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習近平的終身制對「趙家共和」的震撼

本文廓清三個問題: 1、共和的定義,中華人民共和國到底是誰之共和? 2、獨裁在政治學中的定義,中共的個人專斷與集體領導都是獨裁; 3、反獨裁應該,保衛共和要找准方向。

2月25日開始,新華社公布中共中央關於修改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稱中國共產黨將修改憲法,其中最關鍵的一條是建議取消國家主席、國家副主席任期不可以超過兩屆的規定。這意味著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8年完成第二個任期後,極有可能繼續擔任國家主席。此文一出,海內外不少中國人陷入激動、憤怒狀態。

誰之共和?趙家人的共和

有老資格政治學者評曰:習近平要恢復終身制,是要恢復帝制,是對共和的傷害。還有人截了一段電影中袁世凱行洪憲帝制前國人反對的視頻,放在網上,點擊率飈漲。其中最關鍵的一句是:“都共和了,還想一人稱帝?”更有多位民運人士發動網上簽名,要捍衛共和,反對帝制。

人們要對習近平的做法表達憤怒,這點可以理解。但他們發射的炮彈卻找錯了目標,因為中國的共和與民眾無關。今天的中國國號確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但與人民毫無關係,是名副其實的“趙家共和”。“趙家”,是近幾年中國網民對中共統治集團的稱呼,典出魯迅小說《阿Q正傳》,當地的一號士紳姓趙。

在政治思想上,共和主義指以共和制來治國的一種意識型態,區別於君主制。法國啟蒙思想家孟德斯鳩將所有公民共同統治國家的民主,以及只有部分人統治國家的貴族政治及寡頭政治都視為共和政體。現代國家興起以後,共和主義在世界各國的實踐及理論發展上有所不同,但被稱之為“共和”政體的國家,必須具備以下特徵:人民不是統治者的所有物或附屬品,並且大多有一部有效憲法確定人民基本的權利不受政府侵犯。政府權力是公有物,國家的治理是所有公民的共同事業。

從上述特徵來判斷,中國確是共和體制,但是不是現代意義的人民共和,而是少數人壟斷權力的寡頭共和,即趙家人的共和。當今世界共有200個國家,193個國家進入了聯合國,其中有174個民主國家,專制國家只有19個,其中有五個是共產專制國家。而可憐的中國人民,到了21世紀,連一張選票都沒有。因此,中國的“共和”,只與八千萬中共黨員及其家屬有關。不信請看事實:自鄧小平開始,歷經江胡兩朝形成的家國一體的資源輸送體制(共產黨資本主義),受益者主要是共產黨官員,與占人口80%的平民無關。

一黨專制下,個人專斷與集體領導都是獨裁

習近平的第一個任期的五年當中,無論是反腐還是軍改,所有的政治動作都是集權,尤其是十九大之後,中共規定所有的政治局常委、委員都必須向總書記述職,徹底改變了江澤民、胡錦濤時期政治局常委“九龍治水”的格局,這種集權早已引發如潮批評。批評者將習近平集權、鼓勵對他的個人崇拜,都視為習要建立獨裁政治,回歸文革。行將緊急召開的三中全會,宣布要修憲廢除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導致批習搞獨裁的聲音鋪天蓋地。

對習近平集權想建立獨裁的批評的主要原因是缺乏政治學常識。批評者假定集體領導不是獨裁,個人專斷才是獨裁。對此我曾撰文指出,政治學對獨裁的定義是:由一個人或少數人集團擁有絕對政治權力而不受憲政與法律限制的政治體制;這種體制的統治權常由一人或一集團所壟斷,通過不同的鎮壓機制來發揮其政治權威。從一戰以來,世界的獨裁政體分為憲法獨裁、共產獨裁(名義上是無產階級專政)、反革命獨裁及法西斯獨裁,20世紀60年代非洲各國經過民族獨立解放運動之後,又發展出許多不同類型的獨裁政體,如宗教獨裁、家族獨裁等。

中共政府以其政治實踐昭告世界,中共的政治體制就是獨裁政治,無論是毛澤東個人壟斷權力的統治模式,還是鄧小平開創,江澤民、胡錦濤時期奉行的集體領導(寡頭共治,即媒體稱謂的“九龍治水”)的統治模式,都沒改變中共的獨裁政治本質;習近平並非想恢復獨裁,因為他接手的政權就是獨裁政體,他只是想將寡頭獨裁變為個人獨裁。觀諸世界近現代史,獨裁政治中的個人獨裁與宗教獨裁,比較容易出現個人崇拜現象,比如前蘇聯的斯大林、中國的毛澤東、伊朗的霍梅尼。

政治迫害也非文革的專利,而是專制極權政治的共性。從毛澤東建立中共政權那一天開始,中國的政治迫害就從未停止過,區別只在於有時進入寬鬆期,有時進入嚴控期。在各種運動期間,政治迫害集中,規模大,受迫害的人數多,比如反右、文革、六四運動被鎮壓之後,政治迫害就非常密集。文革期間因領袖意願多變,政治形勢變化太快,這一波政治運動的迫害者,在下一波政治運動中,就可能成為被迫害者。懷念文革的人,多數屬於文革的最終受益者。

因此,批評者認為習近平想建立或恢復獨裁政治,是個虛假命題,因為中共獨裁政治的性質一直未變,習近平只是想將“九龍治水”的寡頭獨裁變成個人獨裁。

反對獨裁的批評要找准方向

廓清了中國的共和是“趙家共和“,中共一直是獨裁政體這兩點之後,現在再來探討是否要批評以及應該從什麼方向批評。

對於習近平變寡頭獨裁為個人獨裁、將國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變為終身制,利益受損者並非民眾,而是中共黨內高層,尤其是省部級以上高官中的接班人“種子選手”。中共在鄧小平時代確定的集體領導制、五年任期制,讓權力變成寡頭(政治局常委/委員)共享,寡頭們紛紛將這些權力通過市場變現為金錢,其家族大都成為巨富。更重要的是,這些種子選手們經歷了幾十年的政治長跑,得益於任期制,可以按部就班爬到權力金字塔的頂峰,比如胡錦濤與習近平登位大寶,讓一干種子選手有了盼頭。現在你習近平居然要修憲廢除任期限制,讓種子選手們等不到接班機會。對於趙家人來說,此種修憲,不可不反。

但本次修憲無關政治體制的改變。不管有無任期限制,中國的政治體制還是獨裁,這種只與全國八千萬黨員有關的制度修改完成之後,獨裁政治還是未改分毫。因此,我覺得趙家人為此激動、憤怒,都是可以理解之事;但趙家之外的平民,與本輪修憲沒有相關利益,他們遑論投票權利,就連議論國是的資格都沒有,當真用不著太將自己不當“外人”,代替趙家人出征,去罵習近平要建立獨裁、想當皇帝。

趙家人以外的中國人當然應該關心、批評修憲,但方向不同,正確的方向是將這部中共憲法改成人民憲法,解決執政者的權力來源問題。核心點則是:要求廢除現行《憲法》中規定的中共執政權,確立民選政治與三權分立的基本框架。中國人不主張自己的政治權利,卻代趙家族長的種子選手能否接班操心,即使操碎了心也還是趙家家奴,成不了主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清漣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