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中共權勢集團不惜毀掉文明的未來以保住政權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梁京:中共權勢集團不惜毀掉文明的未來以保住政權

——西方究竟出了什麼錯?

中共權勢集團不惜毀掉文明的未來以保住政權。這一方面表現在中國社會的衰敗,其集中表現就是道德全面衰敗,人口出生率急劇下降,另一方面則表現在大量人口向美國和西方社會移民,而這些移民的多數卻不放棄與西方價值對抗的信仰。這樣的挑戰,是很多人都不曾預料到的。

習近平公開尋求終生獨裁,成為壓垮西方“擁抱熊貓派”的最後一根稻草,令美國及西方精英不得不就對華方針開始自1949年以來最深刻的反思和檢討。最新一期《經濟學人》雜誌的封面文章“西方如何誤讀了中國”以及該雜誌另一篇少有的長文“(中國)不是(西方)想找的夥伴”,反映了這一歷史性的轉折。

雖然美國的鷹派和鴿派現在都不得不面對西方在中國問題上押錯了賭注的現實,但要想回答“西方究竟出了什麼錯?”這個問題,並不容易。從事後諸葛亮的角度,人總是能找到一些自圓其說的道理,但這種道理未必能應對未來的挑戰。

歷史學家將會長期爭論的一個問題,就是在六四鎮壓之後,尤其是這一事件促成柏林牆倒塌、蘇聯解體之後,美國和西方該不該全力幫助俄國完成政治民主化和經濟市場化的轉型,而不是姑息鄧小平,助中共渡過難關?我相信老布希總統和撒切爾夫人(戴卓爾夫人)如果知道中共專制會變得今天這樣強大,很難不做他想。

問題是,包括中共自身在內,誰又能想到專制的中國竟然能夠發展出這樣一種國家資本主義,對美國和整個西方乃至人類文明都帶來嚴重威脅。不錯,從今天來看,美國犯了不少明顯的錯誤,比如過高估計了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和西方價值對專制的瓦解作用,而低估了非西方文明向民主政治轉型的困難,這不僅表現在對中國的判斷上,也表現在對伊斯蘭國家的判斷上。美國的錯誤,與人性容易自大和短視的弱點有關,而與價值關係不大,或者說,美國精英在價值方面的過於自信,放大了他們的人性弱點,而中國在價值觀競爭的劣勢,激發了策略應變的能力,對此,美國大意了,令自己的價值和體制都遭到了腐蝕。

西方,尤其是美國精英的這些錯誤,是否說明西方選擇對中國善意的基本方針完全錯了呢?我並不這樣看,因為我並不相信,西方不給中國這個對外開放的機會,中國和這個世界會處在一個更好,更有希望的狀態。北朝鮮就是一個有力的佐證。

但西方的善意,確實遭遇了沒有預料到的風險。中國經濟在中共專制下的崛起,並沒有消除掉中共以核威懾來自保這一威脅,還帶來了一個新的威脅,那就是從資本主義體系內部來瓦解西方的基本價值和制度這樣一個威脅。也就是說,中共權勢集團不惜毀掉文明的未來以保住政權。這一方面表現在中國社會的衰敗,其集中表現就是道德全面衰敗,人口出生率急劇下降,另一方面則表現在大量人口向美國和西方社會移民,而這些移民的多數卻不放棄與西方價值對抗的信仰。這樣的挑戰,是很多人都不曾預料到的。

西方,尤其是美國對中國的善意,包含著這樣一個信念,那就是中國人遲早會認識到,法治和民主對自己是有利的,而專制則一定是有害的,因此,中國人最終會做出理性的選擇。但歷史上有很多文明自我毀滅的例子,說明不能對人類的理性寄予太高的期望。習近平輕易地獲得了終生獨裁的空間,對西方人的信念是一個重大的衝擊。我相信現在西方精英不得不認真思考的一個問題就是,如果習近平選擇以毀滅整個人類的文明來威懾西方,讓他們不要阻止中國文明的自伐,美國和西方該做出什麼樣的選擇?這顯然不是班農的經濟民族主義能回答的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