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聞趣事 > 正文

方言口誤鬧的笑話 第一個就笑到飆淚了!

每年一到各種語言等級考試時

很多人就會趁機抱怨

英語比起我們母語真難學啊

聽聽不懂寫寫不會

種類劃分還那麼多

什麼GRE托福雅思四六級專四專八

……

但是她姐想說

整的好像所有中國話

你都能輕輕鬆鬆聽明白似的

因為你可別忘了比起外語

我們國家還有一種令全球瞠目結舌

這個世界上最為神奇多樣的東西

方言

說到方言各地口音用詞的差異

足以讓是同一個中國的人搞不明白

你到底想表達什麼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電視劇)

不是生與死的距離

而是我在很認真的跟你說話

你卻以為我在逗你玩兒

兩個雲南姑娘去北京旅遊

早就聽聞北京烤鴨的大名

於是結伴去吃烤鴨

剛落座其中一個對服務生說

“你去拿兩隻烤鴨來甩甩”

等了一會兒

服務生果真很聽話的拿了一隻烤鴨

在她們面前晃了晃就走了

等不及的兩個姑娘拽過服務生質問

“為什麼不給我們上烤鴨??”

服務生一臉發懵的回答:

“不是你讓我拿烤鴨來甩甩的嗎…”

雲南人敲黑板:“甩”=“吃”

誰讓你真的甩了!

有次跟著老師去廣西寫生

在一個山清水秀的小村莊里留宿

當地風俗是一般遠客到來時

飯桌上一定要有一盤田螺

晚飯的時候主人夾起一顆田螺

看了一眼說

“公的”

丟掉之後又夾一顆還是說

“公的”

一邊夾一邊扔嘴裡還不停嘀咕

我不禁心中感嘆

廣西人可真厲害啊

連田螺公母都看得出來

後來才知道原來他說的“公的”

其實是“空的”

廣西人敲黑板:“公”=“空”

我們還沒有厲害到能看出田螺的性別

去年暑假

全家一起去南方旅遊

路上隨便找了個餐館吃午飯

叔叔坐下大手一揮

“服務員,給我扒根蔥”

山東人嘛

出門在外想吃個蔥蘸醬也無可厚非

可你給我上八根蔥是幾個意思??

服務員是個挺漂亮的小姐姐

伴隨著周圍食客的哄堂大笑

看著叔叔綠了的臉頓時花容失色

“是你讓我給你八根蔥的啊”

山東人敲黑板:“扒”=“剝”

別耿直的真的把“扒”當成“八”啊!

朋友當警察剛到湖北調任不久

有一次休假在路上閑逛

剛好所在的地區依山傍水

旁邊還有條河

走著走著聽到附近有個婦女大喊

“我的孩子掉到河裡了!”“我的孩子!”

條件反射小伙一個猛子就扎進了河裡

真不愧是人民的好公僕

國家的好棟樑

然而找了半天孩子的影子都沒見到

小伙扒著河邊的台階累的氣都喘不勻

突然意識到什麼一臉複雜的問

“你說的是孩子嗎?”

手裡拿著一隻鞋子

站在河邊的大姐一邊點頭一邊說

“對對對是孩子我的一隻孩子掉河裡了”

“你看另一個在我手上嘛”

湖北人敲黑板:“孩子”=“鞋子”

外地人:那你們到底叫孩子什麼???

閨蜜的大學同學是內蒙人

有一次和他一起出去吃飯

草原來的朋友在哪兒都熱情好客

坐下就開始自動招呼

“服務員,沏十壺茶,餾十一籠包子,

揪十一根蔥,拔十一苗蒜”

老闆一聽大喜以為來了一大桌客人

熱熱鬧鬧折騰大半天

一出門看到餐廳里空落落的三個人傻眼了

一問才知道

原來小伙點的是

一壺茶一籠包子一根蔥一頭蒜

內蒙人敲黑板:

上菜之前你請先問好數量了

口音重不是我們的錯!

之前去一家網紅飯店吃飯

人多的誇張到洗手還要排隊

等了半天終於輪到我

誰知道後面上來個姑娘

二話不說攔住水龍頭邊洗邊不客氣的說

“喂,不好意思,我先死吧”

其實本來我還挺生氣的

可聽到姑娘口出狂言

一激動手都忘了洗

後來問了問才知道姑娘估計是安徽人

原來她說的“死”就是“洗”

安徽人敲黑板:“死”=“洗”,

我不就死一死,你們至於這麼激動么

去年冬天接農村的父母來上海過年

正月里不能剪髮所以趁著放假

帶父親去樓下的理髮店收拾一番

一進理髮店的門

年紀輕輕的小姑娘笑臉相迎

領著我們往裡頭走

剛把熱水放好父親也躺了下來

小姑娘拿起花灑語氣挺溫柔

“先生別動,我給你打打頭”

父親頓時就嚇怕了

“說好的剪頭髮,怎麼能打頭呢?”

“理髮前是要先打頭的啊,

不打打頭怎麼理髮呢?”

小姑娘看著掙紮起身的父親也急了

攔著他不讓走

一時間場面十分混亂

聞訊而來的我聽完前因後果笑到打嗝

連忙給父親解釋

“爸,人家說的打頭就是洗頭”

至今我還記得

那天老爺子剪頭髮的時候

全程一臉發懵的表情

上海人敲黑板:“打頭”=“洗頭”

如果你惹到我我不確定是不是會真的打你

做生意的姨媽經常去寧波進貨

寧波的老闆精通商道常常設宴款待

而姨媽平日里不怎麼吃海鮮

在家鄉又少見新式做法

就指著餐桌上的幾道菜一一詢問

“這道是什麼?”“哈?”

“這個呢?”“嗯”

“……那這個呢?”“呼!”

吃完一餐飯姨媽臉色極其不好

只覺得寧波老闆言語敷衍態度惡劣

然而回去路上一個關係甚鐵的好友

聽說姨媽的遭遇之後捧腹大笑

連忙解釋了這通烏龍

也避免了一樁黃了的生意

“別多想,人家的哈嗯呼是在回答你問題啊”

“哈是蟹,嗯是魚,呼是蝦”

姨媽:……

寧波人敲黑板:

“哈“是”蟹”、“嗯”是“魚”、“呼”是“蝦”

可別再覺得我們態度敷衍了

剛考了湖南某地公務員的小侄子

初來乍到參加鄉村工作例會總結

坐在主位上的鄉長清了清嗓子

一開口差點讓他把一口水噴出來

“不要醬瓜,我撿個狗屎給你們舔舔…”

後來同事告訴他

鄉長口音重改不了

他的意思其實是

“別講話了,我講個故事給你們聽聽”

侄子聽完感嘆

別說城市套路深你們想回農村了

農村的套路一點也不比城市少

湖南人敲黑板:

“醬瓜”=“講話”“狗屎”=“故事”

我們口味兒沒那麼重!

朋友有次去福建莆田旅遊

路邊看到有賣的甘蔗便想買來解解渴

賣甘蔗的大姐麻利的剁好裝袋

“你錢給我,我嫁給你”

朋友聽的愣了

手伸了一半過去甘蔗都沒敢接奪路而逃

剩下大姐在後面又追又喊

回到車上導遊告訴他

其實人家只是在說

“你錢給我,甘蔗給你”

莆田人敲黑板:“嫁給你”=“甘蔗給你”

想那麼多幹什麼!

我姐剛到杭州工作不久

有個關係不錯的同事

經常一起周末約著逛街

周六清晨

她就急不可耐地給同事打電話約時間

“你在幹嘛”“偶樓動洗臉”

聽到這樣回答也不好意思催促

掛了電話她就去了人家樓下

然而左等右等同事還是不見人影

我姐是個急性子又一個電話打過去

“你怎麼洗個臉要這麼久啊?

我在你樓下等了都快一個小時了”

同事一聽哭笑不得連忙解釋

“我在大連呢,誰說我在洗臉了”

我姐:……

杭州人敲黑板:“洗臉”=“大連”

下回別怪我們放鴿子了委屈巴巴

在東北上學的同學是個醫學生

在醫院實習親眼目睹過這麼一幕

帶他的主治醫師是麻醉大夫

有次給一位大爺打麻醉針

估計藥效到了

醫生問大爺:“腳麻嗎?”

大爺愣了愣沒說話

醫生又問一遍:“腳麻嗎?”

大爺還是沒說話

醫生想這樣不行啊

別耽誤了手術時間

他以為老大爺年紀大了耳背

就提高嗓音喊了一句

“說話啊,腳麻嗎?”

大爺愣了一下終於哆哆嗦嗦說了句

“媽媽”

東北人敲黑板:問你“腳麻嗎”不是讓你叫媽媽!

哭暈在廁所!

在我們國家

因為方言差異帶來的口誤實在太多

逗的她姐笑到肚子都痛了

然而爆笑經典怎麼能少的了胡建人

他們只能是壓軸

請往這兒看

哈哈哈哈哈哈我已經投降了

你們一定是想笑死我

然後繼承我的螞蟻花唄對不對

!!!!!!

看完這些例子一笑而過的同時

她姐想問一句

你們那兒也有這樣爆笑的方言口誤嗎?

又有哪些好玩逗趣卻不為人知的話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聞趣事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