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共殘酷整肅AB團 陳小魯老爸陳毅20歲妻子嚇得投井自盡

——血腥的中共「肅反運動」 殺死逾十萬自己人(二)

在贛西南蘇區已經發生反AB團激起的富田事變不久,相鄰的閩西蘇區又發動了所謂的肅清社會民主黨的政治運動,也激起了多起反抗兵變,遭到了新組建的紅12軍的殘酷鎮壓。反AB團肅反運動,時年20歲的陳毅妻子肖菊英嚇得投井自盡。圖為陳毅與肖菊英合照。(網路圖片)

中共不僅屠殺黨外人士,在內部整肅時,殺人的規模和手段也極其驚人。其中,20世紀30年代初期,中共各個所謂“根據地”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肅反;從“富田事變”打擊 AB團開始,有10萬共產黨人死於自己人之手。

僅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編寫出版的《中國共產黨歷史》中披露的數據已極為驚人:肅反運動在短短2、3年間,處決了7萬多被定為 AB團的紅軍、2萬多所謂“改組派”、6200多所謂“社會民主黨”。

上接:中共整肅AB團引富田事變紅20軍700軍官被殺

五、閩西蘇區激起了多起反抗兵變

富田事變後,毛澤東加緊了對所謂AB團分子的刑訊逼供,所有破獲的AB團完全是根據被審人的口供去破獲的。審訊技術全靠刑審。對被審人普遍採用軟硬兼施的方法:所謂軟,就是用言語騙出被審人口供;所謂硬的方法,通常是將被審人雙手吊起,將人懸向空中,用牛尾竹掃子去打,如仍堅持不供的,則用香火或洋油燒身,甚至有用洋釘將手釘在桌上,用篾片插入手指甲內的。在各縣的刑法種類無奇不有,有所謂炸刑、打地雷公、坐轎子、坐飛機、坐快活椅子、蝦蟆喝水、猴子牽韁、用槍通條燒紅捅肛門、用生鏽的鐵絲刺穿睾丸牽著遊街……等。僅勝利縣一個縣,刑法共計有一百廿種之多。

對待AB團分子用刑慘酷,被審人因經不住酷刑亂供亂咬,使AB團越打越多。而肅反機關則捕風捉影,甚至於公開地說,寧肯殺錯一百,不肯放過一個之謬論,使得人人自危,噤若寒蟬。在肅清AB團最激烈的時候,兩人談話都可被疑為AB團。凡打AB團不毒辣的,都認為與AB團有關係,有被扣留的可能。

1930年11月至12月,不到4萬人的紅一方面軍,就打出了4400多名AB團分子,殺了幾十個團長。永新縣接連把六屆縣委都打成AB團,只允許一個自首,其餘全被殺了。

在贛西南“蘇區”發生肅清AB團不久,相鄰的閩西“蘇區”又發動了所謂的肅清社會民主黨的政治運動。

1931年初,在紅12軍召開的一次紀念會上,因為有人口誤喊錯了口號,林一株為首的肅反委員會逮捕了以團政委林海汀為首的17個人,嚴刑拷打,逼出社會民主黨一案。在這起大冤案中,有6352人被殺害,包括紅軍官兵、“蘇區”幹部群眾。

像一年前贛西南抓AB團激起的富田事變一樣,1931年5月,閩西蘇區也激起了多起反抗兵變,也都遭到了新組建的紅12軍的殘酷鎮壓。

六、陳毅妻子肖菊英嚇得投井自盡

1931年4月,富田事變被定性為“AB團領導的反革命暴動”後,因打AB團而激發富田事變的李韶九重獲重用,被任命為中共政治保衛局江西分局局長,整個江西蘇區的肅反都在他的控制之下。李韶九履任新的重要職務伊始就親臨贛西南“肅反”,掀起肅AB團的新一波高潮。

陳毅時任贛西南特區委書記。由於打“AB團”是當時壓倒一切工作的中心任務,於是陳毅與李韶九便暫時成為了主持這項工作的臨時搭檔。李韶九不滿陳毅抓AB團不力,他威嚇陳毅說:“有人供認你是‘AB團’的團長,只有自首才有出路。”

《長江日報》等大陸官媒曾發表作者伊明的文章《陳毅之妻肖菊英之死》。文章稱,陳毅擔心,李韶九很可能要把他當成AB團的黑後台,早晚把他揪出來。他對剛滿20歲的妻子肖菊英說:“菊英,要是我被打成AB團,你怎麼辦?”

信豐城裡長大、稚氣柔弱的肖菊英聞言大驚,得知陳毅不是在嚇唬她之後,表示“那我就去死”。

陳毅示意,讓她回娘家躲避風頭,等運動過去,“若是我不回來,你也就不要回來了……”

雖然陳毅不敢把更嚴重的後果說出來,但肖菊英已經哭了,從此以後再無笑顏。各地捕殺AB團有增無減的聲勢加重了肖菊英的疑慮,她感到大禍將臨。

一天,陳毅接到會議通知,決定向肖菊英託付後事。鑒於上次的教訓,陳毅不敢講得太明,他指指牆上的掛鐘:“等到下午6點鐘我還不回來,你就快走,也不要帶任何東西,那就出不了村了,一定去信豐城,藏起來……如果我沒有事,我就派人找你回來;如果無人找你,你就別回來了。”

結果,陳毅回家晚了2個小時。陳毅開會回來找到妻子,是在院里一口半枯的井裡,妻子已投井身亡。

(未完待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