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揮別21年「紅通」夢魘 維吾爾族活動人士現身華盛頓

維吾爾族活動人士多里坤·艾沙在華盛頓國家記者俱樂部舉行發布會。(美國之音蕭雨拍攝)

一位近日被國際刑警組織撤銷“紅色通報”的知名維吾爾族人權活動人士星期三(3月7日)在華盛頓召開記者會,感謝各界的不懈努力,讓他獲得遲到21年的正義。

現年50歲的多里坤·艾沙是一名主張新疆自決的活動人士。1988年,他作為學生領袖參與了維吾爾學生民主運動,事後被軟禁並被新疆大學開除。上世紀90年代他逃離中國,1996年在德國獲得政治庇護,後加入德國國籍。目前他擔任總部設在慕尼黑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

艾沙向美國之音這樣講述他第一次得知自己被國際刑警組織發出“紅色通告”的故事:

1999年,中國知名人權捍衛者魏京生請他出席一個在德國舉辦的會議,介紹新疆的人權狀況。那時他還沒有德國護照,需要去法蘭克福領事館申請簽證。

艾沙回憶說:“在我等簽證的時候,突然他們的保安把我帶走。我說怎麼回事?當時有德國警察在外面等我。他說,這邊有一點誤會,你能不能跟我去一趟警察局?我說可以。在警察局,他給我看了一個Interpol(國際刑警組織)的‘通緝令’,我很吃驚,中國政府領導這樣一個泱泱大國,怎麼會做出這種事情?”

國際刑警組織的“紅色通告”是為了逮捕、遣返逃犯而發出的警報系統,根據追捕逃犯國家的請求發出。不過,它並不是國際通緝令。國際刑警組織各成員國可自行決定採取何種法律行動因應。

當時艾沙問,這個“通緝令”是什麼時候發出的?警察說是1997年。

艾沙告訴美國之音,當時中國政府還沒有“恐怖分子”的說法,“那個時候說多里坤是殺人犯、搶劫犯”。

“我也不知道我殺了什麼人,”他笑著補充道。

2001年美國發生9/11恐怖襲擊後,中共當局掀起了一場打擊恐怖主義、分裂主義、極端主義“三股勢力”的運動。也正是從那時起,中國政府開始將艾沙和一些維吾爾活動人士稱為“恐怖分子”。

那一次,德國警察在審查過他的資料後對他說,我們知道你是學生領袖,正在德國申請政治庇護。你沒有問題,可以走了,但是以後去別的國家要小心,因為每個國家對待“紅色通告”的政策不同。

這紙“紅色通告”在他頭頂一懸就是21年,他也因此在世界多個城市的機場被扣押,有時被直接送上返回慕尼黑的飛機,有時因為拿不到簽證被迫取消行程。最近的一次是去年8月,他在羅馬被警察攔截,帶到警局詢問了幾個小時。警方說,他們是依照中國政府的要求辦事。

國際人權組織“公平審判權利”說,艾沙倡導維吾爾人通過和平、非暴力、民主的手段獲得民族自決。因為這些努力,他被中國政府列為恐怖分子。

這個致力於推動刑事司法改革的非政府組織從2009年起開始就艾沙的案子同國際刑警組織聯繫。但是很多年間,該組織拒絕提出任何信息。

“他們只是回答說,對不起,中國不讓我們提供任何信息,”“公平審判權利”高級法律和政策顧問呂蓓卡·莎弗爾說。

莎弗爾說,直到近期,國際刑警組織內部一個獨立的、負責處理投訴的監察委員會採取了一些改革措施,艾沙的“紅色通告”才得以被重新審視。

“國際刑警組織發現,中國提出的理由是完全不合情理的,純粹是出於政治動機,”她說。

2月20日,國際刑警組織正式發布通告,撤銷對艾沙的“紅色通告”。中國政府對此表示不滿,並稱將就此與國際刑警組織進一步溝通。

“公平審判權利”的莎弗爾說,上個星期,在他們的努力下,還有三人的“紅色通告”被撤銷,但這些都只是滄海一粟。她說,僅去年一年,國際刑警組織就發布了2萬6000個“紅通”,加上之前累積下來的8萬5000個,國際刑警組織內部的監察委員會根本沒有能力逐一審查這些案子,沒人知道這其中有多少同樣是到受政治驅動的。

美國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中國項目主任蘇菲·理查森說,國際刑警組織是一個“臭名昭著的、不透明的”組織。中共公安部部長孟宏偉出任該組織主席更讓其聲譽陷於危機。

今年早些時候,“人權觀察”發布報告,敦促國際刑警組織和各國政府拒絕中國濫用“紅色通報”。

“21年真的太久了,”理查森望著坐在身旁的艾沙說,“但正義總算還是來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君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