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日本靠中藥賺光全世界的錢 中國人卻還在為中西醫誰正宗打架

日本靠中藥賺光全世界的錢,中國人卻還在為中西醫誰正宗打架(圖片:pixabay)

萬萬沒想到,日本竟然佔據了目前全世界90%的中藥市場銷售份額。令人尷尬的是,作為中草藥的發源地,今天中國大陸拿到的份額,只是世界草藥銷量的2%,曾獲得日本醫師會授予“最高功勛獎”的日本醫學權威大冢敬節,1980年去世前,曾叮囑弟子:“現在我們向中國學習中醫,10年後讓中國向我們學習。”

日本是一個善於學習模仿的民族,但學習模仿的對象基本只限於強者。這也是中醫藥在日本發展的邏輯。(圖片:pixabay)

權威期刊《中草藥》最近透露:日本佔據了目前全世界90%的中藥市場銷售份額。看到這個消息後,不禁讓人感到尷尬。

只有詳細了解中醫藥在日本的發展,特別是日本中藥的長處,再加以借鑒,我們才真正有可能守護好中藥這個中國人的傳家寶。

日本也曾拋棄中醫藥

南北朝末期,中醫經朝鮮半島傳入日本。等到唐代,日本開始全面學習中國文化。中醫學也被日本全盤吸收,並在後世發展成為具有日本特色的“漢方醫學”。日本漢方醫學和中國中醫是同根同源、同根異枝。

日本遣唐使

雖然在近1000年的時間裡漢方醫藥保護了日本人的健康,但近代以來卻受到極大挑戰,甚至一度被拋棄。

大航海時代到來後,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荷蘭人等相繼來到日本。日本起初還把他們稱為“蠻人”。但有些具有探索精神的日本醫生髮現,和中醫人體圖譜相比,即使看不懂“蠻人”的文字,他們的人體解剖圖卻更為精準。中醫不再是絕對的權威。一場戰爭更是動搖了政府對中醫的態度。

1853年、1854年美國佩里艦隊兩次“叩關”,砸開了日本的國門。日本開明派也逐漸認識到西方文明的先進性。

明治天皇即位後力推改革,在1868—1869年“戊辰戰爭”中打敗幕府軍隊。這時的戰爭已不是冷兵器時代的大刀長矛,而是用上了火槍火炮,死傷規模更大。隨軍的老中醫束手無策,但從英國使館招聘來的西醫挽救了很多士兵的生命,很多人很快恢復,又投入戰鬥。

明治維新,可以說就是日本拋棄源於中國的文明,全面擁抱西方文明的過程。西醫“理所應當”地取代了中醫。

日本政府“封殺”中醫:師資格考試科目都是西醫內容,廢止漢方葯館,禁止漢方自由買賣,只有持有西醫執照的醫生才能開中藥…

中醫藥在日本復興

明治維新後的幾十年里,日本學校不再教漢方醫學。到20世紀70年代後,情況發生了變化。

隨著日本經濟快速現代化,患慢性病、過敏性疾病的國民人數迅速增長,特別是老齡化帶來了大量的老年病。西醫對此常常無法解決,而中醫藥(漢方醫學)卻往往有出乎意料的效果。

中日建交也大大加強了中日文化交流,中國中醫藥的大量成果再度被介紹到日本。

日本政府也給予了大量支持。根據東漢張仲景《傷寒雜病論》中的原方,目前日本有210個處方受到普遍應用。1976年,厚生省正式將漢方葯列入健康保險,把主要的210個有效方劑及140種生葯列為醫療用藥,可以進入醫療保險,這樣患者個人就只需要承擔10%—30%的費用,大大鼓勵了漢方葯的應用。

根據東漢張仲景《傷寒雜病論》中的原方,目前日本有210個處方受到普遍應用。(圖片:維基百科)

隨即,中醫在日本實現復興,特別是漢方葯取得了巨大的成效。日本漢方藥廠有200家左右,漢方製劑多達2000多種。89%的日本醫生會開漢方葯處方,處方用漢方葯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長。

目前日本6萬家藥店中,經營漢方製劑的達80%以上,在藥局、葯妝店的顯著位置,基本都能找到漢方葯。

日本民眾也非常認可漢方葯,近80%的日本人認為,漢方醫藥治療慢性病十分有效,60%的日本人認為漢方葯能促進健康長壽。

一位長期關注中藥海外市場的業內人士告訴編者,日本最大的漢方葯製藥企業——津村葯業,是我國中成藥國際化最大的競爭對手。這家企業在2001年成立上海津村製藥有限公司,2005年大規模進行美國FDA申請,無論是在日本國內市場,還是在美國市場,津村都奠定了極其穩固的市場地位。對於津村葯業,國內中藥企業並不陌生,其漢方葯中的草藥,大約80%需從大陸進口,津村葯業已先後在d建大陸立了70多個GAP藥材種植基地。

在基礎研究方面,津村葯業也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在藥理、毒理、劑型成分分析的標準化、規範化等方面的研究,津村葯業在全面傳承了中醫藥的精髓之後,又科學化地將其與西方醫藥學接軌。

反觀大陸中藥企業,首先在中藥材基地的源頭方面,就遠不如津村葯業的布局。同仁堂十幾年前進行了藥材種植基地的布局,目前同仁堂在國內擁有8個GAP基地,是大陸擁有GAP基地最多的中藥企業,但較之於津村葯業70多個基地,可謂懸殊。

中藥材生產質量管理規範(簡稱中藥材GAP,是Good Agricultural Practice of Medicinal Plants and Animals的縮寫)是從保證中藥材質量出發,控制影響中藥材質量的各種因子,規範藥材各生產環節乃至全過程,以達到藥材“優質、穩定、可控”的目的。

在日本,超市藥店中賣得最火的,莫過於漢方葯,甚至中國大陸遊客來此都會大買特買,帶回去分贈親友。

一杯喝下去,不一會兒就舒服多了。現在已經好幾年過去,沒有再複發過。”一位在日本常年出差的中國大陸工程師告訴記者。

日本人為什麼走在了前面?

據說,日本醫學權威大肪敬節在彌留之際曾激勵弟子們:現在我們向中國學習中醫,十年後讓中國向我們學習。

核心期刊《中草藥》於2016年在一篇文章中提到:目前日本漢方葯佔據了全世界90%的中藥市場銷售份額。

日本漢方葯如何實現了逆襲?

1、政府支持

除了將漢方葯納入醫保體系,減輕患者採用漢方葯的藥費負擔外,日本政府也十分重視漢方醫學教育。明治政府曾頒布法律廢止漢方醫學,1972年日本文部省批准綜合大學醫學部、醫科大學、藥科大學、齒科大學可開設傳統醫學教育課程。

2001年3月,文部科學省發布《教育核心課程設置》,漢方醫學教育被納入其中。到2004年,80所醫科大學全部開展了漢方醫學的教育。

政府還投資建立了一系列漢方醫藥研究機構,比如北里研究所附屬東洋醫學研究所、富山醫科藥科大學和漢葯研究所。

2、重視創新

日本的創新主體是企業。日本製藥企業的科技人員佔全國科技人員總數的60%,其研發費用占整個國家投入的80%。日本的三大漢方葯生產企業(三共、津村、鍾紡)的新葯研發費用均占每年銷售收入的10%—20%。

日本漢方葯大多採取顆粒劑、片劑、膠囊劑、口服液等劑型,擺脫了水煎火熬的傳統中藥服用方法。為最大限度保留藥效,藥物提取過程採取溫浸提取、減壓濃縮、噴霧乾燥、真空冷凍乾燥等技術和設備。

劑型創新,讓服用漢方葯更加方便,也更加適合現代社會快節奏的生活方式。

在製劑外觀和口感上日本企業也進行積極創新:顆粒美觀、包裝精緻、口感好。一些漢方葯顆粒劑能直介面服,都不需要水送服,一改中藥粗糙、苦澀的觀感。

企業最能貼近市場,也最有活力。比如,日本“小林製藥”(日本一家製藥公司,編者注)瞅准“霧霾商機”研製出“清肺湯DUSMOCK”,大力向中國遊客推銷。因為中國遊客爆買,“小林製藥”計劃2017年把“清肺湯”的產量增加30%,達到約110萬包。

日本在中藥“六神丸”的基礎上,加入人蔘、沉香研製的“救心丸”,年出口就超過1億美元。

3、嚴苛的質量控制

中醫給人一個很深的印象就是“隨意”。上海中醫藥大學曾做過一個實驗,邀請十六位資深中醫教授進行診斷,結果判斷舌質淡紅、脈象信息一致性都不到60%。

日本在漢方葯的生產過程中,就極力壓縮這種“人為”因素。20世紀80年代末,日本頒布漢方葯生產質量管理規範,漢方葯都按這個標準生產。

日本還專門出台了藥材種植規範,要求生產過程中盡量不用化肥和農藥,儘可能降低農藥殘留和重金屬含量。對每個環節都有詳細記錄,以保證原材料的質量。

除了檢測性狀、乾燥減重等項目外,日本對於漢方葯中重金屬殘留量和農藥殘留量的監控非常嚴格。而且日本漢方葯對於鑒別和含量測定的要求非常高,普遍比中國中藥標準更為嚴格。

標準化,是現代生產的顯著特徵。標準化後的漢方葯不會與歐美標準發生衝突,顯然也更有利於漢方葯走出日本國門,被國際市場接受。比如,津村製藥的“六君子湯”就被西方醫學界用來進行輔助抗癌治療。

4、重視傳承

中藥原料、中醫典籍,是中醫藥的兩大法寶。

中藥強調“道地藥材”。“津村葯業”先後在中國大陸建立了70多個GAP(中藥材生產質量管理規範)藥材種植基地。國內擁有最多GAP基地的中藥企業是同仁堂,而同仁堂GAP基地也才只有8個。中國大陸生產的大量藥材原料出口到日本,日本進行加工再把成藥賣到全世界。

但是近年來日本漢方葯企開始加速中藥材國產化。比如,津村用青森縣八戶市的廢棄小學,進行藥用人蔘栽培國產化種植,在北海道2021年前年栽培量有望增加到2000噸,是2016年的3倍。

中草藥材(圖片:Pixabay)

重視中醫古籍的傳承。不同於西醫,中醫的智慧植根於中國傳統古籍之中。現在日本漢方醫籍的藏書量僅次於中國大陸,還有20多家漢方醫籍出版和翻譯機構,每年出版漢方醫藥書籍100多種。不僅注重古代書籍,日本還特別關注大陸和港台地區最新的中醫藥研究動態,在大陸和港台地區設立專門機構,收集所有中醫藥出版物,為其所用。

中藥展示(圖片:pixabay)

其他國家也在學習中藥,美國方面也不乏“卧底”。一位葯界人士告訴記者,幾年前美國人曾以旅行團的方式到山西運城來治療結核病,當地有一位老中醫有獨門絕技。他曾公開打擂台:“你們哪家醫院說治不好,最後發了病危通知的,都可以送到我這裡。我保證一個月好轉,三個月出院。”而美國病人來此,正是為了拿到他那張治療結核病的方子。

再比如冠心病,現在是人類的頭號殺手,現況是國人現在把國外的支架當寶貝,要知道,支架只是暫時的解決了狹窄問題,後續支架更容易造成血栓。殊不知,我們老祖宗給我們丟下來的絕技中,就有治療冠心病的絕技,只可惜我們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2008年,美國有關部門又撥款500萬元給北京協和醫院,委託該院幫其了解我國中藥材資源和開發利用情況。如今中國六七十歲的老中醫,到美國去就有可能享受“敞開綠卡”的特殊優待。

一位中醫學教授,在國內開不了藥店,更開不起醫院——他是老師,沒有辦法考執業醫師,沒有處方權。開醫院則必須有100平方米的地方,配上檢驗員、藥師,以及5名以上的醫生。63歲那年,他遠赴重洋。在美國,直接住在兒子家裡坐診。

為了給其他醫生也留點飯吃,他的規矩是一天只看30個病人。為了避免低劣藥材之禍,特意從香港進口藥材。一個月收入9萬多美元,交完稅還有6萬多。在美國,10萬美元就可以買一棟房了。“在美國開診所什麼都不要,但是就一條,每隔一天衛生部門會來檢查處方,他們想學東西。”

湖南中醫學院一位副教授將自己在美國的考察,寫成了《美國市場中草藥的熱銷,對我國的中草藥研究的反思與建議》一文。他在文中談道:“1994年美國已經通過一條法規,中草藥這樣的補充品,不經FDA批准,就可以直接進入美國市場,在有機食品專賣店銷售。看見美國有機食品專門店的貨架上擺滿了各種中草藥製劑,真是既高興,又慚愧,高興的是中草藥製劑在美國這麼受歡迎,中醫藥發展有望。慚愧的是在琳琅滿目的中草藥製劑中,沒有一種是中國大陸製造的產品。”

韓國的稱中醫為韓醫,開設中醫文化展館,嬰兒使用尿不濕有一個副作用,就是很容易患尿布炎。將美國加州寶寶公司生產的一種純中藥軟膏抹上去,10分鐘內紅色炎症就會消失。

我國古方“六神丸”,日本拿去改造後,開發出“救心丹”,曾一度風靡全球,被譽為“救命神葯”,年銷售額1億多美元。日本老牌的漢方葯“正露丸”,也已經返銷中國大陸。在向中國大陸申請中藥專利的國家裡,以日本、韓國、美國、德國最熱衷。2006年底,葡萄牙國立波爾圖大學正式開設中醫專業,並招收了首批27名學生。來中國大陸研讀自然科學的外國留學生中,學習中醫藥的人數位居第一。

中藥成品在全世界受到歡迎(圖片:pexels)

中醫藥在全世界愈來愈受到重視,但是這一切,都與中國大陸無關。大陸的貢獻,僅在於為日韓等國的漢方葯提供原材料。

而大陸,我們已經習慣了“三素一湯”。所謂的三素一湯指抗生素、激素、維生素聯合,加入葡萄糖注射液靜脈給葯。“三素一湯”已經成為不少醫院治病的“常方”,其後果就是造成細菌耐葯,不利於疾病的治療。並且國人的體質越來越差。

這就是我們目前的現狀,看完不知道您有什麼感受?估計心裡都不是滋味!那麼誰來挽救我們自己呢?答案就是我們自己!只有我們自己可以挽救自己。希望這篇文章,能給國人以啟示,也希望更多的國人可以看到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水木然專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