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漢清:科學主義之末路

現代科學技術日新月異推陳出新的飛速發展,給人類社會的物質生活帶來了色彩繽紛的畫面與誘人想入非非的憧憬。科學在商業、金融、製造業、軍事、航太等領域取得了越來越多的推崇與敬畏之同時,堂而皇之的大步涉足人文與社會領域,科學主義以不容任何質疑的強勢面孔成為一種令人生畏的意識形態,而且在許多人眼中儼然成了價值取捨與衡量是非曲直的標準。

然而驀然回首,當我們對此來勢洶洶且日益強大的科學主義現象進行冷靜的哲學審視與人類精神領域反思時,發現拂去多年塵封與虛幻色彩後其裸露的本質比其飛揚跋扈的表像更可怕。

對佛道神的信仰,是人類精神世界不可替代的擎天支柱,是人類文明形成與發展的主綱,是人類社會道德大廈的堅實根基,是人類樹立正確的價值觀、人生觀、世界觀、宇宙觀的基礎。

現代科技在迅速改變著人們的生活,人工智慧、電腦控制、虛擬世界、網路平台、電商、網購、微信、臉書,碩果累累枝繁葉茂花樣翻新。科學主義藉助西方實證科學成果的迅猛勢頭更是風生水起甚囂塵上,引領眾多人特別是年輕人踏上了盲目崇拜科學而遠離傳統正教信仰殿堂的不歸之路,其對人類信仰領域的顛覆性破壞已是不容爭辯的事實。

西方國家雖然科技發達且日新月異,但社會奉行與實施的是自由民主平等人權至上,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思想自由是不容侵犯和踐踏的公民權利與社會原則,因此,科學主義雖然風起雲湧,但傳統信仰的根基依然穩固力量依然強大。

然而在科學並不算髮達的中國大陸,情況則完全不同了。

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是通天的神傳文化,河圖洛書周易八卦、盤古開天地、女媧造人、倉頡造字、神農嘗百草,構築起千古中華神傳文化大廈的堅實根基。儒釋道的崇高精神融入中華民族的血脈,並成為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主綱與中流砥柱。道家天人合一的思想成就了中華民族獨步天下意境高遠的宇宙觀。人們對佛道神的信仰,對天命緣的敬重,對善惡有報的相信,形成了中華民族仁義禮智信忠孝節、格物致知意誠心正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於世界民族之林獨領風騷的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社會道德觀。在崇高信仰的引領下,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萬里沃土上百花爭奇鬥豔,大樹碧影參天。先秦經典、諸子百家、兩漢經學、魏晉玄學、隋唐佛學、宋明理學、中和理念中道思想,楚辭漢賦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民族傳統文化的滾滾長河千古不朽吐哺天下,碧浪滾滾生生不息。乾坤鐵石梅花氣概,願景山川秀竹風流。

而當共產主義幽靈在中國登陸上岸並開始興風作浪,伴隨著暴力血腥的痞子革命狼煙四起,以五四運動時代喊出打倒孔家店的口號和科玄大辯論為標誌,科學主義便粉墨登場並從此充當了顛覆和棒殺中華民族傳統信仰傳統文化急先鋒的角色。

中共建制後,更是以國家機器的權威和力量對全國民眾進行了數十年如一日的奴化洗腦,打造了無神論的黨文化一統天下的鐵幕。鐵幕之下,中華民族對佛道神的崇高信仰被誹謗為封建迷信,中華民族數千年恢弘博大的傳統文化被誣衊成腐朽的封建糟粕,勤勞勇敢擁有輝煌文明歷史的中華民族不幸淪落為中共的沒有信仰自由思想自由和言論自由的政治奴隸,中華民族曾經的意境深遠豐富多彩的精神世界被完全窒息在一片荒蕪愚昧的茫然中。古老文明的神州大地陰風四起塵沙蔽日溺水三千妖霧萬重。

這是人類文明史上任何一個國家任何一個民族都不曾有過的國家精神暴力行為,其歷時之長久手段之強悍後果之惡劣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登峰造極無以復加。

這其中,科學主義理所當然的作為這場國家精神暴力不可或缺不可替代的利器四處砍殺威風八面。

中共的權威政治殺手何祚庥於2000年6月8日在《中華讀書報》發表訪談文章《我為什麼提倡科學主義》,公開為江賊集團恐怖鎮壓億萬修煉大法的民眾之逆天暴行搖旗吶喊鳴鑼開道。

披著科學的光鮮外衣行血腥的暴力之惡,其罪之大,天人共憤,其罪當誅,千刀萬剮。科學主義成為黨文化的一張王牌,在意識形態領域為非作歹橫行霸道,對中華民族的崇高信仰、對民族的傳統文化傳統宇宙觀價值觀形成了嚴峻的挑戰和巨大的破壞,在扼腕嘆息之餘我們不得不說,這是人類精神文明發展史上一次重大而慘痛的歷史教訓,值得人們進行徹底的反思。

人依存於天地之間,當上尊天道,下循地理,尊天敬地,天地人三才合一。然而,如何做人,做一個什麼樣的人,如何衡量生命的價值,對於這樣一個每人都必須回答並做出選擇的人生命題,在科學主義那裡此題無解。因為科學主義給不出人生觀,它對任何一種人生觀都無法給出明確的概念和定義。如此低劣的科學主義卻對人類崇高信仰的凱旋之門進行著肆無忌憚的封鎖,可悲可嘆。

憑欄觀天下,科學主義實際上已然窮途末路。濺血夕陽西下,荒漠枯井昏鴉。科學主義將被徹底剷除和清算,這是其不可抗拒的歷史宿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