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國情大危機:年輕人不進工廠都去哪裡了?

以前技校畢業去工廠,現在進高校為了賺錢,活生生把人關了三四年,培養了一批酸秀才。剩下的歪瓜裂棗,越來越不會幹活,還眼高手低,一般工作不想干,真要技術的工作幹不了,企業根本不敢要。

 

01年後招工難

每年過完年,都會有報道,說什麼企業招工難。

尤其是沿海製造業基地,最近這十來年,沒一年不吵不鬧的:老子招不到人!

想想2008年前,那時候的70後們要想進個像樣子的工廠,還得托熟人,請客送禮之類的,跟孫子似的。

現在呢?反過來了,沒有年輕人再想進工廠當工人了,老闆們也牛不起來了,舔著臉好話說盡,連哄帶騙的,招人也難。

以前沿海城市的市區居民90%的人都是工人子弟,但是這些人已經徹底不做工人了,郊區的年輕人也鄙視做工人,就算再沒有門路,那也得在工廠找個清閑的管理職位,三心二意的混日子。

一大批中小製造業如今世道不好,之所以還能勉強維持,是因為有一批60後、70後的農民工在支撐,他們上有老下有小,不敢歇,也不敢鬧,他們拚命幹活的動力是子女絕不再進廠當工人,能夠改變家族命運。

如果再過十年,等這幫人退休,或者干不動了,製造業的車間里就真找不到工人了。

現在的80後、90後,進廠打工主要是找對象談戀愛,順便長點見識,對於學習專業、鑽研技術,根本不感興趣。

這批人已經毫無機會,失去理想,帶有絕望,未富先廢。

02農民工去了哪裡?

現在的城市子弟們靠著父輩的積累,基本上都完成了轉型,根本不可能去工廠上班,那是他們看不上的地方。

幹什麼不好呢?幹什麼都比當工人舒服還掙錢多,這是他們一致的看法。計劃經濟年代當工人的榮光,一去不復返了。

所以工廠里都是農民工,而農民工越來越少,工資水平也越來越高,其它成本也是年年看漲,最後產品就毫無價格競爭力了。

更可怕的是社會上的觀念,完全變了,對於工人,沒有正眼相看的。

要是哪個男孩子說自己在廠里上班,就是農民工的女兒也會鄙視他。這種輿論環境下,這些製造業還怎麼玩,真的玩不下去了。

那麼農民工哪兒去了?

主要成了“農二代大學生”。他們畢業後在大城市的各個角落晃蕩,懷揣希望,但是毫無希望。

希望在歌聲里,在詩里以及所謂的遠方,聽著聽著也麻木了,也佛系了。

他們的職業最多的是房屋中介、各類銷售員之類的,年紀超過30歲就難辦了。這也是中國經濟的困難之處。

我曾經在珠三角一家傳統製造業工廠考察,車間內的操作工,年輕人很少,最小也是30歲。

倒是在管理區,財務、人事、銷售等,都是年輕人,因為這些工作相對而言,還算體面點。

因為農二代也是大學畢業,他們的父母絕對不會讓子女去車間上班了,他們自己也會覺得,那個地方真沒前途。

十年後,工廠要是關停,如果不出現意外,這些30多歲的農二代大學生大吵大鬧一番後,會大批失業。

03考證和自己玩

曾和某熟人聊天,他說他村子裡好幾個大學畢業的孩子,有一年到頭都不上班的,就窩在家裡考證,各種各類的職業資格證,忙個不亦樂乎。

還有的乾脆是自己當個體戶,送貨跑運輸,甚至玩自媒體的。硬是沒有一個是進廠當工人的。

這樣下去,中小製造業還有未來嗎?

從用人角度看,管理員和操作工,中國1:8是合理的,德國約1:4。但中國大學生錄取率超70%,算上存量勞動力,也是嚴重結構失衡,大學生太多,怎麼消化呢?

一旦樓市偏冷,大批中介和各相關配套的個體戶馬上就失業。到時這些農二代大學生們進退失據,會大面積失業,這是隱憂所在。

製造業工廠需要大量理科生,但是現在企業利潤薄,導致大量優秀學生選擇從事金融、法律、中介等服務行業,表示絕不進廠。

這些人從生產領域進到分配領域,導致生產行業人員素質越來越低。

不要相信什麼高科技研發(光伏),說穿了就是買套進口高科技機器。你看看“機床加工中心”,基本是義大利、德國的。只要有一點兒波折,企業就垮。

普通員工最希望把企業的利潤,年底全部分掉,房價這麼高,分錢最實惠。他們不喜歡把利潤留出來搞研發,搞積累。企業垮了,反正明年換一家就是了。

大大小小的老闆們何嘗不是這種心態?辛辛苦苦掙點錢容易嗎?還不如拿著錢去搞搞金融和房地產得了!

但是,站在更高的宏觀經濟上看,這樣做的結果是,滿大街都是亂竄的失業者。

04用工荒的真相

所謂的用工荒是企業和年輕人的雙輸。

目前的勞動力市場是供需不匹配,大量的年輕人沒有技能,但因為生活成本高,也得要高工資;成本高昂的企業無力支付,雙方僵持。

年輕人,騎驢找馬,隨時跳槽;企業面對大量的生手,前期培訓費用打水漂。其實大學生也活得差,企業也活得差,雙輸。

企業只想要熟練農民工,不要大學生,嫌他們嬌氣還事多,有腦子的人不好管不是?

現在一個企業只是招聘10人,卻寫招聘100人,原因是想多挑挑,但實際上工資開得低;而農民工被某些唱高調的新聞誤導,對工資抱有太高期望。

於是一方面企業找不到人,一方面農民工找不到活。企業和工人僵持,卻被人報道和解讀為用工荒。

所以,用工荒的真相是缺少:熟練工和苦工種。

一是中國毀掉了“技校”,德國75%的中學生是去了技校,中國90%的中學生是去了大學(主要是文科)。

以前技校畢業去工廠,現在進高校為了賺錢,活生生把人關了三四年,培養了一批酸秀才。剩下的歪瓜裂棗,越來越不會幹活,還眼高手低,一般工作不想干,真要技術的工作幹不了,企業根本不敢要。

做壞一批產品,損失遠遠大於節約的工資,熟練工培養周期太慢,所以出現搶工人。說白了,工人很多,但是有點兒技術的不多,企業沒法用。

我曾觀察了一個企業,普通製造業,企業員工除了老闆一家全部是大學生,其他都是中學畢業,日常電腦管理做得也很好。

該企業前幾年也招聘了幾個大學生做行政管理、人事管理,但是他們上班就是拿著“考公務員”或者“英語六級”書複習,和農民工無法交流,工作馬馬虎虎,抱怨一大堆,確實沒辦法使用。

二是苦工種,如搬運,年輕人不想干,中老年干不動。我認識一個搞裝修的小包工,在某一線城市苦幹十五年,為兒子買了房買了車。

兒子現在某小公司混,月薪不到4000元。裝修工月入8000元很正常,但吃住太艱苦了,兒子果斷拒絕。

0590後們的好日子

90後的農村員工,絕大多數是喝可樂、吃麥當勞長大的,剛剛出來工作的時候,就遇到新《勞動合同法》的強力保護,根本不關心企業的難處。

90後員工只會和老闆兒子比生活待遇,然後產生怨恨心態。這個狀態,很難維持多久的。我們國家的經濟,必將迎來一次考驗。

很多企業招聘給出了4000~7000元的工資,其實是“計件,不交社保”,新手根本拿不到這些。

今後機器會慢慢取代一部分人力。有個朋友,買了一台機器10萬元左右,取代了兩個熟練工,效率大增,原來要一天,現在半個小時。

機器不需要繳納社保,也不需要“辭退賠償”。當然,大部分工種還是要人力完成。

但這裡少用一個人,那裡就會多出一個勞動力,總體還是有用的。

勞動關係不穩定,員工大流動,熟悉本企業特定崗位的工人越來越少,所以做高科技、高質量、高效率企業就是個笑話。

但企業負擔太重,產能過剩,也無力提供高福利,惡性循環。

結果是絕大多數製造業在低水平競爭,你花三年的高成本培養工人,會一夜之間全部辭職。

對製造業而言,財政、老闆、工人,這三方是不會同時達到滿意的。

中國製造業利潤薄,就業人數多,還在初級階段,在沒有進入高科技打遍天下的水平前,“財政,老闆,員工”,不可能同時樂呵呵。

現在情況是:財政滿意,員工滿意,小老闆不容樂觀了。中間掉鏈子的後果就是,就業壓力跳過企業,直接到了各地方。

要為中小企業減負,優化民企經營環境,怎麼搞?其實大家心知肚明,那樣才是90後們好日子的開始。

最後,認知要升級,思考要深度,那就從讀書開始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