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栗頻交談冷落李克強 外媒:習引發權貴嚴重恐慌

美國之音3月11日報道,今天會議期間,習近平與坐在其左側的新常委、即將出任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栗戰書頻頻交談,但與坐在右邊的中共黨內排名第二的總理李克強極少互動。美國專家:習近平強力反腐,使中國政壇一些勢力很大的人對他抱有強烈不滿。「如果他們能找到他的弱點,我想他的敵人們就會伺機動手,欲致其死命。這是他現在面臨的最大危險。」

美國之音3月11日報道,今天會議期間,習近平與坐在其左側的新常委、即將出任人大常委會委員長的栗戰書頻頻交談,但與坐在右邊的中共黨內排名第二的總理李克強極少互動。

習近平投完票後喝口茶,不知和一旁的栗戰書說了些什麼

港媒《明報》3月12日報導,2017年10月的中共十九大修改中共黨章後,關於修憲的相關草案條文不久後即向新當選中委發放,並向範圍極為有限的民主黨派徵求意見。中共內部對修憲也有“異議”。京城消息人士指,在今年2月當局公開修憲建議稿前,黨政軍系統絕大多數副部級官員都不知情。

報導還披露,由於黨內意見主要是針對刪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為統一思想,習近平提議專門召開一次全體會議,這就是十九屆二中全會專門討論憲法修正案的由來。

2月25日,中共十九屆三中全會前夕,官方首次對外公布修憲內容包括刪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的建議稿,引起海內外關注。這也意味著今後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不再有任何限制。

海外政論家陳破空表示,廢除國家主席任期是非常大的事。他認為,中共黨內的鬥爭非比尋常,因此習近平選擇先聲奪人。

路透社的報導指,習近平在推動修憲時使用了極端強硬的方式。這種方式可能冒犯很多人,不僅僅是“自由派”。

習近平處境非常危險

那麼,習近平修憲得到壓倒性支持,是因為各派系都真心支持,還是敢怒不敢言呢?

BBC中文網3月12日報道,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黎安友(Andrew Nathan)教授看來,答案顯然是後者。

黎安友告訴英國《每日電訊報》:“毫無疑問,由於他(習近平)的反腐敗運動,還有他集中權力的做法,黨內精英階層肯定有許多人嫉妒他,對他不滿,甚至痛恨他。”

但是,黎安友認為,反對習近平的人已經被有效地隔離、恐嚇並噤聲,因此“看不到有權力鬥爭在醞釀的跡象”。所以,他認為“習近平似乎地位穩固”。

不過,並非所有論者都對習近平掌控局勢的能力如此樂觀。牛津大學中國政治研究教授藍夢林認為,習近平的集權做法會在一些重要的圈子裡造成“嚴重恐慌”。她認為習近平“真心恐懼來自黨內的抗拒和反對”。

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研究院院長曾銳生表示,此次修憲投反對票的人如此之少,證明習近平“更多的是讓人害怕、而不是熱愛和景仰”。他認為,如果沒人能夠表述不同觀點,就會帶來“政策辯論被擠壓的真正風險,決策錯誤的風險也會加大”。

美國著名智庫“外交關係協會”亞洲項目主任、中國問題專家易明也認為,習近平的最大危險是“把自己變成攻擊對象”。

她對英國《衛報》說,“如果中國經濟顯著放緩、有重大災難或者問題,那麼他就得為中國出的所有事情負責。”

易明同時指出,習近平強力反腐,使中國政壇一些勢力很大的人對他抱有強烈不滿。“如果他們能找到他的弱點,我想他的敵人們就會伺機動手,欲致其死命。這是他現在面臨的最大危險。”

分析:習清理政治生態但不拔除江曾

時事評論員周曉輝3月11日表示,這幾年專門在江派幾大窩點的代表團提及政治生態問題,說明習近平對於誰是破壞中共政治生態的元凶心知肚明,其警告的用意大家也都懂的,背後折射的乃是其對執政安全的憂慮,而這樣的憂慮並沒有隨著今年兩會通過修憲,尤其是通過國家主席、副主席無任期限制而減弱。

中共十九大人事安排上的妥協,“三個代表”寫入黨章,問題多多的江澤民侄子吳志明當選全國政協代表,大秘賈廷安當選全國人大代表,以及海外傳出的習與江在修憲問題上達成的協議等,都在暗示習近平對於江、曾這兩顆“爛樹”似乎已並不想拔除。

分析:最徹底反對票,應該投給中共

3月11日,時評人士程曉容撰文表示,兩會代表,並非由民主選舉產生,也不受人民監督,是否真正地為民服務,取決於代表個人。但由於黨的嚴密控制,若想為百姓辦實事,不僅需有對上層說“不”的勇氣,還得做好丟官、挨整的準備,最後可能連“回家賣紅薯”的洒脫都會失去。因此出現申紀蘭這類“聽黨的話”、從來不投反對票的代表,並不奇怪。

文章認為,由於中共的專權鐵腕,那些不求私利的官員,不被體制所容,難有建樹。只有拋棄中共,建立以民為本的國家機制,人民代表才能真正地代表人民。而最徹底的反對票,應該投給中共。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