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終身制任期不是問題 最關鍵問題就在這!

——修憲謎團:習為何執著一虛職? 港媒:習或意在總統制

周日,中共全國人大會議上正式表決通過了新的憲法修正案。海外輿論普遍認為通過修憲取消中共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後,習近平有可能謀求連任超過兩屆。日前,有港媒發文稱,能否掌握軍權決定著國家主席這個職位的虛實,習近平有可能通過把這個職位做實而最終變成總統制。阿波羅網評論員指出,如果還是中共體制下的總統制,也是虛假的,因為中共的總統不是民選的。任期不重要,關鍵是民選。

這次當局的修憲,當中就有一條備受爭議的內容,在“社會主義制度是根本制度”後,再增加一句“中共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最本質特徵”。

從今年2月底中共修憲擬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消息傳出以來,海外輿論界就此問題發生了強烈的爭議,輿論普遍認為習近平這次突破鄧小平當年所設置的這個任期〝禁錮〞,可能是為了今後能夠繼續主宰2023年後的中國。

3月11日,憲法修正案表決當天,香港《明報》發文回顧了中共國家主席這個職位所擁有的權力在中共歷史上的變化情況。

1954年,中共主導下制定的首部憲法明確規定,國家主席為中國國家的最高元首,國家主席可兼任國防委員會主席並〝統率全國武裝力量〞。這部憲法的條文上,並沒有規定國家主席職位的任期限制。

當時的國家主席是毛澤東,整個國家的最高權力都掌握在毛的手中。毛澤東只當了一屆國家主席,5年後,毛因為大躍進的歷史錯誤而被迫卸任,國家主席一職由劉少奇繼任,但毛依然在幕後掌握著實權。

1967年毛髮動文化大革命將劉少奇徹底打倒後,於1970年在中共黨內主導討論修憲問題時,毛澤東堅決不肯再重新擔任國家主席一職,最終於1975年通過新的憲法時,直接取消了國家主席這個職位,並明確規定由中共中央主席〝統率全國武裝力量〞,並把禮儀性的國務活動交給人大委員長來負責。

文革結束後,鄧小平主導下於1982年公布的新憲法,雖然恢復了國家主席這個職位,但並未恢復國家主席的軍事統率權,而是另設了中共中央軍委主席來〝統率全國武裝力量〞。

在鄧小平掌握國家最高權力期間,國家主席一職先後由李先念(1983年6月起)和楊尚昆(1988年起)擔任,該職位成為一個權力十分有限的〝虛職〞。

1989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後,鄧在國人心目中的威望全失,逐漸引退政壇。而接任中共黨魁的江澤民,則於1993年起將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和國家主席全部集於一身,形成了中共所謂的〝三位一體〞的政治體制。

鑒於上述歷史變遷中,國家主席一職的權力變化情況,文章得出一個結論——〝不掌握軍權的國家主席,除了有很多瑣碎的禮儀性迎來送往活動外,並無實權。〞

該文表示,對於這次北京當局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中共官方在輿論上的解釋是為了維護該職位與中共總書記、軍委主席的〝三位一體〞,但其實是不是〝三位一體〞並不重要,當年毛、鄧都沒有〝三位一體〞,但並不影響他們在政治上〝一言九鼎的權威〞。

據此,文章推測:習近平修憲的真正目的,不排除是要把國家主席的權力做〝實〞,最終演變為總統制。〝但這不是一次修憲可以達成的,最終會否把軍權還給國家主席,才是觀察指標。〞

任期不重要;關鍵是民選

時事評論人士文昭在他的YouTube自媒體中說:"德國是沒有對政府首長做出任期限制,不過德國的權力機構不是選舉出來的嗎?那中國也放開讓公民選一回,你只要有本事選上,你連任幾屆我是可以不在乎。默克爾連干四屆還不算最牛的,我所在的多倫多旁邊有個密西沙加市,你知道上一屆市長多少歲了嗎,93歲。她今年97歲了,是在2014年93歲的時候,實在這市長干不動了,宣布退選。這位叫麥考蓮的老太太幹了36年的市長,從1978年開始她就一直是市長。有人抱怨嗎?大家選出來的,選民覺得她行,願意投她的票,老太太自己願意干,人家市民和當事人都樂意咱真管不著。

我建議習近平也向麥考蓮老太太看齊,取消任期限制可不可以,太可以了;只要你同時開放普選。只要你能選上,你愛干多少屆干多少屆。"

中共不可能實現多黨制

2016年7月,中共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及新任教育部部長陳寶生,發表有關政改的文章,放風習近平當總統的可能性。汪玉凱稱改革將是漸進的過程,從縣鄉級試點。但多黨制沒有可能性。

中共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在中國搞總統制也不是沒有可能》中說任何政體改革都是個漫長的工程,而且也不會實行多黨制。

採訪者劉昱含問:“如果沿用總統制,是否引入多黨制也是應有之義”?

汪玉凱答:“我認為不會。作為執政黨,中共在政改方面是非常審慎的。因為從1949年新中國建立後,一直實行的是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制。當然,這種政黨政治的具體實現形式和運作形式,是可以進行改革的,比如如何在新政治體制架構下,更好地發揮參政黨的作用,提升其對執政黨的監督能力。但在短期內,或許還不會改變多黨合作的政黨政治形式。我以為,即使中國借鑒新加坡選舉模式時,也不會一下全面鋪開,可以在縣鄉兩級搞一些直接選舉試驗,為將來的全面選舉工作積累經驗。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必將是一個漸進的過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莉亞 來源:阿波羅網吳莉亞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