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紅朝秘聞 中共竟把兩朝院士逼成了乞丐!

文革中他受冤入獄,出來時小便失禁,雙腿腫脹難以站立,整個身子弓成九十度。他弓著背穿著破棉鞋,躑躅街頭,乞討為生。碰到熟知的學生便說:「你有錢給我幾個吧,所求不過三五元而已!」有誰知道,這個可憐巴巴的老頭子是哈佛大學博士、兩朝院士,清華物理系創始人葉企孫教授。葉企孫被稱為「大師的大師」,楊振寧、李政道、王淦昌、錢偉長、錢三強、王大珩、朱光亞、周光召、鄧稼先、陳省身等大師都曾是他的學生,華羅庚曾受到他提攜。

哈佛大學博士、兩朝院士葉企孫教授。(網路圖片)

文革中他受冤入獄,出來時小便失禁,雙腿腫脹難以站立,整個身子弓成九十度。他弓著背穿著破棉鞋,躑躅街頭,乞討為生。碰到熟知的學生便說:“你有錢給我幾個吧,所求不過三五元而已!”有誰知道,這個可憐巴巴的老頭子是哈佛大學博士、兩朝院士,清華物理系創始人葉企孫教授。葉企孫被稱為“大師的大師”,楊振寧、李政道、王淦昌、錢偉長、錢三強、王大珩、朱光亞、周光召、鄧稼先、陳省身等大師都曾是他的學生,華羅庚曾受到他提攜。

葉企蓀(1898年7月16日-1977年1月13日),也作葉企孫,名鴻眷,以字行,男,漢族,著名物理學家、教育家,江蘇省上海縣人。中國近代物理學的奠基人之一。早年及留學生涯葉鴻眷1898年7月16日生於上海縣唐家弄一書香門第。曾祖藹臣公在清朝道光年間當過官,晚年在家研究禮學,參與編纂《同治上海縣誌》;祖父葉佳鎮曾獲得國子監簿街封賞,官至五品;父親葉景沄是1894年甲午江南鄉試第15名舉人,曾任敬業學堂校長、清華學堂國文教員、上海教育會會長等職務,參與編纂上海縣誌。

1907年,葉鴻眷到父親主持的上海敬業學堂讀書。1911年初,清政府將游美學務處改為清華學堂,葉鴻眷報考清華學堂獲得錄取,成為清華學堂的第一批學生中的一員。1911年10月因武昌起義爆發,清華學堂停課,葉鴻眷轉讀江南製造局兵工中學。1913年夏清華學堂在上海恢復招生。葉鴻眷改名葉企孫,再次報考並被錄取。1918年6月畢業於清華學校畢業,到美國芝加哥大學學習物理,1920年獲物理學學士學位。同年9月葉企孫入讀哈佛大學研究生院攻讀博士學位,導師是珀西·布里奇曼。期間,哈佛教授威廉·杜安與H.Palmer、葉企孫三人進行用X射線測定普朗克常數的實驗,於1921年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上發表論文《A re-measurement of the Radiation constant, h, by means of X-Rays(用X射線法重新測量普朗克常數)》,其數值精確到小數點後第2位。當時葉企孫主要研究方向是測量流體靜壓力對鐵磁材料磁化率的影響,研究工作於1923年完成,研究成果作為他的博士論文於1925年發表。

1923年6月,葉企孫獲得哈佛大學物理學博士學位,10月到歐洲旅遊,1924年3月回到上海。抗戰前的發展1924年4月葉企孫獲任國立東南大學(1928年改為中央大學,1949年改名南京大學)物理系副教授,其間經東大化學系教授任鴻雋介紹加入中國科學社,擔任《科學》雜誌編輯。

1925年清華學校創立大學部,他應聘物理學副教授,把剛從東南大學畢業的趙忠堯、施汝為帶到清華擔任助教。1926年清華學校大學部調整,開設學系。葉升為正教授並繼梅貽琦擔任物理系主任。1929年清華大學理學院成立,出任理學院院長,被推舉為決定學校重大政策的7位評議員之一,此後一直是清華大學的核心領導人物之一。葉企孫住在原為外國民教育授住宅的清華北園7號,有工人負責飲食。清華的幾個單身教授也前往一同吃飯,並趁吃飯之機商議校政,策劃教育改革。這樣的一個“少壯派”教授群清華校史稱之為“北園7號飯糰”。

1926年到1937年間,葉企孫先後聘請熊慶來、吳有訓、薩本棟、張子高、黃子卿、周培源、趙忠堯、任之恭等著名教授到清華任教。以吳有訓為例,吳曾經協助導師阿瑟·康普頓驗證康普頓效應,1931年葉企孫在德國,通過趙忠堯的介紹,聘請到哈勒大學(University of Halle-Wittenberg)進行研究工作。他隨葉企孫到清華製造儀器設備,直至抗戰開始才轉至協和醫學院工作。吳有訓回國後一年多時間內曾轉任多家大學老師,葉企孫以比自己的薪水還高的薪水將他聘請過來。另僅有初中文憑,由熊慶來提攜的華羅庚,也是在葉企孫的支持下進入清華,從助理員做起擔任教職,後更被葉保送到英國劍橋大學深造。

抗日戰爭時期至1949年前

抗日戰爭爆發後,葉企孫本來負責協助清華資產轉移至西南聯大,但由於日軍迅速佔領了北平,他只好跟學生熊大縝逃到天津租界,協助學校人員轉移到重慶。

熊大縝是葉企孫的得意學生,葉原來打算保送他到德國留學,但他一心想到由共軍方面呂正操領導的冀中抗日根據地參與抗日。在葉的支持下,熊大縝前往戰區擔任冀中軍區供給部部長,並吸收了一批支持抗日的清華學生。他們利用專業知識為根據地製造烈性炸藥、地雷、雷管,熊又利用自己的關係及葉企孫的支持購得無線電等軍需品,大大緩解了當時共軍缺乏彈藥支持的困局。但在國共兩黨的衝突中,熊大縝因失言被誣陷為國民黨中統特務,並在審問尚未結束,人員轉移的時候由於言語衝突被殺。

葉企孫到達後方後出任西南聯大教授、西南聯大理學院院長。

1946年,中華民國選拔優秀學生到美國深造,在葉企孫的支持下,西南聯大理學院的名額分配給本科尚未畢業的李政道。

1949年後至文革前

1949年春,中共佔領北平,葉企孫出任清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任。1952年院系調整,葉企孫被調入北京大學,搬出清華北園7號,入住北京大學未名湖畔的鏡春院。

他是中國物理學會的創始人之一,幾次出任副理事長、理事長。1955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數學物理學部委員。他也數次為熊大縝案提議平反,有人認為這實際上導致其在文革中受到迫害。

文革後至逝世

“文化大革命”開始後,呂正操受到政治迫害。打擊者提出當年的熊案,而作為熊大縝導師的葉企孫,在連國民黨黨員都不是的情況下,被誣衊為國民黨CC系(中統)在清華的核心人物。1967年6月,葉企孫作為“反革命分子”被北大紅衛兵揪斗、關押、停發工資,並送往“黑幫勞改隊”。葉曾一度精神失常,產生幻聽。1968年4月,中央軍委辦公廳正式對葉發出逮捕令,連續八次對其進行審訊,迫其多次書寫“筆供”,他只是回答“據吾推測……是因為吾對於各門科學略知門徑,且對於學者間的糾紛尚能公平處理,使能各展所長。”1969年11月,因為缺乏實質證據,葉被釋放回到北大居住,但仍以“中統特務嫌疑”受隔離審查。

政府發給葉企孫每月50元生活費。這時他兩腳腫脹,前列腺肥大,小便失禁,身體彎成90度。1972年5月,北京大學對他作出“敵我矛盾按人民內部矛盾處理”的結論;6月恢復其教授待遇,也恢復了每月350元的工資,在北大中關村園給他分配了一套一室一廳的住房。有一次,葉企孫在馬路上遇上錢三強,錢過來打招呼,葉馬上叫他離開,以免影響到他。

趙元任、任之恭、林家翹、戴振鐸、楊振寧等人回國時提出要探望葉企孫,均被政府拒絕。1975年隔離審查解除,1976年新年陳岱孫、吳有訓、王竹溪、錢偉長等人方有機會探訪他。

1977年1月10日,葉企孫侄子葉銘漢交工資給叔父,發覺他病情惡化。第二天葉企孫被送往北大醫院,又立即轉送北醫三院。1977年1月13日21時30分,葉企孫去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維基百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