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林忌:兩害取其輕的現實

朋友生於麥理浩、尤德年代的香港,早前在面書分享說,記得童年時代的香港,是每一日都在進步,社會每一日都在改善。這些進步不止是經濟與民生,以至政治到權利,都不斷改善。由成立廉政公署杜絕貪污,傳媒的言論自由日益改善,最後連選舉權以至集會自由的改進,那時候的香港朝氣勃勃,開放而有自信。即使有1997年的過渡危機,那時候的社會,仍然是香港歷史上最好的年代。

然而這一切,在主權移交後都變了,特別是最近這五到十年,由叫人不要“操之過急”要“循序漸進”,到2014年的封殺雙普選,以至到今日支持習近平永續國家主席。我們不斷以為香港已經夠陌生,然而每一日香港發生的事情,卻仍不斷挑戰我們的下限。港共由上層的控制,到下層有意與無意之間的殖民,香港不但越來越大陸化,甚至快要變成中國大陸一制下的城市。國際上的民主自由大國,面對自己的內部問題無力他顧,而中共則不斷步步進逼,甚至反過去干預外國的學術自由,以至透過海外華人去影響外國,令人無法對前景感到任何的樂觀。

由梁振英變林鄭月娥,中共不但大談全面管治權,原本每年提一次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五十年不變,自幾年前刪去了五十年不變,甚至變為兩制也不提。先來DQ香港選舉的議員,再來推動所謂《國歌法》與大舉推動洗腦教育,然後就通過《基本法》23條,去消滅香港一切的反對聲音。用毛澤東的語言來說,都屬於“陽謀”——由推崇毛澤東的習近平來推動。

中共在香港所推動一連串消滅一國兩制的行為,只有放在全中國的政治問題上才可理解。習近平推動“終身制”,因此要把所有可能提出異議的平台包括香港消滅。當一個人在本身能力與聲望不足的情況下,成為有如毛魔一樣的全國崇拜領袖,獨裁者要建功立業,往往只有找外國作攻擊以至欺凌,轉移視線到外在的敵人。這就有如希特拉藉當年的國會縱火案,去禁絕其他政黨而走上絕對獨裁之路,亦是史太林或者毛澤東不斷發動批鬥黨內同志,然後聲稱外敵侵略的做法。當中國走向軍國主義,甚至會主動挑起戰爭,香港人要面對的困局,可能比起以往沒有民主普選,以至中國“潰而不崩”的情況更差,即中共直接走向戰爭,而香港或會成為與西方交手的戰場。

在這樣環境之下,如我們仍只記著民主派內部的矛盾,或個別民主派中人的錯失,在仍敢向中共說不的人當中分你與我,結局只會令香港敗亡得更快,而外國更會對香港失去同情心——如果在公正的民主選舉下,香港人都不願投票,或選出親中共的人選,那麼民主國家又是否要“接受香港的民意”——即民主選舉的結果?而香港會否因此被完全當成是中國的一部份?

建制大勝將加速迫害港人

雖然無論選舉輸贏,不代表DQ議員的是非對錯,然而對一切唯物論的中共黨員而言,如果胡亂DQ議員是可以令中共議員因此得益,那麼DQ必然是陸續有來。納粹德國時期的牧師馬丁·尼莫拉,寫下著名的懺悔文:“起初納粹針對共產黨人,我沒有反對,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接著納粹針對社民黨人,我沒有反對,因為我不是社民黨人;然後他們針對工會成員,我沒有反對,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後來他們針對猶太人,我也沒有反對,因為我不是猶太人;現在他們針對我,而這時已經沒有人可以為我說話了。”

亦因此在兩害取其輕的情況之下,我們只有退而求其次,選擇一個沒有那麼差的人,去制止一個更差的結果。這樣的選擇往往令人感到無奈,但這就是中共一手造成,而希望達到的效果——最好每一個港人都對政治冷感,對政治失望,然後大家各家自掃門前雪,那麼中共就只需要用最低的成本,即可應付少數的反對者,然後為所欲為。在中國大陸,這套孤立維權人士的做法非常成功,而在香港,其操作則越來越純熟,而我們的命運,無可避免會透過今次補選所反映,如果連DQ中共也可以大勝,那些荒謬立法迫害香港人自由的議案,只會加速到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