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對習近平沒啥期待 陳小魯生前這樣說

——實在不行 可以修憲

我沒啥期待。期待也沒有用,關鍵在中央決定。現在有各種說法,我覺得這次三中全會重點應在經濟體制改革吧,比如土地流轉,金融改革等。經濟層面的改革會多一些,政治體制改革會滯後一點,不會有太多的動作。咱們說句老實話,你依靠的隊伍還是原來的隊伍,也沒有換人,這些人執行政務,會完全尊重法律、尊重人權嗎?不可能的,所以這個事情得慢慢來。要我說,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可能要一百年,你得培養幾代人。

2013年,作為文革初期的學生領袖,陳小魯就文革期間的行為道歉,曾引起廣泛關注。事後在接受FT中文網前總編輯張力奮採訪時,他談及中國的政治改革,其中更有部分關涉修憲問題。

問:“六四”事件,是共和國歷史上的的一個黑疤或陰影,這個事情最後會如何了結?

答:這有一個時機問題,還有一個性質認定問題。如果性質認定解決了,就等時機了。從根本上來講,文化革命的教訓,以至後來的一些挫折的教訓就是,如果不從深層次解決違憲的問題,你解決不了這個問題。領導人是來來去去的。現在一個領導人頂多干十年,每個領導提出一些新的口號,十年以後就要換一個口號。但是法律這個東西是長遠的,它決定著國家的體制與制度。所以我覺得治國也不難,按照憲法辦事就行了。憲法不足的地方可由其他的法律來補充,實在不行,可以修憲。治國是有程序的,國家有序的運作,才能把國家真正整合起來。

問: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快到了。海內外輿論都很關注,中國的下一步會怎麼走。你與習近平總書記是同輩人,背景也相似,有怎樣的期待?

答:我沒啥期待。期待也沒有用,關鍵在中央決定。現在有各種說法,我覺得這次三中全會重點應在經濟體制改革吧,比如土地流轉,金融改革等。經濟層面的改革會多一些,政治體制改革會滯後一點,不會有太多的動作。咱們說句老實話,你依靠的隊伍還是原來的隊伍,也沒有換人,這些人執行政務,會完全尊重法律、尊重人權嗎?不可能的,所以這個事情得慢慢來。要我說,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可能要一百年,你得培養幾代人。

問:你說慢慢來。中國還能承受慢慢來的代價嗎?

答:問題不大吧,現在也不愁吃穿。多數老百姓可能對生活不大滿意,但過得去。他不見得百分之百地支持這個政權,但是也沒覺得這個政權有太多的壞處。另外現在還有一個國際比較的角度,好像西方也不是太美妙,這個給中國政權的合法性提供很大的空間。中國政府不管怎麼樣,還在做事吧,投資也好,扶貧也好。

問:你是說,眼下就東西方發展態勢的對比,中國不太可能在政治制度上做一些大的改革?

答:再說,就是十年不幹什麼事,維持現狀也能混得下去。你知道國內有多少錢啊,什麼事幹不成啊!最近英國高層訪問中國大陸,我看英國媒體上說,英國政府是在對中國磕頭獻媚。最近走了很多國家,每個地方都有中國人的聲音,有的是政府的聲音,有的是普通老百姓的聲音。人家對中國人一方面很不屑,同時也很敬重,畢竟跟過去不一樣。過去你是可有可無的,中國人算什麼?東亞病夫,你有什麼了不起。人家可能不屑於理你,可能對你同情一點,給你點施捨。現在不一樣了,現在你是大戶,他看著你覺得嫉妒。不一樣了。

問:“紅二代”之間,有沒有這樣的習慣,就是對當政的“紅二代”領導人進言,就國家大事提提意見?

答:我不知道別人怎麼樣,我一般沒有。為什麼呢?如果他當了官,你講話他愛不愛聽,這是第一;另外,好不容易聚到一塊,對他是個放鬆的機會,你給他提個問題,幹嘛呢?人家本來跟我們聚一塊,是聊聊天,回憶過去,對他來講是放鬆。官場那麼緊張,你突然說你這事做的不對,至少我不會這麼說,除非他提出來,要聽我的意見。我從來不寫信,我要寫就寫公開信,交給誰都不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金融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