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港台 > 正文

爸爸 這是我最後一次看你!我老了 走不動了…

忠烈祠正殿(維基百科/Brandon Wang)

去年去台灣,有點無聊,跟同學去了圓山飯店。ok!你們知道的,那附近有忠烈祠。

九點的儀兵操演和升旗儀式,身邊擠滿了日本旅遊團與大陸團,各種吵啊!

然後,大陸人看完升旗,跑掉了,七輛大巴的人數。我和同學進了武烈士廟,忠烈祠內外到處是日本人,居然眉飛色舞,讓人特別不是滋味。

我和同學看了一會兒,有一對老夫妻一直沒有走,在看牌位。因為牌位是按軍職,可能會一個牌位上密密麻麻寫的都是名字,老人看不到,就猶豫著一直在我們身邊晃,最後開口,請我們幫他找個人名。

老爺子說那是自己的父親,出生就沒見過,想知道在不在這裡。

我們瞬間傻了,第一反應是:這怎麼可能被我們遇上?然後拚命找,密密麻麻的牌位里找那個名字,最後還真找到了。離遠征軍、駐印軍的牌位不遠。

老爺爺就哭了,拿個袋子,裡面是水果,一樣樣往外掏,喊爸爸。忠烈祠的管理人員被聲音驚動,進來了;兩個老人就特別慌,說:我來看爸爸!我們就來給爸爸磕頭!

那個工作人員就說:不要哭!國軍有類似電子檔案的東西,去查一下。

台北圓山忠烈祠里,所有檔案皆已電子化,只要提供被查人的姓名、籍貫、年齡、軍階、陣亡地點等消息,就能查得結果。

管理人員會列印出一份《烈士資料詳表》,管理人員還將從牌林中找出故人所在的那一塊,放在桌案前讓遺屬祭拜。

因為當時在場就我們四個大陸人,老爺爺一定要我們陪著去,就去了。結果真的查到了,還列印了一份出來。

那個年輕的軍人犧牲於1940年,一場沒什麼名氣的戰鬥。

老爺爺就哭!哭!哭!

這邊忠烈祠已經備好了儀兵、花圈、祭祀品,把牌位請下來,單獨給老爺爺祭祀。老爺爺出門的時候,有儀兵開路,進門的時候,全體敬禮。

我作為打醬油的小跟班,和同學已經完全懵了。

老爺爺就跪著給父親磕頭,供桌上還放著他從江蘇老家帶的一袋子土,母親墳上的土。哭著說了很多,最後說:“爸爸,這是我最後一次看你了,我老了,走不動了!”

然後我就沒出息的和同學都哭了。

這大概我旅行中最難忘的經歷。忠烈祠管理人員說:“他們盡量做到對犧牲軍人完善檔案,以便將來後人們查訪祭祀。”

老爺爺哭的時候說:“媽媽一直擔心爸爸的孤魂野鬼沒人祭拜。”

管理人員安慰說:“我們一直有祭祀他們!”

老爺爺就說:“謝謝!謝謝!不然爸爸孤獨幾十年!”

就拋開政治,單純的看到這種場景,特別淚目。白髮蒼蒼的兒子,照片上英氣勃發的父親,母親墳上的一杯土;幾十年間的世事,風雨飄搖時代的年輕夫妻!

哎!特別淚目!特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君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