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叫停抵押貸 燕郊房價腰斬:樓市迎來大拐點!

和任志強一樣,李嘉誠在房地產領域的每一次行動,都能引起中國房地產的地震。不同的是,任志強說得多,而李嘉誠做得多。

2月26日晚間,廣州粵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針對重大資產重組發布停牌公告,公告中透露的信息顯示,粵泰股份計劃收購原屬於李嘉誠旗下規模達到3800畝的項目——廣東省江門市碧海銀湖。

而這次天量土地拋售的背後,恰逢房地產的關鍵年份——40年地產周期的大拐點。不管是網路爆紅的康波周期,還是任志強的改口,基本都預示了這一拐點的到來。

一線城市房產脫手的最後機會?

最近,中國國家統計局公布的“2017年12月份70個大中城市住宅銷售價格變動情況”顯示,12月份,一線城市新建商品住宅和二手住宅價格同比漲幅均連續15個月回落,二三線城市房價環比微漲。

截至2月25日,2018年至今,上海市商品住宅市場成交均價43021元/平方米,同比下滑8.28%,下降幅度非常明顯。北京燕郊不少二手房小區與去年中國新年房價相比幾近“腰斬”。

房價下跌後,北京郊區的一家生意冷清的房地產中介(圖片來源:)

單單就這個數據來說,其實並不意外。人口歷來都是房價的最終驅動力,目前有數據顯示,全國180多個城市,已經出現了人口的坍塌。沒有人口的凈流入和新增人口的支撐,所謂的城區規劃前景、房價上漲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東北現象如其說是經濟現象,不如說是人口外流現象加劇後在經濟領域的必然反映。這也是為什麼一些地方在新人結婚時強行收取5000元的押金,要求生二胎的重要原因。

不管是人口主動流出,比如城市產業的塌陷,導致失業和收入的下降,還是人口的被動流出。比如,很多大中城市開啟的清理“低端人口”行動,其實都是從根本上在抑制一線城市的消費,為多年來持續飆升的房價釜底抽薪。總體來說,未來一線城市的房子就是三個字:甩!甩!甩!

至於二線城市,除了武漢、成都等少數幾個債務飆升,正在最後瘋狂賣地還債的城市外,大部分二線城市的漲幅基本很小,就像拋物線的頂點,剩下的就是在加速度的牽引下,走出自由落體的弧線。

就像當初一二線城市的瘋狂對三四線城市的虹吸效應一樣,如今一二線城市的萎靡下跌,釋放出大量的資金,一部分湧入三四線城市,成為近兩年三四線城市房價大漲的推手;而另外一部分則套現出境,推動了悉尼、溫哥華、洛杉磯、倫敦等城市的房價,“中國人買下世界”的報道經常見諸報端,和當年“日本人買下世界”何其相似,而最終的結果呢?大家都知道。

對於普通人來說,要實現資金出海,更是難上加難。首先是目前一二線大中型城市套現的壓力很大,很多二手樓盤都只有大幅折價拋售,才可能套現出資金。否則,你按照市場價掛牌,基本是無人問津的。筆者收到很多朋友的反饋,東北的房子就不用說了,12年左右基本是高點,之後價格越來越低。而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按照市場價根本賣不出去,折價賣又肉疼,不甘心,最終就一直爛在手裡了,被爆炒的燕郊房價最近腰斬的報道,就是最好的證明。

抵押貸款被凍結房子如何爛在手上的?

筆者從去年到今年的很多文章一直提醒大家:在樓凍趨勢下,通過抵押套現,是處理房產,對沖樓市風險的最佳方法,因為就算房價繼續上漲,你也可以分享收益;而房價下跌,你可以棄房保現金,據說去年深圳等很多城市出現了抵押號一號難求、炒成天價的現象。可惜很多人抱有僥倖心理,沒有聽進去。

中信銀行已經暫停發放北京(樓盤)地區的住房抵押貸款。圖為中信銀行北京總部大樓。

而就在2月28日,一則關於抵押貸款的重磅炸彈已經爆炸了。據彭博社的消息,有知情人士稱,中國中信銀行已經叫停發放北京(樓盤)地區的住房抵押貸款。要知道,放在前幾年來說,住房抵押貸款是風險非常低,收益比較穩健的貸款產品,很多大銀行都樂見其成。這都說明了什麼?

如今在監管層嚴格限制房貸和開發貸的大背景下,商業銀行停貸如其說是因為監管層的壓力,倒不如說是自身意識到了抵押打款的風險,及時剎車。畢竟,去年很多經濟大省的法拍屋數量出現了狂飆,這意味著,很多人抵押給銀行的房子,已經失去的贖回的意向和能力,棄房斷供成為很多人的選擇。

當前,地產總價值300萬億,摺合美元50萬億,而中共官方公布的外匯儲備是3萬億,如果有6%的人賣掉房套現出去,這無異於是一個災難。

所以,筆者判斷,二手房限制抵押融資將在更多商業銀行實行,到時候剛需高價買新房,二手房房主房子賣不掉抵押不出去,只能低價出租,或者棄房斷供。

就業和美元加息下的樓市困境

房產的需求歷來和就業情況息息相關,而這則普通的求職新聞刷爆網路:2月28日,長春舉行2016屆畢業生教育人才招聘會,3萬多名畢業生到場求職。當天長春下雪,最低氣溫-15℃,仍有大批學生提前近一小時就來排隊。2016年全國高校畢業生預計超770萬,再加海外留學回國及往屆未就業畢業生,就業形勢依舊嚴峻。

其實,這只是外資撤退、大量民企艱難維持後,中國就業形勢的一個縮影,也是未來樓市的縮影。冬天看似過去了,其實冬天遠未到來。

很多時候,單單的內部問題和外部問題,其實都不是問題,最大的問題是內外同時出問題,內外夾擊。作為以資金驅動的全球兩大資產,美股和中房位列全球最大的兩個泡沫,可稱“泡沫雙壁”。在美元連續加息和國債收益率飆升的背景下,美股的泡沫正在穩健釋放。

美聯儲新任主席鮑威爾的首秀果然“不同凡響”!作為當周金融市場最大的爆點,鮑威爾的言論的確引發了市場劇烈波動。他在國會作證時表示,對經濟的展望有所增強,經濟震蕩不影響加息預期。

這一番鷹派言論提升了市場對美聯儲今年加息四次的預期,恐慌指數VIX指數在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作證詞期間上揚2.5%至18.3,美元應聲飆漲,金價則大跌。此外,美股道指也暴跌近300點,美元指數飆升接近91,美元指數的最終上升通道已經徹底打開,泡沫破滅的時代已經開啟。

如果說美聯儲是世界經濟的發動機,那麼次貸危機後三輪量化寬鬆就是給世界經濟供血,而加息就是收縮,給全球各經濟體抽血。那些當年廉價供血時吸血最多的器官肢體,必然會在本次大抽血中失血而昏厥,甚至……

那麼,樓市會是這樣的肢體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