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吉林男子身陷傳銷求助警察被曝不從嚴處理

傳銷席捲大陸,北派暴力,南派柔情,從事封閉式洗腦和金融詐騙。(大紀元合成圖)

近日,吉林一男子被傳銷組織控制,直到他逃到火車上還被糾纏。他趁機向乘警求助,警方的處置卻讓人大跌眼鏡。

據半島都市報微信公眾號3月10日報導,吉林省白山市人馬健升,今年22歲,最近險涉傳銷組織。前些天,一位朋友給他打電話,說廣西某市有個投資項目,收益客觀,拉他前去一起發財。

3月4日,他乘火車來到了廣西,朋友和妻子李德書帶著他到處遊山玩水,住宿高檔酒店。3月7日,朋友夫婦把他帶到了一棟居民樓,聽人講課,內容全是投資、工程等,馬健升意識到自己被騙進了傳銷組織。

他趁人不備,偷偷打車到了南寧車站。3月8日12點42分,他坐上了K1138次廣西南寧開往山東青島的列車,想到山東淄博先投奔親戚,然後再回老家。

不料,8日16點15分,列車到達柳州站時,李德書登上這趟列車,找到他勸他回去。兩人在車廂連接處爭吵,甚至一度動手撕扯,馬健升的臉都被李德書抓破了,馬健升堅持不回去從事傳銷。

李德書不依不饒,在車廂的連接處攔著他不讓走。其他旅客以為是小夫妻在吵架,不願摻和人家的家務事。

晚上11時許,列車已開到湖南永州,不少旅客開始睡覺。列車長和乘警例行巡視,馬健升見狀,一把拉住他們說,“我不認識她,我們不是夫妻,快救救我…”

經詢問,李德書26歲,是安徽省臨泉縣人。她反應十分強烈,堅持說她和馬健升是夫妻,兩人為了家務事鬧矛盾。

馬健升讓李德書說出他老家的詳細地址,李德書頓時啞口無言,“夫妻”關係被戳破了。然而,乘警以“沒有李德書從事傳銷的直接證據”為由,只對其提出嚴正警告,讓她不要再糾纏馬健升。

3月9日凌晨1點26分,列車到達湖南衡陽車站後,列車長悄悄地把馬健升調到2號宿營車廂。李德書9日上午找不到馬健升,就放棄尋找下車了。

此事曝光後引髮網民熱議,人們紛紛質問傳銷為什麼沒人管?上海網民“Flashtheplayer”表示,“乘警知法犯法,一個大活人都不算證據?”

@難得一醒1001:警察這麼輕描淡寫地處理問題,怪不得傳銷猖獗呢。

四川成都網民“我是陳泳君”表示,“我當年被騙廣西南寧傳銷,打110報警了,人家也不管,反正只要傳銷份子不弄出大事,他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黑龍江雞西網民“tailangle188”說,“看到了沒?為什麼傳銷如此囂張,這就是根源,沒有人願意管。”

網民“我樂源碼”指出:這是“上面”的授意。

去年7月14日,23歲的大學生畢業生李文星被騙入“蝶貝蕾”傳銷組織,蹊蹺死於天津靜海國道旁的水坑裡。然而多個部門互相推脫責任,天津警方不予立案。家人對媒體表示李文星之死官方至今沒有任何說法。

雷同的案例並非孤案。2017年3月,遼寧錦州24歲青年曲鵬旭身陷“蝶貝蕾”,逃跑時被追趕掉入湖中“溺水死亡”。中國裁判文書網記錄,靜海法院在2014年、2015年處理了兩起陷入“蝶貝蕾”後“溺亡”的訴訟,傳銷組織成員僅以“非法拘禁罪”被判刑一年十個月到兩年十個月。2017年8月,湖南女大學生林華蓉暑期打工陷入傳銷,失聯數日後“溺亡”。

據一位反傳銷人士的研究,大陸傳銷分為南派傳銷和北派傳銷,都是異地邀約,把人封閉或者半封閉式洗腦。通過購買商品或者投資份額取得加入資格,運用幾何倍增原理髮展下線組成上下線層級關係,層層返利。

北派傳銷帶有明顯暴力色彩,受害者時常受到折磨和毆打;而南派傳銷組織大多採取溫和勸誘,講究精神控制,卻是“溫柔一擊”。

網民“不只昨天”說,“傳銷就是非法拘禁、詐騙、精神控制的嚴重犯罪。養癰貽患,早晚變成大事。李文星式的悲劇還會不斷上演。”浙江省衢州市的網民留言:“警察的不作為,放縱了傳銷組織的囂張氣焰。”

廣東肇慶“日出東方199108”指出,“最大的黑社會組織是傳銷!”

數十年來,傳銷害人家破人亡,老百姓深惡痛絕。外界注意到,近期中共的“掃黑除惡”12類對象中,卻並沒有打擊傳銷一說。相反,維護“政治安全”、“基層政權”以及打擊民眾維權相關的包括選舉、強征及上訪等全都在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