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橫河:修憲改制有玄機

人大是在黨代會以後開的,就是國家主席如果到了二十大以後的第二年的3月份任期到了以後,怎麼辦?是交還是不交?因為它沒有改變。也就是說這個必須是在二十大的時候,就是在人大之前,二十大的時候,他的總書記的位置是交還是不交?因為國家主席在後,黨代會在前,二十大的時候是非常尷尬的,所以必須在二十大之前的整屆換屆的時候(就是現在),把延期這個事情修憲,改了。不然二十大你交權還是不交權?交,不甘心;不交,又沒有理由。

中共近日宣布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FRED DUFOUR/AFP/)

(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十九屆二中全會閉幕僅一個多月,北京當局突然在兩會前一周提前召開了三中全會,更為蹊蹺的是在三中全會召開之前,又公布人大將會討論刪除中共憲法中有關國家主席和副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的規定,先不說這個新聞本身就能引起全世界媒體的一片嘩然,僅僅是宣布這個消息的時間點就非常的耐人尋味,因為修憲的決定是1月26日在二中全會上決定的,但是卻拖後了一個月公布。

那麼此舉背後是不是有不同尋常的原因呢?提前召開三中全會和修憲內容有沒有關係?這個修憲對兩會和中國未來政局有沒有影響?我們今天就來討論一下。

好,橫河先生,我想請您先簡單的把事情的前後關係梳理一下,因為整件事情來得比較突然,讓大家覺得非常蹊蹺,同時信息量也非常的大。

橫河:中共的十九屆二中全會是在今年1月18日到19日,開了2天,它的議題是修憲,這是在去年12月27日的政治局會議上決定的,二中全會的公告是在19號發布,公告說這個會議審議的主要是一個東西,就是中共中央關於修改憲法部分內容的建議,但是在發布公告的時候沒有具體條款。

到了2月25日,也就是一個多月以後了,新華社突然用英文先發布修憲內容,而且它在發布的時候,英文它的題目直接就點出,是國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限制取消了,以這個作為賣點的。幾個小時以後新華社才發布中文,全文就是這個修憲建議的全文,這時候中文的標題就沒有這麼招人眼睛了,它是循規蹈矩的,就是說這是授權發布建議。

很奇怪的,就剛才你說到是二中全會上決定的,但不是1月26日,這個二中全會是1月18日到19日,這個發布的建議落款時間是1月26日,實際上就是比二中全會通過建議和發布公告晚了整整一周的時間,落款的是中共中央委員會,那這時候中共中央委員會沒有開會,這是很奇怪的。

然後到了2月26日和28日之間,26、27、28三天就開了一個三中全會,事先沒有任何徵兆。它的內容主要是兩個,有人說三個,其中一個聽取習近平報告,那個其實不算,會議內容一個是國家機構人事名單,因為3月初要開人大和政協,所以兩會要舉手表決這個國家機構人事名單,三中全會就提供這個,然後提供一個什麼呢?中共和國家的機構改革方案,就這兩條。

主持人:今年大家在說這個三中全會的時候都說這是破例,這個時候開了三中全會,那麼就是說這種安排是打破常規的。那麼往年的慣例是什麼?那今年大家為什麼就特別關注這個三中全會?為什麼今年的事情大家覺得很蹊蹺?

橫河:因為一般情況下,中共的二中全會它都是為人大做人事安排,三中全會一般都要到開兩會的這一年的9月到12月之間開,主要是討論經濟問題,這次就是等於在中共的二中全會和兩會之間又擠進了一個會,就三中全會,這個在歷史上沒有發生過。從內容上,三中全會提交了這個名單,就是這個國家機構的名單,實際上是做了以往二中全會做的事情,而這次二中全會是討論修憲,沒有討論常規應該討論的名單。所以說被硬擠進去的實際上是個二中全會,就是二中全會修憲這件事情,這是打破慣例了。

還有一個蹊蹺的事情,就是二中全會修憲建議的公布時間和方式,一般來說,二中全會講修憲,如果它沒有在會議公報出來的同時公布的話,那就是說它沒有公布的必要。為什麼呢?因為畢竟是一個中共的建議,最終落實是要人大開會的時候公布一個修憲結果,如果當時不公布,就沒有必要公布了,就等到人大開會的時候把修完憲的結果公布出來就可以了,這是說如果正常的話。

既然必須在兩會之前要搶著公布內容的話,很可能在這中間出了問題,就是在二中全會開完和兩會開之前,出了一個什麼問題,出了一個意外,必須搶在兩會之前把這個給公布了。就是說一公布以後就是生米煮成熟飯了,不能再改了,不能說到了人大再改了。看中共建議的日期是在二中全會閉幕以後的一周,也就是說現在公布的版本很可能不是二中全會決定的版本。

至於說當時這個過程當中出了什麼意外?我估計還是黨內高層的鬥爭,對於修憲的某些內容有人不滿意,而且不滿意的勢力很強大,在人大通過可能會造成威脅。這倒不是說人大有權力否定中共提交的東西,而是高層的鬥爭有一種否定的力量,使得需要人大通過的內容可能不會交給人大,是這個問題。這整個這個過程就這麼蹊蹺。

主持人:按您的說法,它在三中全會以前急急忙忙的公布了修憲的決定,而且修憲的內容,是不是應該再進一步在三中全會中去坐實這個內容呢?但我們看到三中全會裡並沒有提到這個修憲,這是不是有點不正常?

橫河:對,很多人認為這是一個奇怪的現象,其實這個倒是正常的,因為如果它是二中全會的議題,內容又已經公布了的話,三中全會不提修憲才是正常的,提了反而不正常。中共沒有一件事情是開了一次會,緊接著另外再開一次會提同一件事情,從來沒有過。有人提出來說大家可能忽略了三中全會的主要議題,應該是黨和國家機構改革的重要性,忽略了這個。其實我倒是認為對於中共決策層來說的話,這個機構改革使得政令能夠更暢通,所以對中共決策層很重要,但是它可能對中國政治走向的意義不一定會很大,換句話說就是對習近平很重要,對其他人可能就沒有那麼重要了。

主持人:這次大家集中關心的就是修憲,修憲的內容裡面,大家集中討論的又是刪除了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這個是爭議最大的;修憲的其它方面,比如說對社會主義制度的那些描述,那個詞句裡頭多加了幾個字、少加了幾個字,關心的人不多,是因為那些內容不重要嗎?

橫河:修憲一共是21條,但是歸納起來就是四件事情,哪四件事情呢?第一個就是“習近平思想”入憲,這個為什麼大家不關注呢?因為“習近平思想”已經入了黨章了,入憲不入憲的話似乎沒有人太驚奇。當然,本來一個指導思想入憲就是很荒唐的,就從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什麼之類的入憲本來就很荒唐,不過我們今天不是討論這個內容,是這件事情。

另外一條,原來憲法里寫著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後面就增加了一句修憲內容,就是“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這兩句話都是特彆拗口,根本就記不住。其實這個實質是什麼意思呢?就是強調了中共的領導。中共是個變色龍,你看從共產主義到權貴資本主義,其實是非常矛盾的,根本就不能放在一起的,所以對中共來說的話,什麼形式無所謂,只要中共在位,只要中共領導就行了,這一直是一個事實,只是說修憲把這個事實說明了,以前的憲法和修正案是盡量把這種事實掩蓋起來,現在它把這個說明了。

再一個就是關於監察機關,加了一個監察機關,實際上21條當中有很多條款都是根據這一條來更改的。有人就說了,是從“一府兩院”,就中共的政府機構,“一府”就是政府,“兩院”就是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變成了“一府兩院一委”,就加一個監察委。這個我個人覺得沒有什麼特別大的意義,因為它對中共的性質不會造成任何改變,甚至連監督還都是自己在監督自己。

嚴格的說,這個增加監察機關是給法外濫權合法化了,因為你本來就有法律了,為什麼要有一個不是執法機構的、也不是跟法律有關的一個機構,有監禁別人的權力呢?當然這也談不上,有人說這是法治的倒退,這個倒談不上是法治的倒退,因為中共從來就沒有法治,所以談不上倒退。

還有一個,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為什麼大家要討論呢?因為在這之前很多人實際上是有一個錯覺,認為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限制是中共防止像毛澤東個人獨裁那樣再次出現的一個重要措施,所以把這個取消大家覺得很驚奇,因為這個確實是為習近平量身訂做的。

主持人:這個憲法大家都說是法律之母,在正常國家裡,這個憲法是不應該經常被修改的。但其實在中國應該不這麼看問題,因為中國它不是一個憲政國家,憲法中的規定在現實中也實現不了,比如說很多的宗教自由、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本來也實現不了,所以大家都說這個憲法連廢紙都不如。憲法里有沒有廢除終身制,或者有沒有主席任期限制,我覺得本身是沒有什麼實際意義的,為什麼還要大費周章去修改憲法呢?

橫河:先談一下為什麼中共修不修憲根本就不重要,我確實認為它修不修憲不重要,也沒什麼意義。憲法實際上有三種,一種叫保障性憲法,一種叫定義性憲法,一種叫字義性憲法。憲法的本意就是限制政府權力,保障公民權利,所以最理想的就是實施這種功能的憲法。有了這種憲法的話就叫憲政。美國和西方主要國家,也就是說憲法是起源於這些國家和這些制度的,他們實行的就是這種憲法。

上個世紀中期以後,出現了一個社會主義陣營,同時六十年代時候又出現了很多民族解放運動,一下子就出現了上百個現代形式的國家,這些國家都按照西方的國家的制度來設計的,所以他們都有憲法,但是這些國家大多數都沒有對權力的限制和對公民權利的保障。有人就覺得他們也稱憲法、也稱憲政,這就不行,所以有人就把有憲法的國家分成三類,也就是說憲法有三類。

除了我剛才講的保障性憲法以外,第二類就是我剛才講的定義性憲法。什麼叫定義性憲法呢?就是把統治者的意志和需要寫到憲法裡面去,比如說寫中共偉光正,把中共的領導寫進憲法,就是屬於這一類的。第三類就是字義性憲法,字義性憲法就是在字面上和西方國家的憲法內容差不多,跟保障性憲法差不多,比如說中國的憲法里有宗教信仰自由、有言論自由、有結社自由、有集會自由,但是它絕對不實行,這個叫字義性的,就是字面上講得好。中共的憲法我們看到,它既有定義性也有字義性的,就是沒有保障性的,所以它是有憲法無憲政,就是你剛才講的連廢紙都不如。

那麼為什麼它非要去改憲法,要讓它弄的冠冕堂皇呢?中共它知道憲政民主是一個世界潮流,所以它從建政以來就一直掩蓋它自己的那種獨裁的本質,所以你看連國名什麼東西都是按照西方的那一套,什麼共和國之類的,尤其是對外。毛澤東當時制憲的時候就說了,既然洋人都有,我們也搞一個吧!就這個意思。所以它並不是為了約束自己的,從來就不是為了約束自己權力的。

中共現在喉舌媒體也說,美國也老改憲法,你們就說好;中共改憲法,你們就說不好。中共當政以後曾經有過四部憲法,現在實行的八二憲法還經過了88年、93年和04年三次修憲,老毛當時其實連憲法都不要的,就是當時在蘇聯的壓力下,不得已才出了一個憲法。那四部憲法改動幅度之大,你根本就看不出來那是同一個憲法,根本就是全部重寫,而且方向完全是反的,所以這種憲法根本就是中共的工具,改不改、改什麼,我認為都沒有意義。

美國憲法從制定以來,二百多年一個字都沒改過,改的只是憲法修正案,這和中共的改憲法怎麼能相提並論?完全不是一回事!所以就這次修憲的任期改變而言的話,我覺得也沒什麼意義,它和中共統治的合法性危機,就是中共統治不合法,是沒有任何關係的。它想建立的是中共黨魁在黨內的合法性,實際上就是為了一個個人的合法性能夠延長統治的合法性,我覺得是這麼一個意思。

主持人:我們現在平台上有一位聽眾提了問題,說中共修憲,在消息各方面反應熱烈,這次為什麼美國反應平淡?

橫河:修憲不修憲其實完全是一個內政的問題,自己國家做的事情。美國作為另外一個國家來說的話,他確實是不會去干涉你的內政,如果你自己國家決定去寫一些憲法,反正跟他也沒關係,我覺得美國不關心才是對的。

主持人:對絕大多數中國人來說,絕大多數華人來說,應該說支持的不多,絕大部分人是反對終身制,當然我們不能說這個取消任期限制就等於搞終身制,但是大家都知道它起碼有了終身制的可能,為什麼大家都認為習近平要搞終身制,或者您覺得習近平為什麼要搞終身制呢?

橫河:以前討論過,其實這是一個安全感的問題。中共黨魁選接班人的標準我們討論過,它不是一個治國能力,而是保護自己最主要的,而且往往也是爭議最大的政治遺產,或者說最大的罪行。像毛澤東搞掉了劉少奇、林彪,選了個華國鋒,就是因為華國鋒不會否定文革,毛澤東認為這是他自己最重要的政治遺產。他為什麼沒有選江青、張春橋、王洪文,就真正文革的繼承者呢?是因為他們太不爭氣,他知道他們堅持不了幾天。

鄧小平搞掉了胡耀邦和趙紫陽以後,就臨時選定了江澤民,是因為在八九學運當中,只有江澤民一個人在情況不明的情況下,在地方上採用了壓制手段,所以他是唯一一個可以被信任的,就是不會否定六四鎮壓的人。

江澤民兩大政治遺產,腐敗治國和迫害法輪功,最怕的就是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情被否定和清算,他當然想終身制,但是他沒有實力拋開鄧小平給他隔代指定的胡錦濤,所以才安排了“九龍治水”,所謂“集體領導”這個東西,然後他又繼續垂簾聽政。本來他還可以以太上皇的身份繼續垂簾聽政的,只是天不隨他願,出了一個異數,習近平是個異數。就是按照江澤民的設想和安排,習近平肯定不是今天這個角色,不是今天這個樣。後來變了,他沒想到,又出了一個王立軍助了胡溫和習一臂之力,結果由這件事情引起,把江最有實力的親信幾乎一網打盡。

胡錦濤基本沒有這個問題,因為他沒有當過家,只是到最後一年才有一個送上門來的薄熙來打了王立軍一耳光才有一個機會,最後一年部分翻盤,所以他談不上有什麼政治遺產。

現在談習近平的政治遺產還太早,他目前就是反腐,其它沒看到。這個反腐和我們前面講的中共其他領導人那種針對人民的反人類罪那麼大規模的不一樣,但是它有個特點,江澤民的腐敗治國讓所有的官員都成為受益者,所以反腐觸動的不僅僅是一個江派的利益。從腐敗角度上來說,所有的貪官,也就是說幾乎所有的官員,因為貪官和官員現在是等同的,都是廣義上的江派,就從腐敗角度上。

為什麼中共領導人怕被否定呢?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歷史定位的問題,所謂歷史遺產;還有一個,很實際的就是清算的問題,清算他個人、清算他的家人、清算他的派系。有人認為習近平反腐得罪的人太多,所以想搞終身制,這個倒是有可能的。但是不管他打算做什麼,這個是個假設,我目前看不出他打算做什麼,或者自保,他確實有延長執政的動機,但是我認為延長任期也不一定能夠達到自保的目的,因為中共黨內掌權本身就沒有標準,也沒有公認可以接受的程式,所以不見得能達到這個目的。

主持人:那麼現在很多中國人他討論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反對獨裁,就說反對個人獨裁,反對終身制,雖然習近平做的某一些事情,比如說他打貪官,其實大部分中國人還是蠻歡迎的,但是他們還是擔心個人獨裁,他們甚至覺得說以前中共是集體獨裁,但是個人獨裁比集體獨裁好像更容易造成民族災難,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橫河:其實獨裁不獨裁,一個是看個人造成不造成災難,一個就是看個人,還有一個就是看歷史背景。遠的不說,就說沒有證據表明個人獨裁比集體獨裁更容易造成民族災難。在中國文革結束以後,人們認為最不個人獨裁的,講的是江胡時期,實際就是江的時期,胡沒有。就是這個被認為最不獨裁的江澤民卻發動了對上億法輪功修煉者長達十八年到現在還在延續的迫害,這個在當今世界上是最大的人權災難。而當時常委大部分都反對鎮壓的,但是江的個人決定就能否決。也就說明在中共這個系統裡面做壞事,和個人、集體獨裁沒有關係,而是這個迫害和中共的本質是不是符合。所以問題出在中共,而不出在個人或是集體。世界上有個人獨裁,歷史上很多的,並不是說一定就是造成災難的。而且就是後來被認為黨內集體領導的特點,就是“九龍治水”嘛,那都是為了維持迫害法輪功而做的安排。

所以我覺得最重要的在這裡是要認清,之所以能夠造成災難是因為中共的邪惡,而跟終身不終身、個人、集體獨裁這些表像不一定有真正直接的關係。我個人認為這個論點不見得有很強的歷史和事實證明。就有一個證明是什麼?毛澤東發動了文革,那其實中共從統治開始,歷次政治運動都是屬於民族災難,文革只是,就是從正常的思路來說的話,這一系列災難發展到頂點而已。

主持人:好。那還有一個問題就是,國家主席這個職位,跟軍委主席、還有黨主席比起來,其實是實權最小的,那如果習近平想自保的話,他其實就保住另外兩個職位就可以了,那為什麼他只改動國家主席的任期,而不去改總書記或者中央軍委主席的任期呢?

橫河:我想這個比較簡單,因為總書記和中央軍委主席沒有任期限制,只有國家主席有任期限制。1993年以後,中共實行“三位一體”,就是說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是同一個人,所以弄得好像另外兩個也有了兩屆的限制。其實你看江澤民本人就沒有遵守過這個限制,中央軍委主席他又延了兩年了,所以說沒有人遵守這個東西,只有胡錦濤是遵守了的。如果說要想延期的話,最明顯的就是把國家主席延期,一延,就是這個限制一取消,那就是自然而然的就三個就一起延了。

主持人:好,那麼我們網上又接到聽眾的另外一個問題。您說習近平延長任期,有為了自保的可能;那現在如果習近平改弦更張,真的走民主道路,符合民意,自然就會任期延長。您怎麼看呢?

橫河:我想走民主的道路呢,它最大的限制,目前他所作所為都是在中共這個系統裡面利用中共的力量,而且還在加強中共的力量做這件事情,因此走民主的道路,他首先遇到的不是其它的抵制,而是中共這個系統的抵制,中共的抵制。所以說在這個問題上,不是說走民主道路的問題,而是拋棄中共的問題。如果說拋棄中共的話,那當然很好辦,但是目前來看的話,他似乎在加強中共的領導。所以目前我沒有理由去這麼樂觀地說,如果他拋棄的話會走一條什麼道路。

主持人:好。那麼我們節目剩的時間不多了,您能不能用2分鐘時間來講一講為什麼習近平要現在修憲,而不是說在這之前,或者是再晚一點?

橫河:我想現在不修就沒機會了,尤其是任期限制,它的時間性很重要。第一個是習慣成自然,就是現在大家轟動了,過了兩天大家就習慣了,所以到真正任期延長的時候,人們反倒沒有什麼特別大的抵制和阻力了,現在反對形不成這個氣勢,反正還有5年,誰知道到那時候發生什麼事情,所以大家就叫叫而已,我想是他的想法。

第二個就是在整屆,就是換屆的這一年,5年換一次屆,在換屆這一年呢,修憲在面子上比較講得過去,因為如果不是任期改變那一年的話,修憲講不過去。那麼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取消呢,他是為了中共和軍隊的任期延長做準備的;而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它不能由中共直接來做決定,這最好是由人大來舉個手表決,因為畢竟國家主席是人大決定的。

人大是在黨代會以後開的,就是國家主席如果到了二十大以後的第二年的3月份任期到了以後,怎麼辦?是交還是不交?因為它沒有改變。也就是說這個必須是在二十大的時候,就是在人大之前,二十大的時候,他的總書記的位置是交還是不交?因為國家主席在後,黨代會在前,二十大的時候是非常尷尬的,所以必須在二十大之前的整屆換屆的時候(就是現在),把延期這個事情修憲,改了。不然二十大你交權還是不交權?交,不甘心;不交,又沒有理由。再一個就是,目前國際國內的整體形勢對中共來說,前景很不樂觀,夜長夢多,所以儘早的去把修憲事情先完成了再說。我覺得就這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