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程曉容:十年無冤案?〝糾錯〞就有功

——十年無冤案?中共最高法能騙誰

原來,中共的法治進步,是靠糾錯來推動的。也就是說,中共錯判在先,二十年後重審翻案,不去追究當初枉殺無辜的大錯,卻把〝糾錯〞當功勞,恥辱當政績,寫進報告,直播宣講。

中共開兩會,官員雷語再破紀錄。3月9日下午,中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在工作報告中稱,五年來,〝再審改判刑事案件6747件〞,〝其中糾正呼格吉勒圖案、聶樹斌案等重大冤錯案件39件78人〞……對2943名公訴案件被告人和1931名自訴案件被告人依法宣告無罪。他還說,讓正義最終得以實現,以糾正錯案推動法治進步……確保無罪的人不受刑事追究、有罪的人受到公正懲罰。

會後,最高法院副院長江必新接受港媒NOW TV專訪時稱,〝你可以看到我們現在糾正的一些冤錯案件,絕大多數或者基本上都是90年代發生的。近十多年來發生的,可以說基本沒有。〞

錯判成功績?

對於最高法正副手的官方說辭,有外媒稱〝令人啼笑皆非〞、〝自我感覺良好〞,大陸網友發貼:〝語畢,哄堂大笑〞。

原來,中共的法治進步,是靠糾錯來推動的。也就是說,中共錯判在先,二十年後重審翻案,不去追究當初枉殺無辜的大錯,卻把〝糾錯〞當功勞,恥辱當政績,寫進報告,直播宣講。

殺錯了人,20年後宣布:搞錯了,這就是〝實現正義〞?此舉與當年大批〝平反〞如出一轍,以醜惡為榮耀,以此彰顯〝黨〞的〝英明〞,逼迫全國人民、海外媒體共同感激、歡呼。中共強姦民意,無恥至無以復加之地。

江副院長的邏輯更有趣:因為現在糾正的都是90年代的案子,所以說明,近十多年來沒有發生冤案。有網友指出,大概要20年後,才可能對現今的一些案子有所確認。也有人說,因為被冤枉的人都被殺死了。還有人諷刺道:〝我說沒冤案就沒冤案,你敢反駁我就治你個叛國罪。〞

大陸的陳進學律師曾經指出,2016年重審的聶樹斌案和江西樂平案,都是拖了多年的冤案。〝而且它這一個司法體制是不斷每天在製造新的冤案啊,這是最可怕的一件事情了〞。

冤案遍地

兩會前夕,大批訪民進京,就是為了喊冤。各地政府盯人截訪,許多訪民被堵在家中,不能自由出行,也有不少人〝被旅遊〞。那些突圍到達首都的,又被抓走關進了黑監獄。

據海外中文媒體報導,3月3日,在天安門廣場附近,有兩名婦女穿著寫有〝冤〞字的衣服被警察攔住,周圍有不少民眾圍觀。〝冤〞字都亮出來了,江副院長不知道嗎?

2017年11月,84歲高齡的蒲文清女士從四川進京,向最高檢察院、公安部控告綿陽警察虐待和陷害她的兒子——〝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2016年11月底,黃琦被四川綿陽公安羈押,後被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移送綿陽市法院。黃琦拒絕認罪,警方恐嚇要重判他。

蒲文清告訴媒體,警方對黃琦說:〝如果你不認罪,我們要判你好多好多年〞。老人要求當局立即釋放兒子,〝他既不殺人又不放火,什麼壞事都沒做,憑什麼判他呢?〞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律師被抓捕、被抄家。之前他被司法局註銷了律師執業證,申請成立個人律師事務所被拒,申請護照被拒,被限制出境。

2017年8月,高智晟律師在家中離奇〝失蹤〞。8月17日,高律師的妻子耿和及支持者在中共駐舊金山領館前抗議,要求中共對失蹤事件負責,交待高智晟的下落。高智晟的大哥告訴兩名律師:〝法律對我們這一家不起保護作用。〞

另一個典型案例是:王全璋律師自2015年8月與外界失聯至今。兩年半了,家屬聘請的六位律師無一人獲准與王全璋會面。親人和律師呼籲、申訴、抗議無用。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說:投訴無門。

2018年1月1日,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崔海去世,終年69歲。崔海之前遭受了五年冤獄的折磨,回家19天後辭世。

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將近19年。現在,大陸各地,仍有法輪功學員因為正當的講真相活動被非法抓捕、關押、審判。善良的煉功人在看守所和監獄受到折磨,面臨被活摘器官的危險,甚至被迫害致死。

自2015年5月以來,近21萬名大陸及海外法輪功學員和家屬向中共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追究其酷刑罪、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然而,兩高對此沒有任何受理的動作。

冤案多如牛毛。中共司法機關看不到?聽不見?今年1月22日,在中共政法工作會議上,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強調黨的〝絕對領導〞,聲稱要堅決抵制〝司法獨立〞。

正是〝黨的領導〞,奪走了幾千萬中國人的生命,導致了十幾億民眾的人生悲劇。中共政權本身就是所有冤案的製造者。所謂重審、糾錯,不過是維持統治所需的作秀把戲,根本不是為了人民的利益。

中共最高法領導在兩會上的表現,再次曝光中共的謊言與醜惡。只要中共存在,冤案就不會絕跡。

──轉自《大紀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