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宋慶齡的某種神秘身份

孫夫人宋慶齡的身份,難道還有什麼可疑之處?難道還能是假孫夫人不成?!

當然不是!宋慶齡為世人所知的一切身份,都是無可懷疑,也無可指責之處。

這裡要說的,是她尚為人鮮知的一種身份:宋慶齡在1930年代左右,在路過蘇聯時,便已秘密加入了共產黨,她是一個老資格的共產黨員。

近期上演的電視劇《陳雲》,在劇中就透露了這個秘密。

劇中,潘漢年為請求孫夫人幫助,以讓陳雲等人能搭乘輪船去蘇聯。宋慶齡與潘漢年二人有一個對話場景,之中,宋突然向潘說到了共產國際派她了解中共特科情況的事情。從而,顯露了宋慶齡是共產黨員的這一特殊身份。

不過,電視劇《陳雲》的這個情節,是移花接木的藝術加工,真正的史實,是來自於作家鐵竹偉(原浙江省委書記鐵瑛之女)的著作之中。

鐵竹偉在其寫的《廖承志傳》一書中,對宋慶齡的神秘身份,引用了廖承志生前的一篇紀念回憶文章,之中,透露過她作為共產國際的代表找他的事。

廖承志說:

1933年春,我由宋慶齡同志、柳亞子先生和我母親(何香凝)營救,從上海工部局英租界拘留所回家後,記得是5月時分,宋慶齡同志突然出現在母親的客廳……當時,只剩下我兩個人了。

她面色凝重,說話放慢了,但明確、簡捷:“我今天不能待久。我是代表最高方面來的。”

“最高方面?”我想知道。

“國際!”她說,隨後又補充:“共產國際。”

“啊!”我幾乎叫出聲來——當時廖承志無疑異常吃驚。

“冷靜點。”她說。“只問你兩個問題,第一,上海的秘密工作還能否堅持下去?第二,你所知道的叛徒名單。”

我回答:“第一,恐怕困難。我自己打算進蘇區。第二,這容易,我馬上寫給你。”

“好。只有十分鐘。”她微笑著……

我飛快地寫好了,在一條狹長的紙上。十分鐘後,她……取出一根紙煙,把上半截煙絲挑出來,把我那張紙條卷塞進去,然後,放進皮包……走出了公館大門。

對此,廖承志還說,這件事,放在他心中五十多年,他從不敢向外人透露。

這一段情節,在《陳雲》劇中,此事被移到了宋慶齡與潘漢年的對話中。

宋慶齡加入共產黨的詳情,至今沒有解密。人們只能從一些歷史的碎片中發現這件事的蛛絲馬跡。

1928年5月初,宋慶齡從莫斯科移居德國柏林時,斯大林曾會見過她。爾後,1929年夏她回國參加孫中山的奉安大典,其間8月,國民黨上海警備司令楊虎曾向法國巡捕房控告她家裝有秘密電台,宋慶齡也沒有否認。

1931年夏,宋慶齡因母喪再次從歐洲歸國,途經莫斯科時,曾獨自一人與蘇聯領導人舉行過秘密會談。此會談內容,一直沒有公布過。

宋慶齡回國後,曾與蘇聯紅軍總參謀部上海工作站負責人、著名的特工佐爾格相配合,營救共產國際上海情報站負責人牛蘭夫婦。

1936年,共產國際中國組的秘密電台,就設在宋慶齡的朋友、在上海工部局工作的紐西蘭人路易·艾黎的家中。而宋慶齡也就是通過這部電台,保持了與莫斯科的聯繫,並為共產國際向中共傳遞必要的信息。

1957年11月,當時並沒有任何公開的共產黨員身份的宋慶齡,卻作為中共代表團的正式成員(名次僅次於毛澤東),到蘇聯參加了社會主義國家的共產黨與工人黨代表會議,並在毛澤東在會議〈宣言〉上簽字時,坐在了毛的身旁。

對此,當時的人們都以為,宋慶齡能夠參加這種會議,是憑其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大副委員長與中蘇友協會長的身份,而很少會有人知道,她實際是以一個老共產黨員的地位而與會的。

1981年宋慶齡逝世時,中共中央宣布接納她為中國共產黨正式黨員,當然,這只是一次向世人正式公開她的共產黨員身份的儀式。

2014/1/25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