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蒼天在上:「我們」與「他們」怎麼達成共識?

這其實正是一種典型的「五毛」思維方式。他先弄個胡說八道的話題,別人一批評,開始他也還爭辯,見爭辯不過,就轉移話題。最可氣的是有些已經七老八十原本應該受到小輩們尊敬的長者,這些人不用說一定經歷過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那場大饑荒,可你一說毛時代餓死多少多少人,他就說:「你怎麼沒餓死?」直接否認連中共也不敢否認的歷史。你說與這種人如何能達成共識?

官民對峙,無法共識(網路圖片)

網上一直流傳著據說是著名畫家陳丹青的一段話:“這是個弱智民族,必然會有更深重的災難。你看都討論些什麼:文革這麼反人類的暴行,還在爭論正不正確;還在討論民主與專制誰好誰壞;餓死幾千萬人,還在為毛好毛坏爭得面紅耳赤。這些都是常識,像分辯食物與屎一樣容易。”像分辨食物與屎一樣容易的事情,在這個民族卻還需要爭論,這種民族要達成共識,比要太陽打西邊出還難。

前不久在網上又看到談這個國家如何達成共識的文章,還有清華大學法學系教授,見他的這個國家倒退得厲害,公開發表文章要“保衛改革開放”。國家或國家領導人要倒退,高級知識分子“拍案而起”反倒退,你說在這種國家還“共識”個大頭鬼啊。

去年,在微信朋友圈,見一自家晚輩發帖說南韓人可能是泡菜吃多了,把人吃傻了,要裝薩德即導彈防禦系統,讓他偉大的祖國即中國不高興,因此南韓被中國人罵甚至其商場被砸被搶實屬活該。我這個顯然比他要明事理的長輩當然不贊成,並說出了不贊成的理由。於是,你來我往地爭辯一會兒,這個晚輩顯然爭辯不過,於是改口說這些國家大事你也管不了,只把你自己的生活弄好就行了。一聽這話,才真的來了氣:既然這麼說,你為什麼不只管你自己的生活(他生活得很差),卻要罵人家南韓國家的正常舉措呢?你一個小小中國百姓,也學咱政府,居然要干涉人家南韓內政!這其實正是一種典型的“五毛”思維方式。他先弄個胡說八道的話題,別人一批評,開始他也還爭辯,見爭辯不過,就轉移話題。最可氣的是有些已經七老八十原本應該受到小輩們尊敬的長者,這些人不用說一定經歷過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那場大饑荒,可你一說毛時代餓死多少多少人,他就說:“你怎麼沒餓死?”直接否認連中共也不敢否認的歷史。你說與這種人如何能達成共識?

還有一個應該說傳得更廣的例子,那就是幾年前,大家從胡耀邦小兒子胡德華在“炎黃春秋”聯誼會上的一個發言中得知的事情,後來那個發言有了文本,變為文字帖子,於是開始在網上廣為流傳,但凡看過帖子中那個例子的人,只要不是那種“五毛”思維,無不為那個姓孔的“紅二代”感到羞恥。發言中胡德華講了兩個“紅二代”簡短的一次爭辯“記錄”:兩個紅二代,一個姓秦,一個姓孔。

孔:“你個普世價值,別來給我們添亂來了!”

秦:“哎呀,同學呀,你連我的話都聽不進去,其他社會上的話你還能聽的進去嗎?”

孔:“你他媽還是共產黨不是了?你還有信仰沒有了?”

秦:“你有信仰沒有哇?你把你的老婆孩子全放到美國去,你有信仰沒有哇?”

講到這裡,胡德華繪聲繪色:“然後這(孔姓)夥計就掛不住了,戳了他肺管子了,就爆粗口:‘我操你媽!’”

看看看看,這就是中國紅二代中一些所謂“有信仰”者的德行,毫不尊重事實。當他們理屈詞窮、感到明顯輸理後,要麼轉移話題,要麼就蠻橫爆粗口直接罵人。你說這兩個不同的紅二代還能有“共識”么?有人說“兩派之爭的實質,是公義與利益之爭,是進步與保守之爭”。本人覺得,這說得有點過於文雅了,或者說還不夠透徹,不那麼文雅或者更透徹的應該是:有人認為應該用腳行走,有人認為也可以用頭行走;有人認為人應該吃飯,有人認為人也可以吃矢(矢通屎)。關鍵是,一些認為人應該用腳行走以及人應該吃飯的人,還常常遭到那些認為人也可以用頭行走以及人也可以吃矢的人攻擊。這還不算,國家政府非但不正確引導那些非正常思維者,反而還打壓有正常思維說真話的人。

你說這種國家正常嗎!

當然,最重要的還不僅是中國普通個人與個人包括紅二代們相互之間也沒有共識,而是這個國家與世界大多數國家沒有共識——這麼說吧,世界大多數國家唱的是一個調,而中國和極少數國家唱的是另一個調。你說中國也應該實行自由民主,也應該搞“三權分立”,更應該軍隊只屬於國家,因為這些都是大多數國家的社會常態。可他會跟你講這講那。說到民主,他說我們正在“逐步擴大人民民主權利”,也不知他這個逐步要逐步到什麼時候;說到三權分立、軍隊只能屬於國家,他會對你惡狠狠地說:那都是“邪路”!如果你還要跟他講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是這樣做的,怎麼可能是“邪路”呢?如果說是邪路,豈不等於說這個世界上大多數國家包括他們自己也承認的一些文明高度發達的國家都喜歡走邪路?而既然那些國家走的是“邪路”,按邏輯推理,那些國家的人民應該生活得比我們這種不走邪路的國家要痛苦啊?特別是其中有些國家更不應該還文明高度發達,讓我們總是希望他們能賣點高科技給我們呀?難道只有“走邪路”才能文明高度發達?這個時候,他的“殺手鐧”出來了:我們有我們的國情,我們的國情與人家不同,云云云云。

最典型的是在歌頌極權統治時,喜歡說“集中力量可以辦大事”。可前不久,美國一家私企卻造出了世界現役最強大的重型運載火箭“獵鷹重型”,攜帶一輛特斯拉跑車發射升空。為什麼可以集一國之力的中共領導下的中國做不到或說據說要等到多少年之後才能做到呢?可以說,在某種國家,說話只憑權力,不講道理,不講邏輯。幾年前,有個“鄭言實”的官員是這麼說的:“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最廣泛地團結各民主黨派的力量,形成了強大的合力,這與西方的政黨輪流執政有著本質的區別。而中央集權的強大,在這一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確保了我們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諸如奧運會、世博會、亞運會的成功舉辦,諸如汶川地震抗震救災、抗洪救災、抗擊雨雪冰凍災害等等,無不體現出我們制度的優越性,這是我們最大的政治優勢。無論是印度式的民主,還是日本等國家(地區)的政治亂象,都無法取得今天的成就。”

大家看一看這段話有多可笑。如果說我們是在這樣一個執政黨的絕對領導下,因此就“與西方的政黨輪流執政有著本質的區別”客觀上還要算一句真話的話,那麼後面那些想用來證明這個“本質的區別”的優越性的“舉證”,是多麼地可憐、多麼地說不通哦!這還用舉例嗎?因為是不證自明的東西。說這些話依靠的是什麼邏輯?說這些話時臉就不紅嗎?

所以說,你不能怪我那個典型五毛的自家晚輩以及那個孔姓紅二代,代表這個國家的政府天天給他們灌輸的就是這種不通的思維,你叫他們怎麼能有正常人思維?

那麼什麼是正常思維呢?就是講道理,所講的道理,從學理上講,符合邏輯,用老百姓的話說,就是要站得住腳。可你從這個國家的“五毛”們到國家政府,你會發現彷彿他們一概不知道什麼叫正常思維。周有光要我們從世界看國家,可這個國家的統治者卻一直堅持從國家看世界。這樣一來,世界說得再好,做得再對,正常思維再流行,只要不符合政權維穩,一概否定。中國大陸從個人到國家的行為,莫不如此。難怪數年前茅於軾先生就公開發表文章:社會不講理,是因為政府不講理。

在澳門“回歸”十五年時,本人發表過一篇文章,談澳門居民幸福感來自哪裡,以及

大陸民眾憑什麼就不能有這種幸福感。因為只要講道理講邏輯,可以說這個國家完全站不住腳。比如本人在文章中就這樣質問道:享受“一國兩制”地區的居民能享受到的自由,為什麼不允許生活在它的主體國家即中國大陸的人們也能享受到?到底是什麼原因?有沒有人有勇氣站出來說那種自由不好?澳門居民之所以感到幸福,是不是也正包括了能享受到這種自由?如果是,豈不表明,生活在“新中國”生活在“社會主義”反而還不如生活在“半殖民地”生活在所謂“萬惡的資本主義制度”下?換而言之,中國大陸人民的這種幸福是不是就是被“新中國”被“社會主義”剝奪了?“當家做主”的人們反而享受不到“亡國奴”們所享受到的幸福,你說這不是很奇怪嗎?是大陸人民不配享受,還是幾十年來一波又一波的政治人物不配領導這個國家?是這些自由不好,還是不想實行這些自由的人不好?

更想不通的是,既然事實證明只有實行所謂資本主義民主制度的社會,人們才會獲得大家都想要的那種幸福感,中國大陸為什麼還一個勁地強調要走所謂“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明明有一條光明大道為什麼不走,偏要帶領十幾億人繼續“摸著石頭過河”?到底是人民想這麼干,還是只有幾個政客帶領著一群官僚要這麼干?有誰聽說過人民就是想像現在這樣一直“摸著石頭過河”嗎?許多年來,不論強調馬克思主義還是強調毛澤東思想,抑或鼓吹幾個“自信”,這一切都難免讓人生出一種疑問:要這樣搞的到底是些什麼人,他們到底想維護什麼?不是口口聲聲說人民的利益最大嗎?什麼是人民的利益?讓大陸民眾也能像澳門居民那樣充分享受現代人的那種自由和人權,難道不是大陸人民利益?這麼多年了,一直自欺欺人,自說自話,誰都不知道有些人所說的“人民利益”到底指的是什麼?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大陸人民不能享受到只有“一國兩制”的人們才能享受的那些自由和權利?

我知道,這兩段話中一個又一個問號,在中國大陸實行民主制度之前只能是無解,沒有人能回答。可也正因為這一個又一個不實行民主制度就無解的社會現實,你叫這個國家的人們還怎麼能有共識,你又讓“我們”的國民與“他們”的政府怎麼產生共識?

2018年3月4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