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修憲激戰 羅幹連襟何祚庥 公開反對習近平

北京時間3月11日,中共人大將就刪除中共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憲法修正草案投票。然而中共高層內部博弈似乎仍然激烈。江系政法委書記羅幹的連襟、一向緊跟江系的中共中科院院士何祚庥,日前接連對港台媒體發聲,反對去除任期限制。並以曾改法稱帝的袁世凱相比,指通過修法仍是“帝制自為”;又指毛澤東權力巨大,以致無法糾正錯誤,要到毛澤東死後才能糾正過來。何祚庥一生“最重要”的成果之一,就是一場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偽科學鬧劇,在1964年編造,毛澤東“層子模型”理論,並因此獲得中國科學院院士和政協委員的稱號。

3月9日,何祚庥接受香港有線電視訪問,他透露,近期曾致電憲法修正案起草小組一位成員表達觀點。他說,袁世凱當皇帝是合法的,因為袁世凱按社會各界請願所求要他當皇帝而修改了《臨時約法》,當時還開了會,而修改憲法亦經投票通過,“但是人家還是批評他帝制自為”。他續稱,但當蔡鍔將軍振臂一呼反對袁世凱後辟帝制,袁世凱幾名手下大將便紛紛倒戈,袁世凱又反過來要求當回總統,但也不成。

他同時贊成鄧小平為國家主席任期設限,並以毛澤東為例指出領導人沒有任期和權力過大之弊。他說,毛澤東文革的錯誤很大,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無法糾正這種錯誤,結果要等到毛歸天才有可能糾正過來。相反,當年也有人要求讓功勞很大的鄧小平免受廢除終身制所限,以便鄧可以帶領中國把改革開放進行到底,但鄧小平堅決不同意。

他聲稱,目前憲法有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但黨章並沒有限制總書記任期,已經為領導人的人選保留了足夠彈性。

實際上,早在2月28日,就有海外中文媒體以所謂〝來稿〞的形式刊出一篇報導,稱何祚庥〝堅決支持〞習近平連任總書記和軍委主席,但是修改憲法需〝廣泛徵求意見〞,宜〝穩妥慎重〞。

〝來稿〞中還稱,何祚庥特別提到了平昌冬奧會上中國代表團的〝慘敗〞。

海外社交媒體上,有網友對何祚庥反對修憲表態支持,但也有網友馬上回應說這非常搞笑,因為何祚庥〝著名大作是用量子力學證明三個代表〞。

何祚庥論文利用量子力學論證〝三個代表〞。(網路截圖)

還有網民指,〝應該說他是堅定的江派,從法輪功到三個代表到反修憲,都是江派的立場。〞

公開資料顯示,何祚庥2001年曾發表論文《量子力學的建立與科技創新的評價體系》。論文摘要中稱,〝通過量子力學的發展,論證了江澤民同志關於‘三個代表’的理論是科技創新評價體系的根本性標準。〞

何祚庥是江派前政法委書記羅幹的連襟。當年二人為了配合江澤民發動對法輪功的鎮壓,不斷挑撥事端。何祚庥1999年4月在天津師範大學的《青少年博覽》雜誌,發表攻擊法輪功的文章,宣稱煉法輪功會走火入魔,間接導致了當月25日法輪功學員的中南海萬人大上訪。之後,何祚庥一直持續攻擊法輪功。

與何祚庥反修憲類似的是,香港鳳凰網評論部3月7日一篇特別社論,呼籲人大代表投票要〝為歷史負責〞,暗示對修憲投反對票。而江澤民長子江綿恆是鳳凰衛視股東,鳳凰網近期履遭中共網信辦整肅。

何祚庥深諳政道的官場不倒翁

何祚庥,1951年畢業於清華大學物理系,畢業後在原中共中央宣傳部(後寫作中宣部)科學處處長於光遠的保薦下入中宣部工作。從那時起,在大學期間不學無術卻深諳為官之道的何祚庥便步入官場,極盡其所能、左右逢源、橫刀立馬、叱吒政壇五十餘年,可謂不倒翁。

沒想到拆北京古城牆跟他有關

博客中國署名康健的筆者發表評論文章指,何祚庥憑藉他多年在中宣部的工作,對毛澤東的的內心世界揣摩得一清二楚,每走一步必須恰好落到“主席”的心坎上。1953年7月,北京市市政建設部提議拆掉城牆,理由是“中央主要機關分布在內環,將黨中央及中央人民政府擴展至天安門南,把故宮丟在後面,並在其四周建築高樓,形成壓打之勢”,這顯然是一個迎合剛剛贏得中共最高領導者夢寐以求登上自古以來只有帝王才有資格登上天安門的理由。在毛澤東:“我們不但善於破壞一個舊世界,我們還將善於建設一個新世界”口號的鼓舞下。在中宣部任幹事的何祚庥在《學習》雜誌發表《論梁思成對建築問題的若干錯誤見解》文章批判梁思成,使得學貫中西的梁思成保護古建築的建築思想成為泡影,並引發1955年北京大拆大毀古建築狂潮。

在中宣部工作期間,何祚庥無時無刻不在緊跟中央,但老虎也有打盹的時候,一個不留神我們的和(何)大人被毛澤東趕出了中宣部,被下放到中國科學院理論物理所做黨的工作。在這個時期,何祚庥“優秀”的政治品質又得到充分的發揮。那時,這個除了物理不懂什麼都懂的北京清華物理系的畢業生熱衷於“自然科學的階級性”的研究。在政治是統帥、是靈魂、是一切經濟工作生命線的年代,他高舉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大旗,在自然科學的各個領域縱橫馳騁,橫掃自然科學各學科“牛鬼蛇神”;他的許多大作,其威力之狂烈,氣勢之兇猛,棍法之嫻熟。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何祚庥向來就是個典型的以政治帽子棒殺科學的政治打手。

如何當上院士

毛澤東雖為農民出身,但一生好強的他對諾貝爾獎充滿熱情。他創立並發動長達二十餘年的“物質無限可分說”的攻堅戰,凸顯了他企圖通過權勢、政治與自然科學的結合,為中國科學或者說為他自己贏得“全世界人民偉大領袖”的光榮稱號而努力爭得一塊諾貝爾獎“高地”。

1964年8月,毛澤東約于光遠和周培源到中南海談話。於是,在中宣部負責人于光遠的策划下,一場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偽科學鬧劇開演了。在接受于光遠的親授密旨後,何祚庥同志在毛澤東“不但原子可以分,原子核可以分,基本粒子也可以分”這一思想指引下,提出了物質結構的層子模型。何祚庥認為:“物質可分為層子,層子下面有‘亞層子’,‘亞層子’下面有‘無子’,‘無子’下面有‘前子’,‘前子’下面有‘毛子’,等等”。“無子”即無產階級子,“前子”即前進子,“毛子”即毛澤東子。這些“子”的名稱確實閃爍著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理論光輝。在強力部門的宣傳和支持下,“層子模型”理論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大獎,這是何祚庥一生“最重要”的成果之一,並因此獲得中國科學院院士和政協委員的稱號。

政治打手何祚庥

自中共建政初一直到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前,大陸在學術領域發動的批判運動一個接著一個,幾乎波及到自然科學的所有學科。從學生時代就熱衷於“自然科學的階級性”的何祚庥,在這些學術批判運動中當然如魚得水,十分活躍。多年來,他高舉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大旗,在自然科學的各個領域縱橫馳騁,橫掃自然科學各學科“牛鬼蛇神”;他的許多大作,其威力之狂烈,氣勢之兇猛,棍法之嫻熟,令人們至今難以忘懷。可以毫不誇張的說,何祚庥向來就是個典型的以政治帽子棒殺科學的政治打手。

且舉以下幾例:

1、1952~1953年:批“摩根基因遺傳學說”

在前蘇聯有一個李森科事件。李森科認為新種總是由量變到質變,飛躍而成為與母種截然不同的種。在遺傳和育種問題上,他從30年代起就反對“摩根基因遺傳學說”,並將其貼上“資產階級科學”的標籤。李森科由於得到斯大林的信任而飛黃騰達。蘇聯一批有才華的生物學家因此受牽連,慘遭迫害。當時的中國也在全國範圍開展了批判基因學說的運動,大力宣揚李森科一派的“米丘林生物科學”,科學真理成為政治干預的犧牲品。何祚庥等在“學習蘇聯老大哥”的大旗下高唱“米丘林生物科學是自覺而徹底地將馬克思列寧主義應用於生物科學的偉大成就”(見3),對我國著名生物學家談家楨(摩根的學生)發動圍剿,談家楨不得不違心地為自己堅持摩根的學說而做了檢討,使我國的生物學家受到致命打擊,從此一蹶不振,而正是在這段時間裡,國外生物學出現了突飛猛進的發展。

2、1958年:批“共振論”

本世紀初發現苯的克庫勒模型以來,數十年一直未能對苯的化學結構給予合理的解釋。諾貝爾化學獎獲得者泡利提出“共振論”概念,合理的闡述了苯的化學結構,此為量子力學在化學結構學的開始。何祚庥等認為“不是無產階級就是資產階級”,指責克庫勒模型的學說是“階級調和論在科學界的反映”,成百的結構化學專家因此受株連而檢查“資產階級立場”,中國量子力學研究因此受到嚴重衝擊而長時間中斷。

3、1965年:批“控制論”

著名猶太裔學者維納(曾在清華任教,是何祚庥的校友)在有關控制論的著作中講述了一個故事來表明他的觀點:二戰時期,高射炮對敵機的命中率非常之低,因此盟軍方面組織了一批科學家對此進行攻關。研究發現,老鷹在捕捉兔子是很少失手,這是因為,老鷹腦子中有一套反饋閉環系統,能根據兔子的方位、速度不斷調整自己的飛行路線,直至成功。將類似的系統裝在高射炮上,使命中率大為提高。由此維納認為生物界和非生物界存在一定的共性。

何祚庥認為階級之間尚不能調和,何況生物與非生物乎?何祚庥等人用簡單的“階級調和論”等武器就把多位科學家斬於馬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吳莉亞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