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顏丹:「預算聯網」能監督財政?

中共的腐敗在江澤民當年“貪腐治國”的政策下四處蔓延。(AFP)

近日,中共喉舌媒體新華社發文稱,“為打造‘陽光財政’,人大力推預算聯網監督”。也就是說,人大想通過“預算聯網”這種方式,比如實現信息聯網查詢、提供數據查詢服務,來讓大家知道“國家的錢花哪兒了”,從而起到對國家財政進行監督的作用。

“國家的錢花哪兒了”,這是一個僅憑公開財政預算就能揭曉答案的問題嗎?難道長久以來,習當局“老虎、蒼蠅一起打”,還不足以讓中國老百姓對自己的血汗錢流向何方心知肚明?在如今這個被視為“無官不貪”、腐敗亂象早已深入各領域的一黨專制國家,若真想讓財政置於陽光下,最有效的辦法就應該是,讓官員財產公示儘早落實。

然而,就在去年11月,黨媒報道“韓國總統文在寅率新一批高官集體‘曬家底’”時,大陸就有網民指出,“官員公開財產是解決貪腐問題的關鍵”,“中共為什麼不公布呢?”對此,有時事評論員稱,“中共宣傳要公示官員的財產約有20年了,但一直沒見行動”。而更令人絕望的是,中共財政部原財科所所長在去年3月舉辦的博鰲亞洲論壇上已直接表明,“官員財產報告和公示制度在中國大陸普遍的實行時機不成熟”;“包括財政部系統和另外一些系統信息是不對外公布的”。

既然領導已明確表示官員財產還不能公示,那麼此時人大高喊著要打造什麼“陽光財政”,也就成了做秀。既然領導還指出,財政部系統的信息是不對外公布的,那麼此番通過“預算聯網”所查到的數據、信息又到底是些什麼呢?是否已被人處理過,又或者乾脆就是偽造的?況且,若懷疑數據造假,真會有人去深究、查實嗎?

僅從“預算聯網監督”這一舉措是由中共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發起來看,就足以讓人釋懷。也就是說,如今一切涉及國家財政的信息公開,只能發生在從中央到地方的人大與“政府收入征管、社保、國資和審計等部門”之間,決不能有“第三者插足”。但這裡的核心問題是,財政被人大監督,就等於被人民監督嗎?人大真能代表人民監督政府?

對此,中共給出的說法是,人大代表是民主選舉選出來的。一張名為“圖說國情”的圖解還像模像樣的解釋著人大代表的選舉資格、方式、辦法、步驟。然而,在“選舉資格”一欄中,卻又清楚的提到,在選舉前5天,會有一份候選人名單出爐。由此可見,民眾即便真能參與選舉,也不是想選誰就選誰,而只能在領導提供的名單中選擇其一。

實際上,領導提供的這幾個候選人壓根兒也不是選出來的,而是由政黨、團體推薦的,並且還能由推選他們的單位罷免。如今,在中共黨支部已開始在外企中指手畫腳的紅朝天下,還有哪個團體、單位會推選一個敢質疑黨、敢真正為老百姓的疾苦發聲的異見者?在個人服從單位領導,小領導服從大領導的社會格局中,試問又有誰敢公然挑戰中共這個最大領導呢?

此外,從監督方式上來說,人大要真想監督財政預算,就不能只在查詢上下功夫。相比踏實的等著大筆預算被花出去之後,再回來查詢“國家的錢花哪兒了”,從預算的審批上就開始把關才是更有效的監督。相比“財政專項資金何時撥、撥給誰、怎麼用”,人民更想知道,巨額的財政資金到底是如何輕而易舉的通過審批的。

對任何一個民主國家來說,政府要想順利拿到財政預算,可不是那麼一件容易的事兒。正如不久前發生的美國聯邦政府的關門事件。該事件發生的原因直指“國會參議院未能通過臨時撥款法案”。因為“根據美國的法律,政府預算案必須由眾議院發起,參眾兩院批准,並交總統簽署”。

不難看出,美國政府若想從國庫中拿錢,決不是任由總統大筆一揮就能辦到的,得經由美國公民人手一票選出的議員同意才行。與此同時,參議院這些議員分屬於兩個能在權力上進行抗衡和制約的政黨。如此才能保證,代表任何一黨的政府決不會那麼輕易就擁有貪污公款的機會。不著急給錢,甚至一味縮減預算、只提供短期預算,或許才是從源頭上打擊腐敗的最有力舉措。

然而,放眼一黨治下的中國,要想從一開始就控制財政預算的審批,僅靠通過假選舉產生的人大代表以及所謂的“多黨合作”恐怕是辦不到的。若要國庫資金去向透明、公開,就得由納稅人自己選舉的代表來監督。若要遏制權力腐敗,就得有另一個能與之抗衡的權力集團來加以掣肘。

做不到這兩點,人大要打造什麼“陽光財政”,就只能是說說而已。至於那個僅限於查詢的“預算聯網監督”,也只能用來忽悠老百姓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