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華人:狗年註定不平靜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馬來西亞華人:狗年註定不平靜

馬來西亞檳城的香山會館,後因同鄉人孫中山曾在這裡募捐改名為“中山會館”。(2016年3月16日,美國之音朱諾拍攝)

進入農曆新年還不到半個月,馬來西亞的華人已經感受到,與過去的幾年相比,狗年有著明顯的不同。從政府“雞代狗叫”的賀歲廣告,到華人說唱歌手被拘捕,再到“糖王”郭鶴年被指“政治獻金”,對馬來西亞華人來說,大選年註定是不平靜的一年。

郭鶴年金援反對黨?

近日,沉寂多年的馬來西亞首富郭鶴年忽然成為媒體的焦點。先是有人在網上披露,郭鶴年向華人為主的反對黨——“民主行動黨(DAP)”資助1億馬幣(大約相當於2500萬美元),以圖推翻執政黨——“國民陣線(Barisan Nasional)”的政權。隨後,執政黨的多位領導人在公開場合指責郭鶴年“忘恩負義”,是“反咬主人的狗。”

民主行動黨的黨魁林吉祥否認接受了郭的捐款,並稱這一消息是“假新聞”。郭鶴年的侄子郭孔懷也已出面否認自己是郭鶴年“獻金的中間人”,但執政黨對於郭的討伐卻並沒有停止。

據馬國媒體《中國報》(China Press)報道,旅遊及文化部長納茲里(Mohamed Nazri)於2月26日接受媒體採訪時,措辭嚴厲地指責郭鶴年“出錢倒國陣政府,非但破壞馬國各民族的和諧,也是不負責任的行為。”他還說,郭鶴年忘恩負義,國陣政府宛如給狗餵食,反遭狗噬。

此前,馬來西亞總理納吉布(Najib Razak)也曾表示,郭鶴年建立的商業帝國偉業應該歸功於政府“給了他一把鑰匙”。

郭鶴年以經營白糖業起家,迅速壟斷了亞洲白糖市場,被稱為“亞洲糖王”。吉隆坡的華商陳老闆告訴記者,2009年,“郭鶴年的糖廠被馬來西亞總統夫人的一個親戚看上了,非要搶過去,當然,他們可以用各種政治手段。郭鶴年一氣之下,把資金全都投去了印尼和澳大利亞,全家也搬去香港,不回來了。”

如今,94歲的郭鶴年早已退居幕後多年,但他的商業帝國仍然在亞洲蓬勃發展,包括香格里拉酒店、金龍魚食用油、《南華早報》等多個知名品牌,使他一直保有馬來西亞首富的位子。

大選年華人淡漠

2018年,馬來西亞進入大選年。選舉的具體日期尚未確定,但憲法規定要在8月之前舉行。

在上次2013年的大選中,華人選民臨陣倒戈,拋棄了他們一直支持的執政黨,轉投反對派聯盟,上演了一場被稱為“華人海嘯”的政治秀。但是,儘管在那次大選中,反對黨聯盟獲得了有史以來最好的成績,卻不足以推翻國民陣線的統治。隨後,反對黨聯盟內部因領袖人物入獄、黨派意見不合等原因而分裂,看似無力在新一屆的選舉中挑戰納吉布和國民陣線的地位了。

此次大選前,反對黨重組聯盟後,推出的總理競選人是從執政黨“叛變”過來的前總理馬哈蒂爾,而這位曾經統治馬國20多年的“鐵腕獨裁者”是“維護馬來人利益,消減華人勢力”的始作俑者。馬哈蒂爾因不滿“自己的學徒”納吉布而加入反對黨聯盟,大有“為了政治而政治”的味道。

新加坡《海峽時報》發表文章稱,兩個對立陣營的候選人都不是華人所擁戴的,所以,馬來華人對於今年的大選顯得無所適從,大多數人已經失去了5年前的熱情,處於冷眼觀望的狀態。

對少數族裔包容性變差

馬來西亞自建國之後,就制定了旨在保護多數民族——馬來人——的平權法案,使得為國家經濟貢獻最大的華人團體因得不到相應的回報而倍感不公。記者此前曾經報道過,越來越多的馬來西亞華人選擇移民他國,使得馬來華人所佔的人口比例正逐年下降。

而馬來西亞國內逐漸抬頭的伊斯蘭宗教主義勢力也讓華人進一步感到,這個國家對以華人、印度裔為主的少數族裔的包容性正變得越來越差,狗年春節前後發生的一些事情,正是這種狀態的直接反映。

農曆新年時,馬來西亞政府在當地華文報紙上刊登了賀年廣告,但是,整版廣告的正中央不是代表戊戌年的狗,而是一隻昂首“汪汪”叫的公雞。這樣的消息引來中國大陸網民的鬨笑,而人們很快就因馬國政府“技術性錯誤”的道歉而淡忘了此事。實際上,生活在馬來西亞的華人很清楚地知道,這根本不是什麼“技術性錯誤”,而是政府不願意冒犯多數人口的穆斯林而做出的“故意之舉”。

吉隆坡的劉女士通過微信告訴記者:“他們伊斯蘭教認為狗是不潔的動物,我們這裡商店賣的帶有狗形象的吉祥物都不敢擺在顯眼的位置,你到商店裡找店家問,他才會從裡間給你拿出來。”她還說,“以前也過狗年,沒有今年這麼小心翼翼,很多商家說,有人在年前提醒過,不要把狗狗放在顯眼的地方。你懂了吧?報紙上的‘雞代狗叫’也是這個意思。”

狗年的抗爭

農曆新年前,CNN曾經報道,馬來西亞唐人街出售的中華屬相文化衫只印有10種動物,沒有印上的兩種屬相,都是伊斯蘭文化所不能接受的,狗和豬。

無論是“雞代狗叫”的賀年,還是“豬狗不印”的襯衫,對於大多數馬來西亞華人來說,這些並非不可忍受。馬來西亞《星報》援引一位官員的說法,“華人社區‘務實’,不介意小節,當局道歉後,大家很快便‘忘了這個錯誤’。”

然而,在新一代的華人當中,隱忍不能代替抗爭。大馬華人歌手黃明志在新年期間製作了一首歌曲——《狗一樣》(Like a dog),在其上傳到網路的視頻中,多名頭戴狗面具的伴唱伴舞,在當地政府大樓前的一片空地上,“做出輕佻而具挑釁性的動作”。

很快,視頻就被人舉報了。舉報人聲稱,黃明志歌曲視頻的拍攝地點附近有清真寺,而歌曲中的一些詞語有不尊重伊斯蘭教的意思,並要求馬國內政部對黃明志採取行動。

2月22日,黃明志主動前往當地警察總部自首,協助調查。臨行前,他在社交網站上發文稱:“我來警察總部投案了。相信馬來西亞有公平正義。謝謝大家關心。”然而,警方在收錄了黃明志的口供後,隨即將其逮捕。

在馬來西亞的華文網站上,人們對黃明志被捕的事件進行了熱烈的討論。有人支持他挑戰馬國族裔對立現狀的勇氣,有人批評馬來西亞政府對言論自由的禁錮,也有人警告道:“大選風頭在即,懇請大家謹言慎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