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台灣代表投出兩會第一張反對票

——兩會對立項:申紀蘭「代表終身制」 他作為台灣代表投出第一張反對票

3月5日中共兩會召開,89歲的申紀蘭再次露面,成為名副其實的兩會代表的“活化石”。作為“舉手代表”的申紀蘭,引起網民的強烈反彈。另外,1988年,台灣代表黃順興投出中共兩會第一張反對票,1992因三峽問題,投過再一次反對票,最終不堪官場,1993年退出中共政壇。

永遠舉手贊同的申紀蘭

近日,中共官媒為申紀蘭專門製作了一段7分多鐘的微視頻《人民代表申紀蘭》,為申紀蘭進行宣傳造勢。在視頻中,她自稱是個農民,“參加一屆都來不得了”,“跟共和國一起走過來的。感情跟全國人民心連心”。

但是,申紀蘭此前對媒體的表態,卻是與視頻里的說法大相徑庭。

當時有記者問申紀蘭:“選舉的時候跟選民有交流嗎?”這位正廳級幹部說:“沒有,我們這是靠民主選舉的,你交流就不合適。”

有分析表示,這意味著申紀蘭跟選民也就是她代表的人民沒有任何的交流。她怎麼跟人民心連心的,從中也能窺見一斑。

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申紀蘭的“雷人雷語”總能在中共兩會上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遭輿論詬病。

2010年,申紀蘭說:“當代表就是要聽黨的話,我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2012年她就網路封鎖問題說:“網也應該有人管,不是誰想弄就能弄,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她也曾向陸媒表示第一次當上代表都是“省里指定的”。

申紀蘭這次出現在兩會中,遇上港媒時,已不像以往那樣再接受媒體採訪,而只允許媒體拍照,以防再次出現“雷人雷語”。

中國民主黨領導人高洪明說:“實際上她沒有觀點、沒有立場,如果她有立場、有觀點,早就倒了。不可能當十三屆代表,就是三屆都當不成。她不僅是當代表開會時對上級這樣,就是對地方官員也是這樣。中國這麼多年也算是天翻地覆的變化,連政治局委員都一個個倒下,她這麼多年不倒台,就是沒有立場。”

此前大陸也有評論文章披露,申紀蘭的農民身份存疑,她本身是一個地級退休幹部,全家也算得上是高官,自己丈夫、兒子都是局長。

對申紀蘭這樣的“舉手代表”,網上民間反彈強烈。在兩會召開前夕,大陸畫家華涌創作了一幅諷刺申紀蘭的作品並點評說:“他們沒得到我們的同意就代表了我們,這是強姦,他們強行代表我們只投贊成票這是猥褻,他們享受著我們不能的特權和福利這就是耍流氓!一幫臭流氓去給魔鬼投票的大會就要勝利召開了……”

台灣代表投出中共兩會第一張反對票

“我反對”,1988年3月29日的七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台灣代表團黃順興代表在麥克風前講了反對周谷城擔任主任委員的理由:“主任委員周谷城先生學問很高,我非常欽佩,但他89歲了,這麼大歲數的人,不應該再辛勞他了。難道就沒有年輕人為國家做事?”

這是自1954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召開以來,第一次出現反對的聲音。儘管周谷城仍當選為教科文衛委員會主任委員,但在黃順興的影響下,最後有11人投反對票,61人投棄權票,打破了一致通過的歷史。

1985年,黃順興利用到美國探親的機會赴中國大陸,後於北京定居,任中國農業科學院顧問。作為難得前來大陸的台灣人,黃順興成為統戰對象。1986年10月9日,時任中共總書記的胡耀邦會見從台灣來大陸定居的黃順興、張春男。在此次會見中,胡耀邦希望黃順興到全國人大或全國政協參加政治生活。黃順興對此毫無興趣,他不願充當妝點統戰門面的食客。

黃順興投了兩會歷史上的第一張反對票,還因深圳經濟特區的授權法案(授予深圳立法權,而廣東省還沒有)明顯違憲而開炮,這個法案是由李鵬領導的國務院提出的,在當時是一個空前的出格舉動。有了黃順興帶頭,這個提案遭到了多個省代表團的反對,反對票、棄權票多達1079票,占第七屆全國人大代表人數的36%。

1992年3月份,在七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上,人大表決三峽工程提案的時候,黃順興沒有發言權。後來在黃順興的離席抗議下,有三分之一的委員投了反對票或棄權票。事後,面對記者,黃順興當場表明不願再當這個人大代表。第二年,黃順興果然辭去全國人大常委職務。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孫瑞後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