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本該養老的年紀 卻成千萬「老漂族」一員?

 

我們對千萬留守兒童已經不再陌生,我們對千萬空巢老人也已經不再陌生,我們甚至對千萬空巢年輕人也不再陌生……

但我們對千萬“老漂族”一定是陌生的,本該養老的年紀,為何還要如此拚命奔波?承受孤獨和陌生的城市?這可能也是一個悲傷的故事。

不服老是一件好事,但應該體現在追求自己的生活上

相對於這些“老漂族”來說,沒有漂出來的中老年人,也都是憑著一顆不服老的心,永遠把自己的精力和體力貢獻在家庭的進步之上,這對於年輕人來說可能是一件好事,但也可能是一件壞事。

好事在於,年輕人可以用自己的忙碌,來讓父母們不顧年邁的身軀,跋山涉水來到陌生的城市為自己帶孩子;壞事在於,老人們的精力和體力其實都是有限的,無論是去做“老漂族”還是在四五線做不漂族,其精力和體力的過度消耗,終將遇上人類無法拒絕的災難——疾病。

當然,對於很多人來說,能讓自己的老人跟著自己生活,說明自己在外面的打拚是很有一定水平的,否則在大城市養孩子、父母、自己和另一半,這些支出是完全不夠用的。

但一個家庭到底是怎樣過活的,只有這個家庭自己知道,到底能不能在大城市裡支撐起父母的良好生活,以及生活習慣的改變,包括家長里短的瑣事糾紛,最關鍵是老人的就醫、社會福利等問題,都將是一種考驗。

我們中國人比較樸實,秉承的是一種“只要你流血流汗,就能得到應有回報”的觀念,但實際的情況卻比較尷尬,即你可能老了老了還消停不下來,還是要奔波、賺錢,老有所安的大環境並沒有完全建立起來。

正如一些“老漂族”所說的那樣:“我是不要錢的保姆”。我們始終與外國人有著不同的意識觀念,相對於外國人到老的時候,更加關注自己的老年生活舒適度,更加註意自己的私人精神領域建設,也更加珍惜人生苦短,及時享樂的思維可貴。

而我們的老人則處於一種左右尷尬的境地,子女不在身邊,覺得孤獨和空虛,奔波追著子女去生活,又會更加為家庭瑣事操勞,完全放棄自己應該有的難得的人生自由,怎麼樣輕鬆的活著,即便到老了,也不是大多數國人的思考方式。

父母的精力也是有限的,哪怕父母的愛很偉大

紙白君所見過的,沒有跟著去做“老漂族”的一位中老年人,因為有兩個男孩子的緣故,在自己已經不太適合做苦力的時候,還是堅持在做著,希望為自己二兒子的婚姻再打下一些物質條件,但奈何身體支撐不了,烙下了嚴重的病,光花銷可能就是他很多年都賺不回來的。

從這個角度來說,那些有資格做“老漂族”的確實還算幸福一些,至少不用更多的去做苦力,為自己的家庭延續過重勞神費力,但始終還是沒有自己的生活,家庭觀念深重是我們有別於世界諸國的優點,但也是我們有別於世界諸國的缺點。

正如一些評論者所關心的事,““老漂族”和他們的家庭,還面臨著更錯綜複雜的問題。例如醫保。無法異地即時報銷,老人們為了報銷醫藥費,不得不增加返鄉成本。這早已為社會所廣泛關注,也在努力尋求解決辦法。”

我們幾十年前曾經說過,養老有國家做後盾,後來我們改變了這種說法,但我們始終世界上獨一無二的最大社主國,是“萬惡”的資主義國必須臣服的社會,那麼我們應該支撐起這些“老漂族”們應該有的城市福利,他們即便年邁了,也沒有一刻停止納稅。

而那些沒資格做“老漂族”的老年人,如果能有一個好的身體,好的精神狀態,好的生活思維,能為年輕人拚命自己的年輕時,不用顧慮那麼多後方的問題,將會為我們的社會創造更多的利益,更多的優勢,正如李老闆所說的那樣:“改革就是為了更好的發揮更多的生產力。”

總有一些宵小之徒認為:“但凡是養老、教育靠國家的人,一定是好吃懶做之徒。”這種黃口小兒可能都不會認為是對的落後理念,就是有一群二缺們奉為至寶,要知道,人們不靠國家,國家也沒資格去靠人們,這是一個相互的社會,而不是一個自上而下命令式的社會。

家庭是一種相互,國家是一種相互,每個人才會有工作和付出都心甘情願,甚至是不必宣傳即相當敬業的狀態,但如果付出總是讓家庭支出相形見絀,付出也總是與回報不成正比,整體社會的狀態只能是走向不好,甚至是倒退到曾經那種苦逼的年月。

父母已經為我們的家國付出了他們的青春,他們的精血,他們沒有慾望卻埋頭苦幹的精神,老了老了卻還要承受更多的瑣事和更多的精血,這在一個以孝道著稱的國家來說,本身就是一種莫大的諷刺。

讓事物回歸到理性的本質,是我們活著的根本需求

我們試想一下,孩子留守化,老人漂泊化,這兩種的結合,才能安頓一個家庭的延續,將來的家庭狀況又該是多麼的讓人唏噓?我們在談社會福利的時候,其實最多的也就是養老和教育問題,這兩者能被社會所負責任的承擔起,我們中國人也可以像西方那些國人一樣,有著一套屬於自己的生活狀態。

這不會讓人們懶惰,這會更加激發人們為這個社會創造利益和財富的精力和慾望,因為人們知道為這個社會付出是值得的,為這個國家付出是幸福的,為這個國家與世界競爭而做一顆螺絲釘是有意義的。

無論是千萬留守兒童,還是千萬老漂族,千萬不漂族,千萬空巢青年,我們終究遇上了這些問題,都是需要盡心儘力去解決的,視而不見,避而不談並不代表問題可以被掩蓋,反而在爆發的時候會更加棘手,也更加讓人們心慌意亂。

我們的社會是變了,我們的社會目標更加的高尚,我們的國家思維也更加的追求世界性巔峰狀態,但不能因大失小,越是小細節上,越是能夠讓一個家國能否可持續的發展下去體現得實實在在。

有“政協委員”這兩天說:“不能把取得外國國籍和不愛國劃等號。”這話乍聽起來,會讓一些愛國者們不愛聽,都已經“滾”出中國了,還愛什麼中國?但你仔細看這位委員說的話時,可能想法就又不一樣了。

他接著說:“《國籍法》制定的時候,我們的國家實力還比較弱,現在情況不一樣了,世界範圍內特別是西方發達國家都在爭奪人才和資源,國籍已經成為了爭奪人才資源的重要手段,自動喪失國籍,把人才讓給別家,這並不符合國家的長遠利益。”

這話其實說的很實在,曾經朱老闆也說過:“希望留學生們畢業了能夠都回祖國來,我們一定會為你們創造更好的、更有吸引力和競爭力的社會環境。”這話的意義是什麼?留住人才競爭力。

我們即將邁入老齡化社會,我們也要提升老年社會的競爭力,通過給他們創造一個更好的養老環境,來減輕年輕人所憂愁的上老下小,也不能讓年輕人總指望著父母老了老了還要繼續去付出和為孫子輩的去奮鬥,從而釋放更多年輕人打拚的動力,這並非是一個無所謂且燒錢的事。

中國人多,總是要把人當做人的時候,中國人人多的價值才能發揮出來,總是把人當做累贅,懶得去負責和承擔,也就只能讓咱們中國人的價值發揮餘地越來越小,那些移民的人也就越來越多,該回饋社會的時候,卻回饋到了異國他鄉,這真的是一筆很虧本的買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