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為何全民閱讀會成為政治任務?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顏丹:為何全民閱讀會成為政治任務?

北京兒童閱讀漫畫類書籍。(AFP/)

近日,廣電總局下發了新一年度的“關於開展全民閱讀工作的通知”。該通知的開篇第一句就提到2018年是“貫徹”中共十九大精神的“開局之年”,全民閱讀要“深入貫徹落實”“習思想”和十九大精神。

此後,在具體談到如何開展主題閱讀活動時,通知更直言“要把學習宣傳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作為首要政治任務”,即如今大張旗鼓搞全民閱讀,主要是為了完成“宣傳十九大”這個政治任務。

而且通過閱讀還要把所有人的思想統一到“習思想”和十九大精神上來,“把力量凝聚到落實黨的十九大提出的各項重大部署上來”。顯然,“統一思想”,其實就是禁錮思想,不讓人自由思考。思想統一後,還要落實到行動上,竭盡所能為中共服務。

從通知看,廣電總局似乎並不忌憚表露上述意圖。通知還指出,“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作為“全民閱讀”活動之一,其實是一次“深入宣傳”習近平的“全面深化改革重要思想”的契機;所有的“主題演講、讀書徵文、知識競賽等主題讀書活動”,都是為了大力推動“習思想深入人心”。由此不難看出,廣電總局為了完成政治任務,不惜假借“閱讀”之名,強制對民眾進行洗腦的真實意味,也就顯得更加濃重了。

既然是一次被洗腦的活動,民眾又怎會從中燃起閱讀興趣、實現精神愉悅呢?更荒唐的是,這種集中洗腦的活動竟被中共辦了12年。百度百科在介紹“全民閱讀”時提到,“自2006年活動開展以來……,效果顯著”。至於如何顯著,有統計數據得出,“從2010年到2014年,成年人圖書閱讀率由52.3%增長到58.0%,提高了5.7個百分點;成年人人均紙質圖書閱讀量由4.25本增長到4.56本,增加了0.31本;成年人數字化閱讀率由32.8%增長到58.1%,提高了25.3%”。

這難道就是中共所認為的效果顯著?在長達四年的時間裡,多了不到6%的人讀書,且每人每年的閱讀量增加不到三分之一,包括看手機在內的讀者也剛剛超過半數。這難道就是官方斥巨資舉辦的“全民閱讀”活動所能發揮的作用?若真如此,那隻能說明,廣電總局根本就沒把中國人長久以來並不樂觀的閱讀現狀當回事兒。

可見,中國人的閱讀現狀不容樂觀並不是一年才舉辦一次的“全民閱讀”活動所能改善的。就連官方資料中也呈現出了這樣的痛苦呻吟:推進全民閱讀是一項長期任務,任重而道遠。既然是長期任務,那就得滿足民眾閱讀的長期需求。而這一需求,不偏不倚的指向了圖書館以及相應的公共閱讀資源。

百度百科幾年前就曾給出這樣的數據:我國人均擁有公共圖書館藏書0.55冊,與國際圖聯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推薦的人均1.5冊至2.5冊圖書館藏書量等國際標準相比存在顯著差距。正是由於這樣的差距,百度百科總結道,“全民閱讀工作只是剛剛起步”。

更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這個GDP位列世界第二位的所謂經濟強國,有錢搞政治洗腦活動,卻沒錢建公共圖書館,僅靠著一些民間公益力量籌款打造24小時不打烊書店、共享書店來維持中國人的閱讀現狀。在資金供給跟不上、甚至還有公益書店遭到政府打壓而被迫關門的厄境下,中國人恐怕連這點需求也無法得到滿足。

中國人面臨的困境又何止是沒地方讀書,更是沒好書可讀。既然一年一次的閱讀活動都能被中共用來給民眾洗腦,那麼大量的書本豈不更能被其拿來當作進行政治宣傳的武器?在這樣一個毫無言論自由、甚至任何展現著言論和思想的載體,如影像、書籍,都無一例外的遭到政治審查的國度,老百姓真會因為自由閱讀而心生愉悅?在一個獨裁政府處心積慮想要愚民的封閉狀態下,老百姓真能憑藉自己的興趣隨意挑選自己想看、愛看的書籍?

想來不過是痴人說夢。這也正是為何中共雖大興土木搞基建,卻惟獨要漏掉圖書館這個重點設施的原因所在。於中共而言,建圖書館不像樓宇、商廈那般,能立時產生經濟效益,便於自己秀政績、粉飾太平。另一方面,中國人若愛上閱讀、知書達理了,那對比之下,中共的歪理邪說、謊言暴政不就忽悠不了人了嗎?正是由於中共這般心虛、邪惡,才使得中國人讀書不易、讀好書更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