及自信心,以及百鍊成鋼的抗打擊能力,對於追尋夢想的人而言,都非常重要。最為重要的是還需要具有不斷反思,想辦法解決各種問題的思維習慣。

其實只要對自己的作品有信心,多堅持四個月,一切就截然不同,在這個過程中,胡遷導演如果無法接受原有投資方的合作模式,以及不合理的版權費用,版權權益。

也可以去尋找其他的融資途徑,採用法律手段或者曝光來維護個人權益,結果也會截然不同。且這個融資途徑是非常多元化,合理化的。現在全球區塊鏈時代,青年導演,新人導演可以在國際區塊鏈平台上融資,按照自己的意願開拍,最終輸入到國際上去參賽獲獎,打開國際影響力。

青年導演魏書均拍攝《野馬分鬃》通過去中心化的全球區塊鏈影視文娛平台SingularDTV非常短期內通過全球網友參與,完成融資,極大解決了很多現實問題。或者其餘更多融資渠道,也會幫他改變現狀。

這對於很多不善於與投資方,製片人溝通交流的青年導演,新人導演,以及希望按照自己意願開拍的導演,藝術家來說,是非常具有優勢的。

所以,胡遷導演面臨的種種問題,都不是無法解決的,恰恰是能夠解決的。

但胡遷導演最後選擇了自殺,而他自殺後的四個月,是他的這部作品獲得國際電影節大獎。

這是一個非常可惜,又很沉重,敗給現實,也敗給自己的內心心理的事件。

因為身處其中,我曾經見過不少作者,電影,文藝愛好者,從業者因為自信心不足,以及對現實的困惑,茫然,家庭和身邊人的不理解,不支持,最後選擇了放棄,妥協現實。

所以,任何一個夢想主義者,其實堅持夢想的道路上,最為重要的除去勇氣,才華,經濟,資源這些自身的,更需要信念,自信心,以及不斷探尋解決問題的思路,百鍊成鋼的抗打擊能力。可以說,這幾者缺任何一樣,都會因為一個短板而走向迷途。

但最為重要的也還是信念感,自信心,靈活的解決問題思維方式。

斯人已逝,出於對死者的尊重,其實不便去談論太多。

希望胡遷導演在天堂,另一個國度能夠真正釋懷。

同時,也希望一方面去緬懷他的作品,和這位很純粹的藝術大師,讓他的作品被更多人所了解。

一方面也希望更多事件反映的問題,和現實得以解決,這個問題也確實在不斷解決中。

同時也真的希望更多地堅持夢想的人,不管經歷多少打擊,承受多少酸甜苦辣,被多少人質疑,否定,都不要懷疑自己,只管堅定信念相信自己。然後,想其他辦法去解決每次困境。

人生在世,其實每個人在各種艱難處境下,都會滋生絕望心理,承受種種苦難磨難。這種情況下,一定要先平靜情緒,讓情緒歸零,找尋讓自己能夠繼續活下去的精神寄託,不想給人世留下遺憾的信念感。和各種事情,人。再就是學會美好暢想,幻想,這也是一件特別需要去學習的習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看電影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