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共產暴政錄:兒子告發母親致其母被處決

——《共產黨毀滅人類暴政錄》之毀壞道德篇(17)

告發母親「革命行為」被展覽學習  親親相隱本是人之倫常和封建時代的刑律  獸行形成的原因

共產專制泯滅了人性、顛倒了是非,摧毀了人的道德底線。並不缺乏產生告密“小英雄”帕夫利克的土壤,文革中有多少人因為家人的告密而導致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張紅兵就是典型的例子。

張紅兵,原名張鐵夫,1966年改名張紅兵。1970年2月,張紅兵的母親方忠謀在家中發表了支持劉少奇、批評毛澤東的言論,她被自己的丈夫張月升和16歲的長子張紅兵舉報。兩個月後,方忠謀被認定為“現行反革命”執行槍決,但於1980年8月14日平反昭雪。本來是一個家庭對時局看法的爭論,卻被張家父子以“革命”的名義,將自己的妻子、母親親自送上了斷頭台。

“革命行為”被展覽學習

在傳統社會,張紅兵這種令人髮指的行為是不能被原諒的。但時代不同了,張紅兵揭發母親方忠謀後,中共高層也許不知情,沒有像告密“小英雄”帕夫利克在全國範圍內受表彰,但還是被做成展板(“大義滅親——固中學生張紅兵和反革命母親堅決鬥爭的事迹”)—-他左手拿著《毛選》,右手朝前方指著,意思是指著他的母親進行批判,放到“固鎮縣教育革命展覽室”供人學習效仿。

張紅兵,當年除了告發母親,還貼過母校固鎮縣實驗小學校長劉祥禎、“固鎮縣衛生零碎頭號走資派”——本人的父親張月升各一張大字報,由於當年的所作所為,背負了深重的心靈枷鎖。

四十多年後,現年逾60歲的他接受境內外各種媒體的採訪,公開為“弒母”懺悔、道歉。

張紅兵回憶說,“在我的腦海里、融化到我的血液中、落實到我的舉動上的是紅歌——‘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毛澤東思想是革命的寶,誰要是反對它,誰就是我們的敵人’,這是一種條件反射。我擔心父親沒有真的去報案,作為毛澤東的一名忠實的紅衛兵,為了證明本人在與母親這個‘階級敵人’進行鬥爭的過程中‘站穩了無產階級革命立場’,我馬上寫了封檢舉信,當晚就把信和紅衛兵胸章一同,塞進和我家同住縣衛生科大院的軍代表宿舍的門縫裡。”在這封《檢舉揭發罪惡滔天的現行反革命分子方忠謀罪行》的信末,他寫道:“打倒現行反革命分子方忠謀!槍斃方忠謀!”

在付出一次又一次血和淚的代價後,張紅兵才醒悟過來。他說:“什麼虛幻的景象,動聽的說教,人造的偶像,……全是愚弄別人、自欺欺人的騙人鬼話,是毒害青少年和兒童的精神鴉片,是殺人不見血的鋒利刀子!……不管是誰,永遠都離不開自然規律——吃飯、穿衣,生老病死;世界上最偉大是母愛,最崇高的是人性!”

親親相隱本是人之倫常和傳統社會準則

在中國傳統中,“大義滅親”並非社會提倡的美德,“親親相隱”才是。親親相隱的理念,最早見之於《論語》,孔子曰:“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後來成為我國古代刑律的一項基本準則。就是家人犯了罪,你不願告發、不願作證都是無罪的。你告發反而會被定罪。它甚至作為原則寫進了刑律。從三國就出現,唐律開始定型,在各朝各代都有不同說法,大意都是相同的。因為傳統社會歷來重視以“孝悌”為核心的倫理,親友關係作為個人最基本的社會紐帶,牢固與否關係到整個社會的穩定。如果連親友都信不過,所有的道德關係都面臨崩塌的危險。這個原則,在西方表述不同,精神卻是一樣的。

親親相隱客觀上維護了宗族倫常。可是在中共治下的大陸,卻出現丈夫揭髮妻子、兒子把母親送去赴死的慘絕人寰的慘劇!

獸行形成的原因

為什麼,一個丈夫和一個兒子,這麼絕情地要求判處妻子和母親死刑?為何中共的“運動”起來後,夫妻反目、揭發家人的事很多。

鄧小平、劉少奇、賀龍、薄一波的子女不是都貼過他們的大字報嗎,薄熙來不是文革中把其父的肋骨踢斷嗎,難道僅僅用自保能解釋得了嗎!!!明代散文家宋濂寫的《猿說》記載:“有一種猿猴,獵人把母猴捉到了,扒了皮,小猴子看到它母親這樣下場,抓、撞、反抗,最後這個小猴子也死了”。猿猴尚且如此,何況人呢?動物還有親情,還有母子之情,羊有跪乳之恩,鴉有反哺之義,而把人變成連畜生都不如的正是中共及其共產主義邪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Epochtime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