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19歲女生裸貸:人無自控力 下場很可怕

有一句話說得好,今天你流的淚,都是你當初腦子裡進的水。 每一件事情都有因果,恰如每一種草率都會要你用慘淡結局來買單。

今年,她19歲。

正在上大學,前程有如聖誕樹,正在一閃一閃發著光。

可是,因為太想要一個iphone,她陷入一個可怕的陰謀。

時值2017年年末,周圍的同學大多在聚會、收豪禮、買新衣。

她與這一切無緣。

她是出身於底層的孩子,父母是窮忙族,一個月只能給她三四百生活費,想奢移,想享樂?基本不可能。

生活的寒酸,直接影響到了她對自己的信心。

她覺得沒人看得起自己,自己也不大看不起自己。

生活的受困,社交的受阻,使她陷入一種執念:只有擁有一台iphone,我才能被尊重。

如何才能買得起iphone呢?思來想去,她想到了校園貸。

校園貸這個詞,她不算陌生。

她知道有危險,也看過相關新聞,可是,人若陷入嚴重的稀缺心態,是會思維短路的。

她會在潛意識之中淡化風險,誇大擁有的快樂和意義。

加上對自己的輕賤,也不覺得‌‌“拿自己去賣‌‌”有什麼可遺憾,於是,通過某個qq群找到中間人,詢問借貸事宜。

中間人把她帶到一家所謂的投資公司。

公司只有幾張桌子和沙發,極不正規。

借貸人呢?也一看就不是正經人。

她自然有所顧慮,但對方一直說,‌‌“你放心,我們是正經生意人。只想賺點小錢,不會違法違紀。‌‌”

借貸人問:‌‌“你想要貸多少錢?‌‌”

她說:‌‌“3000。‌‌”

3000元的借款,卻沒那麼容易拿到手。中介費、上門費等額外費用,都得算在本金里,總計3000元。

也就是說,實借3000元,但你得償還6000元本金。

還有利息。

利息每周,注意,是每周420元。

所有以上費用,必須一個月內還清。

她自然覺得這是一個坑,和對方理論,說不合理。但借貸人說:‌‌“所有的借貸都是這樣。你出去打聽一下,我們還算好的。你愛借不借,不借走人。‌‌”

如此明顯的騙局,如此陰險的套路,理智尚存者都會拔腿就走。

但她還是無法拒絕。

匱乏感太重的人,會盯緊想要的東西,看不見其他。

她答應了。

這時,借貸人拿出一張3.5萬元的欠條,要她簽字畫押。她當然不願意。說怎麼又變成了3萬5。

對方稱,‌‌“有好多學生最後沒錢還,我們這麼做只是為了保障公司利益,不會真要3.5萬元。‌‌”

最後,她簽了字,拍了手持身份證的照片,拿到3000元。

第二天,她用這3000元,給自己買了一部新手機。

2

她的事還沒完。

當你與惡魔達成第一筆交易,這一輩子就很難逃出它的魔掌。

到了第一周的還錢時間,她當然還不起。於是再次前往該公司,說要再借1500元。

接受了第一次的不公,第二次就顯得理所當然。

她不僅簽了借條,而且,被對方拍了裸照。

全裸。

全身無一覆蓋物。

器官全部暴露。

裸照拍好後,她惶惶然走出門,在路邊飯館大吃一頓,以安慰自己緊張的身心。

至此,她的悲劇真正開始。

她開始瘋狂打工,也向同學東挪西借,尊嚴掃地,累不堪言,但總算按約定支付了三周利息,共計1260元。

她以為憑藉自己的努力,這場噩夢總會結束的。

但她顯然低估了人心之惡,黑勢力之貪婪與殘暴。

1月20日,她接到借貸公司電話,聲稱她違約,必須立刻還1.1萬元,否則公布裸照,追到校園,甚至帶人到家裡要債。

她嚇得魂不附體,以為自己一輩子完了。連續幾天以淚洗臉,幾度想到自殺。

可是,能怪得了誰?

選擇是你自己做的,風險與後果,你也得自己去承擔。

3

有一句話說得好,今天你流的淚,都是你當初腦子裡進的水。

每一件事情都有因果,恰如每一種草率都會要你用慘淡結局來買單。

類似的故事還有很多。

江蘇有一女孩,姓孫,也因手頭緊,想花錢,於是進行裸貸。

她拍下自己的全裸照,發給對方。

對方稱,這樣的樣式不對,要手持身份證露臉、露身體,並且得一絲不掛才行。

孫小姐又拍了一張這樣的裸照發過去。

發完照片,對方稱,因不知道孫小姐是否有償還能力,要她先轉120元給他,轉錢後才給孫小姐打錢。

同時,孫小姐還提供給了對方自己的個人情況、家庭住址、家人聯繫方式以及她兩個最好朋友的聯繫方式。

人一旦陷入騙局,會在第一道防線倒下後,陷入理智全面潰散的境地。

她會覺得,反正都這樣了,不信也沒辦法了,那就跟著他走吧。

越走,上的當越多。

越上當,沉沒成本越大。

當天下午,孫小姐並未收到對方承諾借的2000元,懷疑自己被騙,於是聯繫對方,說不貸款了,要求刪除裸照。

對方說,要刪,可以,但得支付150元的刪除費。

孫小姐轉了150元。

對方又稱,照片已刪除,但源照片還在,想要刪除源照片得付300元。

孫小姐又轉了300元。

對方說,現在備份照片被別人拿走了,要刪除,得再加200元。

孫小姐再轉200元。

騙子覺得孫小姐太好騙了,不好好利用一下,簡直對不起他的邪惡。

他開始獅子大張口,說,我剛剛說錯了,刪除備份照片不是200元,而是2000元。

孫小姐無奈,借了錢,再次給對方匯過去。

這筆錢匯了之後,對方消停了幾天。孫小姐以為事件已經結束,於是,拉黑對方,刪除所有聊天記錄。

沒想到,一周以後,她的微信收到好友驗證,稱:如不加好友,就把裸照散布出去。

她趕緊通過。

這一次,對方開口要一萬元。因為‌‌“回收站里的裸照還沒刪除,想刪,可以,給1萬‌‌”。

孫小姐死的心都有了。

但比之於死,她更恐懼裸照滿天飛,以及父母朋友知曉此事。

萬般無奈,她找到高利貸,借款1萬元,匯給對方。

幾天後,對方再度索要1萬元,聲稱如不給,就向孫小姐父母要,‌‌“我想你爸媽肯定很樂意花1萬元來買這些照片的。‌‌”

這是孫小姐的致命弱點。

她再向高利貸借款1萬元,滿足了對方的需求。

兩萬元匯完之後,孫小姐依然接連不斷地收到威脅信息,這一次,對方再開價碼,索要5萬元。聲稱如不給,那就出來陪睡。

孫小姐已是一頭絕望的羔羊。

她再也借不到錢,當然接受不了賣淫,只有去報警。報警之後,此事才算真正結束。

4

看到此地,大家一定和我一樣,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可是,為什麼會發生這些事情?

為什麼新聞報道一再發生,裸貸還是此起彼伏?

我想每個人——尤其是每個父母——都該好好考慮一下它的答案。

其實,裸貸早已不是桃色事件,它已經引發不少諸如綁架、敲詐、強劫、逼迫賣淫等刑事案件。

所以,國家一直在嚴厲打擊。

但不法分子太多了,不少借貸公司仍在地下活動。

更有甚者,已將借款的抵押物從裸照,上升到裸視頻。

錄這種視頻,你還必須配有一系列特定動作,才能達到對方的需求。

視頻按要求拍攝之後,方才轉錢。

但是,這種錢一拿,你也就被控制了。

曾有記者暗方裸貸借貸者,發現一條可怕的產業鏈。

如果說,我們對人性之惡的想像是3級,他們能達到10級。

他們的流程是這樣的:

首先是設一個圈套,吸引你借債。

其次以‌‌“我們肯定不會泄露相片,我們也是要信譽的啊‌‌”為由,百般誘惑你拍下照片或視頻。

拍下照片或視頻之後,開始在欠條、借條或合同上動手腳;

最後就是花樣百出地逼債。

通過暗訪,記者發現借貸公司的逼債方式極其恐怖。

有些是反覆騷擾。

有些是將裸照發給家人。

有些會將女生騙出來,直接帶走,用女生的手機聯繫她的男同學,在賓館開一房間,逼他們做,借貸公司的人拍下視頻。

經過這種折騰,人幾乎就沒有臉面活下去了。

2017年,澎湃新聞報道過一個裸貸受害女生的事。

短短几句話中,該女生就幾次提到:我要自殺。

將她逼上絕路的,不過是因為2016年底,她向借貸公司借了1000元(實際到賬850元,另150元作為利息,提前扣除),提供了裸照、手機通訊錄等,作為抵押。

後來,她還了錢,但依然被逼著‌‌“肉償‌‌”。

她說,擺在她面前的,現在只有兩條路。一是繼續受辱,二是自殺。

好在,經過心理疏導,她已經走出負面情緒,報了警,用法律來保護自己。

5

悲劇與鬧劇如此之多,多到大學校園都習以為常,多到我們不由得思考:為什麼?

為什麼這些女生會無法拒絕誘惑?

為什麼她們就是要消費?

為什麼她們看不見背後的風險,和要支付的代價?

比如文初的女生,只為了一個手機,毫不猶豫地跳入火坑。

在我看來,她們之所以荒誕,主要有三個原因:

一是消費的不理性。

二是自控力的嚴重匱乏。

三是自我的低價值感。

恩里科·特雷維桑在《非理性消費》中,早已將商品的本質說得明明白白。

他說:

商品本身的價值,都遠低於我們的心理價值。越昂貴的商品,越是如此。

也就是說,一個7000元的iphone手機,你因為極度匱乏,會將它的價值放大到70000元。

但實質上,它值不了那麼多。

商家也明白消費者的心理。他們會變本加厲地,誇大產品的意義,也誇大你‌‌“擁有‌‌”的滿足感。

但是,倘若你換一種心態,這種魔障般的感覺就會弱下去。

這種心態就是:

1.承認貧窮。

窮人最怕的,就是虛榮。虛榮就是不承認自己的窮。

這就會導致你會打腫臉充胖子,繼而令你做出一系列超出能力範圍的事。

2.從令你不安的、難過的事物上,轉到令你愉悅的、充滿成就感的事物上。

假如你買不起LV,穿不起CHANEL,敷不起LAMER,用不起DIOR,那就不要關注時尚,因為它會刺激你的物慾,令你做出不理性的選擇。

你大可以關注人文,關注心理,關注藝術,關注運動,關注自我成長,關注人際關係,關注風與水,關注人世間的種種小確幸,關注能令你獲得成就感的人與事。

這種方法,雖然不能令你遠離匱乏。

至少,它能以一點一點的豐盈感,慢慢填補你內心的虛空。

6

記得一個裸貸的女生說:‌‌“我也知道裸貸不好,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地想要那個包包。‌‌”

後來,她借了1萬元,買了包。

但自此被逼成一個援交女。

棉花糖實驗早已告訴我們,無論你怎麼定義成功,都會發現:一個人自控力越強,就越接近這個標準。

因為越能控制自己,越能向著更好的方向,努力擺脫自身的髒亂差,獲得更加真善美的人生。

沃爾特·米歇爾曾在《棉花糖實驗》里,講過一個故事。

他叫喬治。

是成長於貧民區的孩子。

童年極為混亂,學校缺乏秩序,上課時,同學們尖叫、亂跑,老師不得不大喊大叫才能喝止。

二年級時,有個老師每天都向他們大喝:‌‌“你們將一事無成!‌‌”

喬治以為,成年以後,自己必將遊盪街頭,找不到一份長久的工作。並且,吸毒、酗酒、不計後果地享樂。

但因為一個知識項目,他進入一個全新的環境。

在那裡,第一次有人相信他會成功。

‌‌“我們相信你,這裡有足夠的資源,你就心情施展吧。‌‌”

在這種信任中,他也開始信任自己。他學著負責,學著努力,終於以優異的成績,進入耶魯大學。

有心理學家問他,你為什麼會改變?

喬治說,因為我在那個新環境里,學會了兩個受益終生的理念:

一是不可自輕自賤。低價值感太可怕。

無認他人如何貶損,師長如何打壓,父母如何踐踏你的尊嚴,你要相信,你值得更好的一切。

匱乏不會毀了一個人。

貧窮也不會毀了一個人。

但低價值感會。

而能接受裸貸的女生,多數都是看不起自己的。她們自覺是賤命,才會接受這種不公的交易。

她若自覺是公主,哪怕自覺是個真正的人,也不會如此賤賣自己。

所有女孩都要相信,人生於世,每個生命都自帶光芒。

一個作家說得好,你就是大油田,潛力無限,能量無限。

只要你肯挖掘。

只要你肯給自己時間。

二是要有自控力。

記住,任何人的未來,都不只是一個iphone,也不是一個包包,而是一個比奢侈品更珍貴的存在。

為了抵達那個地方,你得告訴自己:別毀了這一切。

康德說得好,自控使我們與眾不同。

自控令我們活得更高級。

也正是自控力,使我們獲得更自由的人生。

所以,如果此刻你正面對誘惑,擔心控制不住,焦慮無比地問我:‌‌“但是,我真的可以改變嗎?‌‌”

我會回答你——

‌‌“你願意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錢某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